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發財立品論盡紙本
和西方相比,中國人是一個十分世俗化的民族。他們重視的是現世的功名利祿。但在儒家思想的薰陶下,商人們還是很重視對家庭的教育,希望做到「詩禮傳家」,發財也要立品。澳門受中國傳統文化影響,也出現了過不少「仁商」。然而,在賭權開放、財富暴增之下,就連慈善事業都出現了一些變化。慈善組織如何面對社會上透明化和回歸本業的呼聲?又有哪些人仍然堅持默默耕耘? 【人物專訪】以半世紀在澳門的服侍,胡子義神父讓人在他身上見到耶穌的愛。 【論盡者言】這到底是誰的社會?弱勢又是怎樣煉成的? 【歲月留情】平凡主婦為愛書惜書,單人匹馬扛得住「舊書百貨」,卻扛不住租金暴漲的巨輪。 【藝文爛鬼樓】要出品特區「人才牌罐頭」,當然不少得「知識工廠」的偉大質量控制。 《論盡》售賣及派發地點:〈澳門〉 邊度有書 / 連勝街 no.47 藝文空間 / 貓空間 / 思空間 / 牛房倉庫 / 文采書店 / 一書齋 / 紅街市教區牧民中心 / 明愛圖書館 / 東源 Tsubasa 複合式餐飲 / 議事亭報攤 / 游衍畫廊 / 麥恬咖啡 / 澳門文化廣場 / 信達城8樓 mc star café / 成人教育中心 / 湖畔 Café / 高山舍 / half half store & gallery|〈香港〉 Kubrick / TC2 café & workshop|〈台灣〉 田園城市風格書店 / 台中草悟道廣場

唔扮嘢,做自己,時間證明一切!陳明金跟你分享他的「瀟灑」哲學

#009 發財立品論盡紙本

文:葫蘆(採訪)、殷憂(採訪)、小花(文、攝、採訪)

時間:2014年01月8日 15:15

陳明金,一個沒有澳門人不認識的名字。今年九月立法會選舉,以最高票數囊括直選三個議席,成為茶餘飯後一時佳話。另方面,他的業務遍佈本澳和內地多個領域範疇,曾經從事的工種亦多得「估你唔到」,經營大生意亦通通對他無難度。商而優則政,陳明金自2005年首次參選立法會已經當選,曾經被諷以「黑金」、「一鳴金人」的他,用行動印證他的口頭禪:「時間證明一切」,來回應社會對他的種種評價。今期《論盡》以誠意邀請到一貫低調的陳明金,跟大家來一次坦白、真性情的對話。

IMG_8653

一切由二十元人民幣開始……

陳明金清楚記得,1980年11月4日自己和幾位鄉里,由家鄉褔建輾轉透過踏單車、坐大巴、麵包車、渡輪… 三日後終於來到澳門展開新生活。他憶述當年因為邊檢有限制過境人士,不准帶超過二十元出境,結果他找裁縫師傅,在外套衣領特製了暗格,收藏了一張百元港幣;雖然過境時仍逃不過被搜身,幸好邊檢人員未有發現那暗格的一百元,於是那就成了他在澳門打拚的「所有」!

商界的運財童子

到埗和安頓後,隨即尋找工作,他在氹仔由紥鐵做起,每天工資十四元,午飯錢卻被老闆扣除2.5元,而由於往返澳氹的巴士,每程要一元,為了慳錢,他每天坐車上班,下班時則步行回家,而三餐則以白粥罐頭為主,這樣的生活維持了大約一年。其後,他曾到新加坡當勞工,他發現正建築大廈的垃圾槽要人清理,於是跟幾個鄉里把整幢大廈的垃圾槽清理工作承包下來,將原本給十個人的工資,幾個人攤分了,於是收入才開始有所增加。

改革開放之後,內地對物資的需求大增,衍生「水客」這個行業,陳明金也看準這點,他由最初自己每次穿六條褲去賣、每日最高峰時過關幾十次,發展到後來聘了三百個水客,為自己建立「螞蟻搬家」的水客王國…… 一步一步建構出自己的事業。當然,生意越做越大、也越做越廣,陸續涉足地產、旅遊、甚至曾於兩個月內經營四個賭廳,陳明金在商界的影響力嶄露頭角。

