從未兌現的承諾 舊區重建等到心灰

2015-10-02 新城舊區繼續等 專題報道

文:葉瑋玟、梁惠施 ( 實習記者)

時間:2015年10月2日 10:10

新城規劃諮詢八月尾暫告一段落,搞完一場大龍鳳,一份不合格的規劃、千瘡百孔的方案,A區填好建成最快也要等十年八載。同樣是美倫美奐的藍圖、讓人憧憬的社區設施,一樣要令居民苦等多年的還有停滯不前的舊區重建計劃。經歷兩位特首、十多年時間,一場又一場座談會,不少祐漢新村的老居民眼看所住的房子滲漏、鼠患嚴重,這個社區跟自己的晚年一樣衰敗,更是重建無期,不禁悲從中來。

樓梯間牆壁退灰、鋼筋外樓,老舊痕跡隨處可見。

樓梯間牆壁退灰、鋼筋外樓,老舊痕跡隨處可見。

諮詢會越坐越少人

訂閱每月紙本

「我們希望一呎換一呎,當年政府也是這樣說的:特首要信守這承諾,這樣便兩不相欠!」住在祐漢新村長達三十五年的毛伯,今年已經六十八歲,與妻子住在萬壽樓一個單位,抬頭即看到牆壁、天花斑駁剝落:「因為政府有說要重建,所以我就沒有裝潢。」從零四年政府提出舊區重整計劃開始,他跟很多住在祐漢新村的居民一樣,不但出席諮詢會,之後亦一直密切關注立法進程,「我都會買報紙從第一面看到最後一面,要看政府有什麼新的進展。」然而從最初的滿心期待,最終卻被一次又一次拖延磨到心灰。

他憶述,當初啟動重建計劃時,座談會第一場人多到爆滿,辦到最後一場只剩兩個人,剩下他和另一位賣魚的阿姨。毛伯伯表示,「他們有畫那個藍圖,然後打在螢幕上真的很美,有規劃什麼總站啊,要建在哪邊,這邊是停車場,那邊是老人院和托兒所。」毛伯記得其中一場座談會司長也有出席,當時他問重建是不是真的會實行,司長那時還是給出肯定的答案。只是過了一陣子後,二零一三年法案因操作性等問題在立法會撤了,他直言很可惜。

「三無」舊樓修復難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祐漢這幾十幢舊樓樓齡已超過五十年,除了結構非常老舊,同時也一直處於三無狀態:沒有管理員、沒有業主會及沒有人理,成為大廈復修的一大障礙。毛伯伯指著走廊上斑駁的牆身說,這裡早前已發生過石屎剝落,現在能直接看到外露的一條條鋼筋。雖然許多單位都已出租給勞工或新移民,但毛伯伯所住的這一棟多數還是業主自住,而且大部分都是長者,大家都希望早日重建。

公共衛生差  清潔靠自己

毛伯伯三名子女早已遷出,但孫子們定期仍會回來探望他和老伴。毛伯伯說,公共梯樓、走廊衛生實在太差,之前暑假孫子過來同住,他特意把一直都沒人清潔的公共樓梯,從最上面一層一層的用水沖洗,將樓梯間弄得乾淨一點。而從毛伯伯的單位往下看,正好是一個垃圾收集處,毛伯說,不知是幸還是不幸,老鼠有食物就會去那邊吃,不會上來家裡,但如果垃圾站沒有食物的話,它才會沿著電線爬進展內。政府提出舊區重整十多年來一直毫無寸進,如今外面樓價飛升,居民想撤已撤不了,想維修也修不來,居住環境一年比一年惡劣,真正進退兩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