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5 大圍捕II 我有權!每週專題
至高無上的管治者,一句「我有權!」就可以肆意橫行,濫捕、濫訴、秘密跟監、長時間拘留統統出籠,不管是否真的有權、是否合法,都可以將權力用到盡,將人權、法治、公民權利踩在腳底,完全無視社會目光。種種跡象顯示,官方對「民間公投」極盡打壓,甚至不惜踰越澳門社會一向尊重的法律界線,並非對「公投」二字政治過敏,更多的可能是項莊舞劍,志在沛公? 以侵犯私隱為名,企圖奪取這班「反動」的投票人資料庫;以權威受損之名,揪出支持公民行動的警員,好立下馬威!散播白色恐怖,企圖恫嚇市民收聲。「民間公投」頂多令無能的管治者一時受辱,但「光輝五月」瞬間爆發的公民社會力量,二萬名市民一下子昂然踏步、走上抗爭街頭,歷史告訴我們,不受控制的群眾力量才令當權者最懼怕。

黃東:「一二三」後最嚴重的一次政治打壓

2014-09-05 大圍捕II 我有權!每週專題

文:殷憂

時間:2014年09月5日 11:11

「民間公投」讓澳門市民看清楚當權者打壓民間政治活動,手段之狠,白色恐怖可以去到幾盡,完全無視法律賦予市民的自由和公民權利。時事評論員黃東認為,今次政治打壓是自一九六六年「一二三事件」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令澳門的民主自由「倒退了半個世紀」,更讓他擔憂的是,事件僅僅是打壓風潮的一個開端,未來當權者為了鞏固管治可能由專制走向獨裁。

時事評論員黃東

時事評論員黃東

被迫出來的民間公投

黃東認為,政府與建制派自「反離補」運動後,不但沒有反思己過,反而團結起來打壓民間力量,「希望政府明白這樣的統治不會長久,壓得一時,唔壓得一世!」歸根究底,市民之所以領悟到普選的重要,正正是小圈子集團的腐敗,高官自肥,施政無能,但完全無法問責,「要改變,市民無辦法唔要求一個無篩選嘅普選。」
這次政府漠視民意,對「民間公投」肆意打壓,在國際社會造成不少迴響。他指出,以澳門今時今日的地位,特別是想打造國際旅遊休閒中心,更應珍惜自己的身份、知所進退,「唔能夠以為關埋門當自己惡曬,隨意動用公權力打壓民間。又監視,又恐嚇,不應該隨便使用的權力都用晒,跨部門式的壓力務求令到民間屈服。用硬實力做呢樣嘢喺表面風光,但實際上喺最大輸家,畀全世界看清楚,建制陣營可以幾咁醜陋,幾咁無所不用其極。」
他強調,公權力應該盡量避免介入民間活動,更何況,澳門市民根本無打算搞革命推翻政府,「民間公投」只是和平理性地表達政改訴求。政府的極端打壓行為,警醒了不少市民,看清法治的脆弱,看清當權者的真面目,「得與失並無絕對,表面上政府贏晒,但民間有很多地下火焰正在燃燒,只要等到一個適當的時機,『光輝五月』會再度出現,但未來五年澳門社會亦將會更為動盪。」

危機與契機共存

黃東認為,官方打壓短期內可能會稍歇,但這次事件進一步打擊崔政府的認受性,管治危機更見嚴竣。「因為實在太肉酸,亦都要動員好多人力物力應付,政府已經無辦法控制民間,只能加強官方的宣傳、洗腦。」未來五年,崔政府的弱勢管治只能通過更龐大的利益交換,拉攏商界及建制陣營支持,例如新城A區規劃推倒重來、突然宣佈計劃取消「街影」條例等等,都是明顯的利益輸送,這勢必引起官與民,建制與非建制的對立更為嚴重,刺激民間透過街頭行動或其他更直接的方式表態。

民主之路艱險重重

這次「小圈子選舉」與「民間公投」結果形成鮮明對比,黃東認為,這個警號正正反映澳門社會已經嚴重撕裂,政府要思考的是如何化解民怨,而不是動用建制打壓、「河蟹」、甚至四處抹黑已覺醒的澳門市民。
未來澳門的政改之路艱險重重,面對既得利益者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黃東希望更多有獨立思考的年青人肩負起社會責任,喚醒更多沉睡的澳門市民,「有志改變澳門社會的年輕人應該要從今次事件,看到政治現實的黑暗,不要再被洗腦;而作為公眾人物或者專業人士,我哋能夠為公義、公民社會、政制發展去到幾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