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我兒要學平方根?

2015-04-03 特教風暴 每週專題

文:許諾

時間:2015年03月29日 15:15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小六要讀一元二次方程,之後是三角幾何、平均數、平方根…….再讀下去深到連我自己都唔識,有時做功課佢會做到喊!」潘姐的兒子正讀初中二,替孩子溫習功課之苦,大部分家長都經受過。不同的是,她兒子是一位弱能人士,讀的是官校中學體系下的「特殊小班」。

特殊班讀的科目、用的教科書竟然跟普通班沒有兩樣,自然也要讀歷史。「哪個朝代、甚麼人物,洪秀全幾時起義,七國爭霸全部都要背。如果說活動教學,當成講故事讓他們有個概念已經很好。」但測驗一樣有問答、填充、聯想題,最令家長無語的是,有時還有課外題。

訂閱每月紙本

教學內容、題型沒有變,那怎可能升班?這一點老師當然有關顧到,分卷考試,難度會低一些,但潘姐認為這樣教和學根本沒意思。「應用題一字不漏死記硬背,數學也是一樣搬字過紙,上堂教 32+42 = 74,考試也是出這道題,只要背下來就有分數。但數學是要靈活貫通,學三角幾何、代數方程有何用?至少學好加減法,懂得自己付錢買東西、數錢搭巴士,這些生活數學對他們才有用。年年要買十幾廿本書,但我兒子一半都不可能學到。」

潘姐一直有出席家長會,向當局反映調整課程的意見,但近年她也放棄了沒有再去,始終說了十年也沒用,平凡人的耐性鬥不過官僚的高牆。

《教育綱要法》訂立三十多年、《特殊教育制度》實施二十多年。到目前為止,澳門仍未有一個為特殊教育而設的課程框架。「特殊小班」的課程設置仍然要按普通學校的「課框」依樣畫葫蘆,但無論怎樣畫,這件鬆趴趴的大衣對先天發展有局限的孩子來說永遠是衣不稱身。在錯置的環境下,不少家長和特教老師有感而發:特殊教育在澳門是否變成了一種行禮如儀的安置?反正留在學校只是為了捱時間,等到成年了,教育部門的責任便完結。

ad

孩子比人學得慢、學得少,很多時夾雜自閉症、多動症等複合癥狀,但媽媽們並沒有放棄,她們仍然相信教育的力量。「初中三年教的學科他們大都用不著,死記硬背,英文只得五分,他也會有很挫折,很不開心。何不將職業導向課程從高中提早到初中?學房務、 糕餅、餐飲、包裝,讓他們找到自己的興趣,有更多職業訓練,多學一些人際溝通、情緒控制、生活教育的知識,至少將來他們可以自理、自食其力。」一年又一年,孩子可以在校接受教育的時間正在倒數,家長的心情越是焦灼,希望抓緊時穖,找到切合他們智力發展和需要的學習模式,讓兒女將來的路,走起來少一點崎嶇。

子女離開校園如何進入社會工作,對家長來說又是一大挑戰。梁小姐的兒子讀協同學校,明年就高三畢業,但她無奈的說一張蓋上「特教」的畢業證猶如作廢,「現在這學歷根本沒有人會承認,連政府也不認,連考一個最基層的勤雜人員也沒有資格。政府經常呼籲企業盡社會責任,但政府本身可有帶頭盡社會責任?公務員招聘有傾斜政策?連珠海政府也規定了每家機構要聘請1.5%的殘疾人,達標的會有減稅優惠,澳門政府現在聘請的殘疾僱員大約只有0.02%。」

為了獲得一張真正的畢業證,梁小姐曾經想過為兒子再報讀一年夜校,但思前想後還是作罷。「好難跟他解釋為何已經畢業了,還要他再留級讀多一年高三。他一般應對和課業成績都不錯,只是多嘴愛講說話,性格又很偏執,對分數要求很高,一定要八、九十分,七十分都會不開心,怕他在普通學校如果追不上,有落差會很大壓力。」

「就算讀了這麼多年,你說他有高三程度我都不信。但畢業證只是一刀切寫上『特殊』,高中低都有差別,現在變成個個都一樣,即係無用!別人根本不知道他的實際能力是怎樣。」她希望教青局為特教學生設立一個能力測試的考試,令他們有機會獲得與個人能力相符又被社會認可的學歷,將來工作機會也多一些。

政府並不缺錢,特別是教育這一塊。澳門官員一直自詡十五年免費教育是回歸後其中一項最大功績。但一翻開特教的外殼,卻像是發酵過度的麵包,睇落大但食唔飽,很多時還會消化不良,類似的情況在融合教育也不鮮見。不光是會做麵包的專業人員缺,特教老師、心理輔導、語言治療師等等,連做麵包的地方也不夠,教學用地連主流學校也沒有任何儲備,何況是特教?鄰近地區的教育界都嘖嘖稱奇,這種嫁接在普通中學內的「特殊小班」是澳門獨有。官校沒有為特殊教育而設的中學,為了安置一些能力較高還可以繼續學習的弱能學生,才衍生了「特殊小班」這樣的產物。

家長都抱怨官校是按年級分散在澳門、氹仔、路環各區,孩子好不容易才適應一個新環境,過兩年又要轉。這些有智力和身心障礙的孩子,很需要在一個穩定熟悉的環境中學習。老師也一樣,有媽媽說兩年前兒子無法適應這種錯置的教學方式,每一科成績都很差,常被老師訓話。有次情緒激動更突然衝出課室,說要「跳下去!」幸好後來新的班主任很耐心很會教,不會勉強用分數要求他。遇有情緒問題,老師也會安撫他「沒關係,你到旁邊冷靜下先!」兒子跟她很合得來,學會控制情緒,成績也有改善。但可惜這位老師之後調走了,後來的班主任教不了多久也待產休假。老師換來換去,孩子的學習和情緒都會有很大影響。

近日私校的特教資助風波越揭越大,肥上瘦下的傳聞不斷。官校雖然沒有這問題,但公職老師薪酬是按職程,特教老師的人工跟普通班老師完全一樣,同酬不同工,又如何吸引老師往特教方向發展?

教育不光是讓孩子坐在教室,更需要一顆柔軟的心,讓他們真正聽得懂、看得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