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公義何價?論盡紙本
【封面專題】 這年三四月之交,善豐花園事件成了澳門社會中狀況的一塊試金石。事件從十人小組解散、善豐居民史無前例的「佔街」行動,發展到慈善家和同鄉會忽然出資墊支重建費用、政府甚至要求已經放棄追究的小業主提起訴訟,以反高潮的形式暫告一段落。 在法制滯後的背景下,我們應該同情小業主,但這不也是澳門在表面繁榮下、原可制衡權貴的民間力量在這十多年間被掏空、前現代化的社會力量重臨,兩者此消彼長的反映嗎?澳門人的道德價值已經低到一個什麼樣的點上?但願善豐的教訓,不會被我們遺忘!至少在短期之內。由此而言,澳門媒體自身又有哪些地方可以改進?在社交網站上的讚或者街上的圍觀以外,社會還可以做些什麼支持新聞界報道真相?這些都是需要我們去認識、思考和付之行動的。 在此,與兩岸四地的同業,以及關心新聞自由的朋友共勉! 【人物專訪】若你有關心澳門的社會時事,那麼你對蘇嘉豪這個名字應該不會陌生。專訪社運分子、新澳門學社成員蘇嘉豪,為我們講述他參與社會事務的心路歷程。 【歲月留情】光影夢裏人——永樂戲院:如果說每齣電影都是一個夢,那讓製作團隊跟觀眾一起追逐這夢的地方,想必是電影院的銀幕。 【藝文爛鬼樓】為什麼文創(二):澳門電影全賴一班熱心人士的努力耕耘,政府的政策將如何回應現實?是次講座邀請了幾位有豐富實戰經驗的本地電影工作者,帶出對澳門電影從創作到未來產業發展的一些想法和建議。 【旅遊專題】探索藝文點線面:澳門文化中心、藝術博物館、澳門回歸賀禮陳列館等所在之處。霓虹燈下,這兒是澳門的藝文土地,孕育着本地藝術家的同時,也是澳門展示自己的另一個窗口。 紙本售賣及派發地點:https://aamacau.com/?p=7737

從「善豐事件」尋找公義的價值

#013 公義何價?論盡紙本

文:岩島松

時間:2014年05月12日 12:12

3月24日下午,「大件事啦,善豐業主衝出佔領馬路!」

4月10日晚上,「善豐業主又佔領馬路!聽說今晚會清場!」

這兩次善豐業主「公民抗命」行動,筆者都有到現場作採訪記錄,並提供一些社運方面的建議。他們的主要訴求是「追究責任、還我善豐」,要求政府提供一個重建方案及協助,向相關責任人作出追究。為了號召市民支持他們行動,還喊出「今天善豐,明天你家」這樣的口號,讓社會關注現時相關建築法例及規管的不足,責任人逍遙法外、政府無能卸責的醜況。

善豐事件的發生在於因鄰近地盤施工而引發結構柱爆柱,亦令大廈多處受損,後來的報告確認是大廈結構柱水泥強度嚴重不足這一事實。而事件中政府和法律均沒能發揮應有的作用,尤其是責任追究方面。讓事件一拖就一年半,在這樣的狀況下,不少人都會理解並支持業主的佔領街道行動。支持的人除希望他們可以早日有家可回之外,更期望他們能討回一個公道,讓肇事者負上法律責任,並支付合理的賠償。因為大家都相信,澳門今天出了個善豐,明天一定會有更多善豐,事件的影響性已延伸至整個社會。

善豐業主發生了第二次佔街並有人被捕後,迅速獲得多位「善長人翁」資助及墊支重建。而業主態度亦隨即轉變,傾向不提法律追究,並指出多個理由來解釋訴訟勝出有多麼的困難。一夜之間,由堅決追究到近乎放棄討回公道,甚至是放棄了支持他們的市民,讓人感覺其轉變有多詭異,更有人指他們根本只為求上樓,市民和「爭公義」都被他們利用過了,而且不止一次。

是不是意味著澳門其實沒有公義可言?這可能要問問自己:你為社會公義付出過多少?它在你的生活中佔據著什麼位置?

當善豐業主為上樓而放棄追究責任時,我們是否曾因為工作關係而沒憑良心投票;

當善豐業主後來強調法律追究會風險很大時,我們是否曾因為以「遊行政府都唔聽㗎啦」而找很多藉口缺席遊行;

當有善豐業主得到重建資助後,就指他們不想「政治化」,批評網民「別有用心」而添亂時,又有多少人曾說過相似的話?

我們看善豐事件,就如看鏡子中的自己,我們批評善豐業主自私不求法律,多少正正反映了澳門人本身存在的問題?除了善豐,近年來每一起發生社會重大事件,遭受其害的事主都狠批著政府無能、公義得不到彰顯、法治落後、民主退步……然而,每年高呼「爭公義、爭民主」的遊行,參加者「來來去去都係嗰啲人」;澳門僅有四年一度立法會選舉,以及對澳門未來重要的政制諮詢,一些人是背離良心行使其權利,卻只是為了那一點私利,還有更多的是沉默的一群,視政治如禁忌。在澳門,往往到自己成為「受害者」時,才會把「爭取公義」拿出來展示。

爭取公義,不要因為一句「你不是業主冇資格講嘢」而退縮;亦不要因與期望有偏差而失望;更不要因為獲得私利而放棄。即使他們放棄爭取公義,亦不必作出怪責。別吝嗇付出公民爭取和捍衛公義的責任,正是因為「今天善豐,明天我家」,不可能每次都期盼「善長人翁」來打救吧?

4月10日晚上,現場出現大批警員,並警告善豐業主馬上離開,否則觸犯加重違令罪。

4月10日晚上,現場出現大批警員,並警告善豐業主馬上離開,否則觸犯加重違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