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5 學社風雲每週專題
作為澳門民主派(或自由開放陣營)的旗艦,新澳門學社月初舉行的改選備受外界矚目:換屆前後,各種名單、內幕在網上日日新鮮,讓外人直呼傻眼。「這是我們多年來所認識的學社嗎?」是很多關心學社的人心中的一大問號。 因「反離補」運動而成名的蘇嘉豪這次當選理事長。在政治系畢業不久的他,上任後如何處理當中的複雜關係,以及社員對新舊交替、組織模式、工作優次看法的差異,帶領學社前進之餘,又同時能與其他團體同行,匯聚初生的民間力量?學社、以至希望澳門社會進步的朋友,又能否從中學到一些東西,從而成長過來?我們拭目以待。

區錦新:勿讓學社「空洞化」

2014-07-25 學社風雲每週專題

文:清保涼、YelLo

時間:2014年07月25日 9:09

民主派「旗艦」新澳門學社在選出新領導層後,尚未見得到學社內出現「團結、友愛」的氣氛,反而指學社「不和、分裂」的聲音仍甚囂塵上,究竟學社現在只是「君子和而不同」,還是理念或路線上的根本不同,又甚或己瀕「分裂」邊緣呢?學社的元老及直選議員區錦新承認,學社現時年輕的一輩同年長一代出現「少少觀念上的不同,有一啲衝突」,但未至於走向分裂,不過就坦言其更擔心學社「三家分晉,走向空洞化」。他寄語新選的理事長蘇嘉豪為學社找到「出路」,與學社「榮辱與共」,並肩「行走江湖」。

「民主沙龍」VS「戰鬥隊」

區錦新指出,老一輩學社人以及年輕的一輩有時在某些問題上,目標可能大致相同,但工作方式的確有著不同,包括對民主路上同行者的態度以及會務運作。「學社從零九開始由年輕的一代擔任領導層,交接都幾順利……但始終可能係老一輩以及年輕一輩有陣時在某啲問題上可能目標大致相同,但工作方式的確有啲唔同。若果大家係善意、互動地磨合,當然比較容易啲。但若係有觀念上的不同,甚至覺得老一輩呢套方法完全唔得呀!在咁嘅情況,磨合則比較困難。」

他續說,目前學社的年輕一輩同年長一派於某些理念有著差別的。民主派基本上在八九民運後凝聚,至九二年成立學社。最初有過爭議是走精英式民主或參與式民主,後者其特點在於推動社會的參與,而非靠少數的精英去做一個推動。他表示,吳國昌提出參與式民主並獲得認同,在此理念下,就算民主派站出來的人,即使是學社人也並非精英,只是一齊爭取民主的同行者。

「不過,我們學社則行前了少少,對於其他民主路上的同行者對問題有著唔同睇法,方式甚至思維上存在差異時……好正常。我哋從來唔去攻擊、批評其他的同行者,因為呢啲同行者都係我哋的一份子,這也是廿多年來我們可以同他非建制可以和衷共處的原因。即使建制內若能夠參與直選的組別都係朋友,至少佢哋願意接民眾選票的洗禮,佢哋都係建制內開明的一員,否則就匿埋攞間選攞委任。肯站出來面對公眾的選擇時,我哋都唔會視為敵人,這是我哋的基本觀點。但而家年輕的一輩可能就會覺我哋啲呢係『和稀泥』。他們要突出,要打低其他『同路人』先顯示佢哋係民主派方向最正確的一面旗幟。這就存在的少少觀念上的不同,有一啲衝突。」

區錦新表示,學社一直以來對其他民主路的同行者來講似「大樹」或「平台」或「民主沙龍」,可以讓同路人「抖下涼,分享下果實」。「但年輕的一輩或有觀念認為『呢棵係我哋嘅,其他人唔可埋嚟』,基於咁樣心態,出現對外會排斥,對內部同樣產生啲排斥。呢幾年來年輕人的觀念係將學社視為戰鬥隊……曾有揚言話需要做嘢嘅人、出去衝擊嘅人,而唔係講嘢嘅人,非行動者唔該行開,一啲資深嘅成員有時都感受到被排斥。在呢啲方面會形成內部有一啲唔協調,甚至某啲輕微的衝突的情況。

提意見=「阻頭阻勢」?

