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學者籲政府草擬 專門法規管慈善會運作

009 發財立品 論盡紙本

文:殷憂、清保涼

時間:2014年01月8日 15:15

 

曾於香港社服界工作多年的澳門理工社工課程講師梁啟賢表示,他至今仍未能找到監管本澳慈善服務團體運作的法規,即使對於籌款能力極強的慈善團體,公眾都難以監察到它們如何使用善款。

他指出,對於一些有政府資助又自行籌款,同時又是參加立法會選舉的團體,會否將善款或資助用於選舉上,澳門市民都只靠個「信」字。

善款使用的透明度低,缺乏誘因,再加上近年來政府大力資助慈善服務團體,梁啟賢認為這些因素都有可能減低本地市民以及企業的捐款意欲。

他介紹,香港慈善團體如銀行基金會或以富豪命名的基金會,均受到當地的稅務條例規範,無形中對此等的團體有所監管;在香港,捐款與免稅額掛勾,即若有香港市民捐一千元到某一慈善團體,有該團體的收據就可以得到一千元的免稅額,故香港市民及企業都好樂意捐款到正規的慈善服務組織;即使有企業將其部分盈餘捐給其獨立的基金會,再經它撥款給其他服務團體,該企業也能免稅。因此,在香港,慈善團體都極力提高其透明度,同時也有獨立的第三方負責其運作;曾經有一基金會更設立網上投票,讓網民選出其最應撥款的社服項目。

澳門理工社工課程講師梁啟賢澳門理工社工課程講師梁啟賢

梁啓賢指出,在本地不僅難以找到監管慈善團體的相關法規,也找不到有何誘因使個人或企業捐款。曾有本地博企打算成立慈善基金會,但礙於無相關法規,無法實行。企業做慈善也視乎有沒有利益可圖,若沒有的話,他們「咪捐少啲囉」。

梁啟賢又指出香港的慈善團體如香港公益金,有其一套公開的撥款標準。如其部分善款會只用於沒有受到政府資源的社服項目。「在澳門,我也未曾見到有慈善團體公開其撥款的標準,捐款人甚至也難於了解究竟他們的善款有沒有用得其所,有沒有成效?」

他說,即使有些慈善團體有公開其大型籌款項目所得的善款數目,或間中在報紙見其撥善款給受突發事件影響的受害人,但公眾無法得知更詳盡的善款使用情況。「目前,香港一有名慈善團體的總理捐款的叫價起碼要成一千萬,但澳門究竟慈善團體的理事有沒有出錢又出力呢?公眾又是無從得知。」

針對本澳門慈善團體的運作,梁啟賢認為目前政府在法規的配套,「不是滯後,而是實在太落後。」他認為政府應草擬專門法規監管慈善團的運作,以確保捐款用得其所,有其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