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叫「參與感」的政治麻藥

2014-08-01 我們的未來願意付托給他? 每週專題

文:鄭明軒

時間:2014年08月1日 9:09

澳門選特首,無論你覺得制度民主與否,都無法否定一個事實:99%以上的市民根本無份玩。難得公家機關還有雅興印製海報四圍張貼,提醒各位此一盛事。早兩天在衛生中心遇上一位阿伯,指著海報稱「關我叉事咩?」

這倒不是大問題,好的政治化妝師可以在無參與的場合營造參與感,就很不錯了。發表政治願景,即俗稱畫餅,哪怕再兒戲的選舉還是一定要的。畫餅的手段有分高低。低手只會講些安居樂業之類的八股,高手則能夠看似點到癢處,但又不能一下子盡如人意,這樣才有「可持續性」。例子不用找,就在眼前的所謂A區規劃,與二萬八的神奇數字。

ad

為甚麼是點到癢處?因為私樓瘋狂,公屋無望。先不論計劃細節、內容優劣,「二萬八噃!」數大便是美。只係聽都經已好爽好舒服。又為甚麼不會盡如人意?莫講話未見到大餅,現在連麵粉都未有。十年後能入伙已是萬幸,到社區成形保守估計十幾廿年。到時特首都不知換了幾個,能否落實無人敢說。

很明顯此計劃拋出的時機是配合崔世安的連任。原先政府提出的新城規劃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一夕改口當然是「政治決定」。政治決定不一定就是壞事,民主政體的官員領袖,其底氣來自選民授權(mandate)。就算有了授權也不能隨意改口,從競選政綱到上台後執行政策,要有內在連繫,才能取信於民。

不用諱言,現在特首的mandate只限於400人。施政重心當然是照顧「選民利益」。「A區兩萬八」看似對公眾有著數,實際上既無視了政府規劃程序,同時把公屋都集中到一處的思路,實際上對普羅大眾沒有好處。一來生活環境不會好得好多,二來為其他填海地段的豪宅提供更優越的環境,賣得個好價錢。你猜豪宅的建築商是誰?自然不脫那400個「選民利益」。本來是非常誘人的神奇數字,一經解拆原來如此。

按政治學分類,澳門的政體可歸為「威權體制」。沒有「極權」的高壓、一黨制、箝制思想,但威權政府仍然把多數公民排除於政治參與之外。威權領袖的權力來自少數精英強豪的共識,因此這些「造王者」才是真正能對威權領袖問責的人。威權領袖出於政治因素而開遠期支票,即使看起來好吸引好惠民,其底線是不能挑戰一班「造王者」的利益,甚至是損民以利己。

興高采烈之中,我們在吸一種叫「參與感」的政治麻藥,而另一些人則在吸我們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