十一、二歲的陳明金(左一)

十一、二歲的陳明金(左一)

4

第一桶金,發財立品

飲水思源,陳明金賺到自己「第一桶金」的時候,在閩西興建了兩所希望小學,希望回饋社會。不過,見證著落成典禮當日,有兩名孩童因為體力不支當場暈倒,自此他決定,以後所有資助的慈善項目,都不舉行慶典儀式。

平反「商人空降政壇」之說

陳明金形容自己是個「講義氣、有碗話碗(有話直說)」的人,但有感自己並不適合政治圈子中的「巧妙文化」,強調自己只是「堅持自己的理念去做事」。

多年來的議員生涯當中,常常被暗諷為「空降政壇的商人」,陳明金在訪問中首次公開,其實他早於1988年已參與助選的工作,「當年何思謙參選連中三元,我是幫他競選的團隊總指揮」。

記:為何要幫何思謙做幕後軍師?

他帶著微笑道:「我八六年已參與澳門社團活動,在同鄉會擔任協調部部長,處理一些社會不公或家庭糾紛,開始建立人脈,也被鄉親認識。何生當年在筷子基請了我吃一頓五百多元的飯,我很感動,答應幫他助選。我在整個北區幫他『洗樓』,包括筷子基所有工廠大廈,當年競選總部位於八角亭,我還是廿六、七歲的年紀。我無任何目的,我答應幫他,就幫到底!」

2001年,回歸後首次立法會選舉,他亦曾為張立群助選,累積更多選舉的經驗。2005年,他正式自己「擔大旗」參與選舉,並順利伙拍吳在權雙雙進入議會,以議員的身份為市民服務,直至今年選舉,更首奪三席居「票王」之位。

陳明金來澳初期,曾試過三四十人住在兩房一廳

陳明金來澳初期,曾試過三四十人住在兩房一廳

2

「我要做票王」?!

陳明金坦言,今年立法會選舉自己的壓力最大,(記:是不是因為想做「票王」?)他表示因為很多人支持和「睇住」,市民對自己的要求和期望也提高了,加上伙拍跨年代的年輕參選團隊,以及仍為2009年選舉時得票有所下跌一直耿耿於懷,所以壓力很大。訪問期間他多次感謝澳門,給予他很多很多機會,今屆上任後亦有見兩位新拍擋的議事能力都比自己強,而感到欣慰。今屆選舉後,他總結上屆得票下跌的原因,「可能未被人接受,包括澳門一些『高級的人』,要他們接納你是需要一個過程。」

不論選舉或做人:「九成付出,一成關係」

對於外界的「黑金」、「買票」指控,陳明金繼續一貫的口頭禪:「時間證明一切」。他表示為了今屆的選舉,過去半年至少曾向人鞠躬超過十萬次,親自接見過約六萬位市民,從清晨六時「洗樓」到晚上,走到兩隻腳掌起水泡十多次,甚至連政協委員也逐一前往向他們拉票。「你有權不投票給我,但你不能阻止我請求你支持我。」話語間展露著一副「肉緊」的樣子。

17歲來澳的他,在澳門生活了33年零一個月。陳明金覺得社會有時對他很不公道,「我在鄉下住了17年,在澳門住了33年零一個月,但你們仍然視我為新移民?我覺得這樣不公平,澳門是我們大家的共同家園,澳門每位市民都是我的鄉親」。他強調現時自己一心服務市民,名和利都不是他所求,又笑言「如果做樣俾人睇,就不用開七間議員辦那麼多吧?你估現時舖租平」。

記:是否因為錢賺夠了才這麼說?現時身家有沒有上百億?