「上一屆青年人掌握理事會的大多數,但似乎有人仍唔樂意聽到唔同的聲音。所以,在今年年學社選舉時出現了秘密團體……我不作評論,有意見指呢個好正常,每個選舉係咁樣。但作為學社無呢個習慣,亦沒有呢個氛圍,學社不是權力鬥爭的場所。零九以前學社的理事長無人肯做,有都係捱義氣。近呢幾年出現左同我哋過往幾唔同的模式,所以從外面來看係爭論以及衝突咁樣。」

學社在零九年由年輕人接手,區錦新指他和吳國昌是完全願意放手讓年輕一代實踐他們的民主路,從沒有想做或做過「太上皇」;不過,他坦言自己的意見常被視為「阻頭阻勢」:「零九年輕人接手後,佢哋想採取咩模式或運作的方式,我哋係完全放手的。而唔係聲稱放手,但自己又做緊『太上皇』,人哋做乜又唔得,完全無呢回事。」

作為資深教育人,區錦新直指自己「有棱有角」之人,從不隱藏自己的觀點。「對政府,我唔會隱藏我的觀點,對會內我也無理由隱藏我的觀點,呢個係我哋呢一輩人的責任嚟嘅嘛,有責任從旁提點,明知無持續性,唔掂我都唔出聲,睇你點死,唔得咁嘅嘛!若係咁,則不負任。你行一步,我哋會從旁提意見,俾意見。但總體來講都係新的路線,新的模式去操作的時候,完全可以探討的,無人係阻頭阻勢的。吳國昌包容度更強,可以用用其理論合理化演釋『黨同伐異』、『搞小圈子』呀,話而家呢個世代係咁樣,好合理,好正常。……很多時,我會提意見,但被視為阻住佢哋,但唔係咁樣。」

提意見被視為「阻頭阻勢」?區錦新舉例,曾有學社人因見有資源故建議在氹仔搞辦事處且要如工聯驛站般運作,但被他質疑可行性。「我指出驛站有政府資助,有水喉,但學社冇。我明白佢哋想吸引青年人加入,我就建議利用北區辦事處做試點先,投資少啲,看看可行性。若係行得通,將來再想法或籌款去搞。咁佢哋覺得我打殘佢哋嘅意見,覺得『啲老人家阻手阻腳,阻頭阻勢就係咁樣啦』。」

而爭議的事似乎頗多,甚至連入會方式都有矛盾。區錦新表示,曾有會員提出擴展學社增加會員,他則鼓勵以多元化方法吸納會員,但結果提議者沒有去貫徹實行,反指現時的入會方法「先出席學社一兩次會議,了解學社,再討論入會事宜」太老土,阻礙別人入會。「我哋冇堅持一定要用過往十幾來的入會方式,由任青年人點搞……佢哋係學社新領導層,無須維持舊有模式。世界都改變晒,改變係非常合情合理的。我自己唔係保守,我好開明,我唔明點解係有啲嘢阻住佢哋,真係無嘢阻住佢哋,問題係佢哋有冇決心去做一樣嘢。」

保留大樹VS「三家分晉」?

對於學社現時的「膠著」的狀況時,區錦新直言影響社內團結,自己亦不知如何處理。「過往學社嗰種鬆散式的時候,當遇唔啱傾咪唔嚟囉。但依家佢哋視學社為戰鬥隊,講究一定要好合作、啱嘴型。若非,會易容睇到大家的意見分歧。我都唔知點處理呀,一係我諗我自然淘汰囉。我唔覺得我阻住佢哋,或可能佢哋覺得我阻住佢哋。只要我人喺度,或都被人覺得阻住,唯有等自然淘汰囉,無乜辦法囉。」

在今年學社領導層換屆,社內矛盾進一步激化更公開,讓外人關切學社到底發生什麼事?區錦新指在學社選舉前曾出現過「大躁動」,一個意見係放棄學社,任由「三家分晉」;另一個意見必須繼續保存學社這一棵「大樹」,為其他同路人提供部份養份:「有意見指任由學社被抽乾抽淨後完成歷史任務……有啲群體發動一啲行動,人、物、財都來自學社,但係宣傳佢哋自己。選舉前我哋最擔心係學社『空洞化』,讓人感覺學社係冇乜嘢做,但其他群體則一路用緊學社資源去養大自己。於是,若干年後,學社資源愈吸愈冇時,於是佢哋都大晒,於是『三家分晉』。而一種意見指要力爭讓學社繼續在社會上發揮作用……但冇理由任由棵大樹空洞化,最後自己枯萎。應維持呢棵大樹。今次學社選舉有人用形容老會員回來參與係殭屍復活之類,因為老會員令到選舉拉番均勢啲,唔放棄學社的仍佔相當之大的比例,在此情況下,才出現今次理事會的結果,繼續維持學社存在,避免一個『三家分晉』的局面。」

區錦新坦言不知如何處理目前學社內的問題,但對於新任理事長的蘇嘉豪,卻予於寄望,認為他能為學社找到「出路」,與學社一起「行走江湖」:「蘇嘉豪係一個幾好的人,有能夠團結唔同人的能力,所以係好有寄望的。他讀政治學出身,政治智慧高啲,他識得去爭取各方面的最大支持。他的當選係一個出路,雖然在年輕人當中他衝得比較前,相當嚟講他對冇衝得前的人有一定包容度,呢一點好重要!……我哋都好強調希望唔好角色太過重疊。」

區錦新並認為,作為學社理事長應專注學社的工作,與學社榮辱與共。「他剛剛當選理事長,起碼一段長時間可以避免使學社空洞化,站出嚟係代表學社,而學社亦有資源去支援,應多搞活動以利學社係江湖上行走。」

unnam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