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我們病不起論盡紙本
澳門醫療服務百病纏身,澳門人也不能輕易病,求醫過程分分鐘如同賭大細,就看你的彩數。「光輝五年」改革從何說起,是想像中政績工程?還是已變得罕有的仁心仁術?今期專題將檢視公立醫療服務的病因,揭開血汗醫院的驚人一面,了解醫患關係為何日益惡劣,認清公立醫療政策的盲點,希望真正的改革由此起。 【人物】憑一句「醫療建設最光輝五年」打響頭炮的新任社文司譚俊榮,還未履新網站已經打開門做生意,上班頭一天即拋出「兩日內回覆質詢」的承諾,先聲奪人,確實嚇親唔少人。市民收到這張醫改期票只是半信半疑,當係「袋住先」,但都好奇為何有官如此「敢言」?到底是強人還是狂人?多年積習的官僚文化能否被他一手推開? 【綠色生活】從家居種菜開始,一起過有機生活!「甚麼是有機?」現在似乎小學生也會瑯瑯上口:「無農藥,不用化學肥料⋯⋯」然而,市面上有很多食品都標榜著「無化學肥料、無化學殺蟲劑、不含農藥、無公害、無添加、有機肥栽種、堆肥栽種、水耕蔬菜、綠色食品等,是否都可視為有機?那麼,有機農業到底是甚麼? 【社區起義】 石排灣家訪記——習大大看不到的樂群樓故事,前陣子,一班青年義工趕在聖誕前夕到石排灣社屋樂群樓探訪,希望為一些單親家庭送上愛心暖意。這次探訪印象最深刻的是,無獨有偶,令這些家庭支離破碎的,正是澳門引以為傲的博彩業。 【藝文爛鬼樓】「我城」策劃的《摩登的線條》澳門現代建築地圖出版了。打開這張這手繪地圖,看到這32棟建築物的時候,切實地感到這些美麗而獨特的建築好可能將有一天/ 已經消失眼前。這是一次充滿意義的出版,既補充了現代建築資料整存的一些空白,也揭示了保育關注的嚴重不足。但願這將是問題得到重視的開始。 售賣地點:https://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s://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為城市帶來雋永,從簡單字體到現代建築──《摩登的線條》的設計筆記

#021 我們病不起論盡紙本

文:思崎井(《摩登的線條》設計及插畫)

時間:2015年01月19日 10:10

繪製地圖的正面截取了澳門大部份的舊區,圖底以資訊文案為主,所以字體的合理運用及排版成為關鍵

繪製地圖的正面截取了澳門大部份的舊區,圖底以資訊文案為主,所以字體的合理運用及排版成為關鍵

我在這城市隨便走走,都會看到「現代主義」的建築。

你住進某個城市,不代表你就了解這個城市,所以就有了這份《摩登的線條──澳門現代建築文化地圖》的出品。風靡一時的「現代主義」建築曾在澳門大行其道,那是一種劃時代的設計風格,發現原來我們也曾站過在時代的尖端。要把她們再呈現,讓眼球重新找回昔日的溫度,先從文字說起。

手寫標準字及格式線。

手寫標準字及格式線。

「現代主義」風格流行於二十世紀初,拼命擺脫舊有的規則、過多而無用的裝飾。有天我在展覽中看到一張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左右的澳門地圖:手繪、美,特別讓我注意到的是它圖面上的字,不論是中文或葡文,都是手寫字──那時沒有電腦的快速,沒有套用的字型,無論是出版物、街邊小販的菜單以及招牌等等,都是油漆師傅的作品,可以是各種寫法,根據心情書寫結構,線條落筆流露自然,這不單是因為老舊所散發的溫度,而是一種特別的神態,簡單講就是一般人「好有感覺啊」的那種感覺。就是跟著這感覺去寫《摩》的標準字,沒有什麼概念、原因,就是想寫成這樣,中文這方塊字好玩的地方,就是筆劃不一定寫對,也可以看得懂。

從一張二十年代左右的舊地圖中找到了設計靈感

從一張二十年代左右的舊地圖中找到了設計靈感

部份異體字由於不同歷史因素,同一文字自古至今有不同的寫法。

部份異體字由於不同歷史因素,同一文字自古至今有不同的寫法。

地圖的主角還是建築物,本來定位就是張通俗讀物,不是施工圖,基本的四面很難貪心地讓人全部看到,經過思考後,只呈現正面。用俯視的角度看建築的正面和頂樓,用方正的格線打破立體物的透視規則,雖然物理上不合理地出現,但卻能讓視覺上合理化表現,然後套用到整個地圖上,整個地圖彷彿隱藏無數垂直及平行的格線,以「新馬路」、「大三巴」為城市的中心,垂直處理該馬路及全個城市的周圍,描圖、上色,色彩計劃也盡可能地簡單。

建築物的線稿,畫面按照著既定格線佈局,用方塊形式呈現立面

建築物的線稿,畫面按照著既定格線佈局,用方塊形式呈現立面

建築物的細節放大後比較易察覺

建築物的細節放大後比較易察覺

澳門的綠色空間本來就不多,如果把顏色抽起後更加明顯

澳門的綠色空間本來就不多,如果把顏色抽起後更加明顯

Futura(上)及Gill Sans(下)設計原理相同,故乍看下神態也相似,但其實細節上有很多相異之處。

Futura(上)及Gill Sans(下)設計原理相同,故乍看下神態也相似,但其實細節上有很多相異之處。

除了插畫外,就是滿滿的文字,如何選用字體就成了一門學問。在「現代主義」的建築面前,文字的身份舉足輕重,既是訊息傳達的載體,也是影響視覺的主要因素。首先中西文的標題字是「Futura」及「Ryumin Pro」的組合,簡潔有力的「Futura」就成為了最佳的選擇,包豪斯(Bauhaus)這所知名的設計學院,直到現在也是超級經典的「現代主義」的建築代表作之一,而「Futura」這幾何無襯線(Sans-serif)字型就是在上世紀二十年代,參考包豪斯設計風格而成的;而「Ryumin Pro」是日本的明體產品,歷史上剛好切合那個還沒有大量運用「黑體」、鉛字印刷用「明體」的年代,當時(或者直到現在)的日本把漢字字體相對做的成熟,「明體」故名思義是「明朝的字體」,這個優雅的襯線(Serif)字型盛行於中國明朝,十九世紀傳入日本後,被製作成鉛字,反而被傳承、改良,後來二、三十年代的日本參考了西文的無襯線字型,再創造了漢字的黑體,才再傳入大中華地區。另一款出現的標題字是「Gill Sans」,被譽為「英式的Futura」,當年被創造出來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與「Futura」抗衡,如今同時出現在地圖上,搭配「小夏」的這款日本黑體,重現時代氣息的字型組合。

標題字組合(二):(西)Gill Sans 及(中)小夏等幅

標題字組合(二):(西)Gill Sans 及(中)小夏等幅

內文字組合

內文字組合

標題字組合(一):(西)Futura及(中)Ryumin Pro

標題字組合(一):(西)Futura及(中)Ryumin Pro

無論如何,保育及傳承才是《摩》這地圖最初的概念及精神,能用簡單的線條呈現每棟建築獨有的氣質,但沒辦法畫出生活的經歷和你我的集體回憶,可以用文字描述城市的輪廓,但阻止不了天際線的拉高;在開香檳慶祝街角的高樓落成的同時,《摩登的線條──澳門現代建築文化地圖》同時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