陳明金立即謙遜起來說:「溫飽無問題,我們講心不講錢,哈。」不論選舉還是做人,他都相信「九成付出,一成關係」,因此,很多事情他都期望親力親為。他表示當初首次參選立法會,有人斷言說他不會到立法會開會,為了這一番話,他曾在出差期間,寧願坐深宵飛機,都要趕回來出席半日的議事大會。在大大小小的社會事件中,亦儘可能親自到場了解以及參與其後的跟進,甚至會透過其他方法「曲線協助」。

捐贈第一間希望小學

捐贈第一間希望小學

財富和資源,讓自己從政「自在啲,獨立啲,瀟灑啲!」

陳明金有感,大家都係人,只是處於不同的社會角色,「我是否好叻?不是!但我好直,也很用心。」被問到當正直和義氣,情義兩難全的時候他會如何取捨,他直說如果為了澳門整體利益,我不會受任何人影響他做事的方式,即使是他的兄弟親友,「對就對,不對就不對!」現時,他對財富和資源的感覺,是讓他在從政上能夠「自在啲,獨立啲,瀟灑啲」,提供了理想的條件。但他亦不忘重申,自己並不怕事。

他亦為自己在事業上和議會工作上,得到不少好伙伴而感恩,聲稱自從自己做議員以後,已經跟工作伙伴要求,「無緊要事都唔好搵我」,表示要全心全意做服務。陳明金說:「承擔、勤力、信譽是一個人最重要的」,他本人敬重正直的人,又認為別人的財富有多少,跟他並無關係。

我的朋友、我的使命

「人怕出名豬怕肥」,陳明金卻似乎未有為自己名成利就之後,增加了「酒肉朋友」的機率而煩惱。他認為任何一個澳門居民都是他的朋友,特別是那些弱勢人士。又透露曾經有市民因為政府官員的態度而受到欺壓,他誰的面子都不理會,就是盡力為弱勢的人取回公道:「一要付出,二要拿個心去付出,特別是為最弱勢的,一定要幫,我唔怕惡勢力,最緊要公道!否則社會點算合理,你玩晒啦?!」

曾經營賭廳  見盡賭博禍害

陳明金說,雖然自己有賭廳業務,回歸前自己亦曾參與賭博,但現在「連十元都不會賭」。他表示正因為經營賭廳,他見盡賭海一個個沉淪無望的靈魂。他認為賭癮的禍害,甚至比毒癮更悲哀,他期望澳門政府能效法新加坡,長遠能禁止所有本地居民進入賭場,只讓遊客前往娛樂,以免賭博社區化的問題日益加劇。「因為你看到太多了,十個賭十二個輸,無一個贏,賭不但影響自己心情,更影響你做其他的工作,九十年代我見到很多官,一年半載就輸掉身家,中國人那種貪心太大。我見過一個賭客,三年六個月內,每日贏一千元,有日突然想贏多幾千元去旅行,結果將贏過的都輸回去,還倒貼幾萬元。何苦呢?」

下一站……特首?

勇創議會佳績後,很多人笑稱陳明金做「未來特首」,到底他可曾真的想過「再下一城」?「從來無諗過,也不會去諗。其實有諗過今屆不再做議員了,做議員其實是很重的社會責任,不過上一屆反思為何跌票,所以才決定今屆再努力試試。澳門社會是很有人情味,你多做好事,畢竟人非草木,日久見人心。」陳明金很滿足於現時,能夠繼續在行政會及立法會擔任民意代表,但他強調自己「內心深處仍是一個普通老百姓,澳門的一份子,無澳門就無陳明金」。另一方面,有時市民匿稱他做「金金」,他覺得沒有所謂,反而可能更親切。

「金」生無悔?「金」復何求?

被問到已經平反上屆失票的陰霾,現在會否積極培養接班人?陳明金猶豫了一會兒,表示今屆才剛上任兩個月,應該先做好這幾年的工作才是負責任的表現,他同時希望能多點年輕人進入議會,增添議政活力。

人生活到這一刻,陳明金唯一的遺憾,就是當年來澳門後一個月,父親就在家鄉病逝,當時的工作和生活費不容許他回鄉送別父親,成了他這輩子最大的遺憾。

至於他對自己的評價,他只輕輕答道:「只希望以後別人提到我時,會認為這個人都不錯,真的有拿個心出來做事;很獨立、很瀟灑的從政,不需要受任何人擺佈。」

IMG_8690 IMG_8704

查詢及刊登網上廣告:[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