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街」30小時急撤 善豐苦主:從無想過!

2014-03-28 善豐:「佔街」過後 每週專題

文:專題採訪組

時間:2014年03月28日 2:02

「點解要撤?」
「繼續啦!」
「我哋(市民)不介意交通受阻!」

善豐「佔街行動」三十小時後戲劇性落幕,當業主代表黃敏生突然宣佈暫時撤離,現場不少業主似乎都難以置信,反對之聲此起彼落,現場一下子「火頭」四起!噓聲不斷,有人大聲質問「為何要撤?」有憤怒的戶主即時與代表理論,現場氣氛一觸即發,差點大打出手!多名女戶主悲憤絕望,直指「現在甚麼都做不到,話撤就撤!不如一早唔好瞓街?」 所謂政府與業主達成「共識」,顯然與事實不符。冷靜下來,多位受訪的小業主均表示:從未想過這樣結束,最多讓出半條馬路,我們還是要繼續留守!

訂閱每月紙本
市民向記者表達訴求,有小業主飲泣。

市民向記者表達訴求,有小業主飲泣。

集體決策!不滿「被代表」

這次瞓街行動迫使特首又再拍心口,公開承諾會「依法追究責任」,三星期後會公開行政和技術調查結果,但惟一的新突破似乎只有那八十間暫住社屋,有小業主直言不甘心就這樣撤退,「業主的訴求很清晰,要求特首到現場公開對話,承諾行政手段解決事件,怎可以半途而廢?這只是個別人士的決定,不代表我們!」當日在街上整夜留守的李小姐和何先生都表示,無可否認業主代表在漫長的談判中有出過力、有功勞,但即使政府以武力清場作威脅也不應輕易撤離,「大部分人都無想過會就這樣結束,我地有傾過,如果政府硬來,我地最多讓出半條馬路,並不是全面撤退!」

雖然業主代表一再重申,當日決定是為免造成流血衝突,但李小姐對此說法並不賣帳:「現場多是婦嬬和小孩,我們由始至終都是和平行動,沒有挑釁行為,我不認為政府會武力清場。即使會清場,這條路也是我的選擇。」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另一名業主陳小姐直言,最令她不能接受的是,當晚有女戶主哭訴「丈夫剛過身、現在家也沒有了,連一塊棲身的地方也沒有」,無法理解為何要離開時,有業主代表竟狠狠的拋下一句「好呀!要瞓街你自己瞓」,陳小姐直言那一刻有一種被遺棄的感覺:「這種做法我絕對不能認同!咁即係要焗我哋走?連商討的一點餘地也沒有?雖然代表事後也有道歉,說是經驗不足,但從頭至尾這個行動都是『集體決策』,怎能你兩個代表完全無解釋過、無問過我哋就突然要撤?」

同樣不滿意這次行動結果的何先生坦言,事發初期已提出應堅持街頭抗爭,無奈主流意見並不接受,到今日發展成這局面並不感到愕然。既然已撤了,再反對也無補於事,現在姑且再等三星期,若沒有一個合理的交待,肯定會採取更激烈的行動「屋在人在」!

與警方多次周旋,女戶主突跪在地上阻止警員前行。

與警方多次周旋,女戶主突跪在地上阻止警員前行。

第一個黎明

第一個黎明

聲援市民被罵  失民心!

這次抗爭行動引起社會激烈迴響,除了事件發展急轉彎,更由於現場一片混亂的情況下,部分小業主把矛頭突然指向聲援的市民。有反對急撤的市民被人粗口問候,有人被推撞,幸好被及時分隔,沒有發生不愉快事件。伯現場一下子謠言四起,有個別業主甚至聲言有人來「搞事」、「唔好被黑手擾亂我地」,令在場聲援市民感到反感和非常失望。

在場目睹一切的小業主陳先生直言,搞成這種結局好無奈,「不管那個男仔是甚麼心態,但他肯定不會是我們的敵人。其他人『一句唔係善豐業主唔好出聲』,完全打擊晒成班一直陪住我地嘅市民,毀滅晒!這不光是善豐業主的事,而係全社會的事!」

特首失蹤第一日

特首失蹤第一日

激動的小業主不滿突然撤離現場。

激動的小業主不滿突然撤離現場。

擔心警方清場,聲援人士整晚留守。

擔心警方清場,聲援人士整晚留守。

感激社會聲援 成磨心嘆無奈

對於連日來有不少市民送水、送食物到現場,為小業主打氣,澳大、理工、科大的學生都有聲援行動,多位小業主都表示非常感激,「真心感謝好多市民一收工就趕過黎聲援我地,感謝有青年團體同一班後生仔陪咗我地成晚,又教我地點樣發放訊息,感謝好多市民唔介意我地阻咗佢返工返學,見到網上的罵戰我地都好心痛。鬧得這樣不愉快,下次可能不會有人來聲援我哋,但無論如何家是我們的。就算只得我一個,三星期後我還是要走出來。」

「推撞事件」中,無辜被圍攻、謾罵的青年日前接受網媒專訪時表示,已對事件釋懷,不後悔出來參加聲援行動,只是希望小業主認清:誰才是你們的敵人!

不少小業主請假,堅持留守現場。

不少小業主請假,堅持留守現場。

政府文宣抹黑 業主:好卑鄙!

雖然「佔街」行動暫時結束 ,但政府為事件「消毒」行動半點沒有鬆懈,公佈十份同小業主開會的紀錄摘要,多位小業主都狠批雙方開會不下數十次,但卻政府選擇性放料,官台報道明顯偏頗,政府車位月租一千都嫌貴、有商戶「獅子開大口」等個案都令社會嘩然,認為小業主貪得無厭,但這些都不是「事實的全部」。多位受訪者逐點反擊 (詳見附表) ,抨擊政府抹黑的招數「好卑鄙」、「無道德」、「塞我地啃好大隻死貓!」

何先生質疑,小業主一開始已提出希望有暫住社屋,但當時政府已即時駁回,指這樣會影響輪候的市民,「現在突然改口風,社工局說不會影響輪候,政府現在至推八十個社屋單位出來,係咪想『收買』我哋?」陳小姐不滿政府明知馬路已不能通車卻「放軟手腳」,「點解政府沒有發放消息,及時在巴士站通知市民,要咁多人白等一場?陷我地於不義!呢招好狠!」

撕走「黑箱作業」 男戶主動機未明! 聲援市民將印有「黑箱作業」的A4紙貼係善豐「何泉記」的名下,現場人士即時鼓掌、歡呼!但幾分鐘後,一名男業主突然撕走四字,記者衝上前不斷追問:點解要撕走?係咪唔同意「黑箱作業」這說法?但這名男子始終拒絕回應,事件動機未明。

撕走「黑箱作業」 男戶主動機未明!
聲援市民將印有「黑箱作業」的A4紙貼係善豐「何泉記」的名下,現場人士即時鼓掌、歡呼!但幾分鐘後,一名男業主突然撕走四字,記者衝上前不斷追問:點解要撕走?係咪唔同意「黑箱作業」這說法?但這名男子始終拒絕回應,事件動機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