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我們不是透明的論盡紙本
班房內,老師最喜愛的,莫過於成績最優秀或最乖巧的同學,那些未能「達標」、或跟其他同學「比較不一樣」的,會被視為「阻住地球轉」的產物;賽場上,大家的目光只會投向領先的選手身上,那些不幸因為跌倒而拖垮了比賽步伐的參賽者,卻鮮有人關心他們的付出和體育精神;公司中,老闆亦只會器重最能賺錢或最有人脈的員工,但有多少人會記起,那些願意跟公司共同進退、不辭勞苦的甘草臣子?多年來,我們都在物競天擇的社會中浸泡、成長,對於「少數服從多數」、「汰弱留強」的法則,有如神聖般膜拜。更可能的是,我們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將原本有血有肉的某些生命個體,作出層壓式物化,甚至透明化...... 他們的需要,他們的無助,他們的吶喊,我們又知道多少?這個冬天,但願小城不要太冷。 X 【人物專訪】以半世紀在澳門的服侍,胡子義神父讓人在他身上見到耶穌的愛。 【論盡者言】這到底是誰的社會?弱勢又是怎樣煉成的? 【歲月留情】平凡主婦為愛書惜書,單人匹馬扛得住「舊書百貨」,卻扛不住租金暴漲的巨輪。 【藝文爛鬼樓】要出品特區「人才牌罐頭」,當然不少得「知識工廠」的偉大質量控制。 X 《論盡》售賣及派發地點如下: 邊度有書 / 連勝街 no.47 藝文空間 / 貓空間 / 思空間 / 牛房倉庫 / 文采書店 / 一書齋 / 紅街市教區牧民中心 / 東源 Tsubasa 複合式餐飲 / 議事亭報攤 / 游衍畫廊 / 麥恬咖啡 / 澳門文化廣場 / 信達城8樓 mc star café / L.S. Restaurant Café / 成人教育中心 / 湖畔 Café / 高山舍 / half half store & gallery / Kubrick(香港) / TC2 café & workshop(香港)/ 田園城市風格書店(台灣)

做耶穌的好朋友,為祂活出最大的愛 –– 專訪來澳事奉達五十週年的胡子義神父

008 我們不是透明的論盡紙本

文:小花

時間:2013年12月10日 14:14

服侍一生的召命

胡子義神父,原名Gaetano Nicosia,出生於1915年4月3日,意大利西西里人。他十五歲就追隨天主,加入慈幼會 ,立志一生事奉。他很清楚天主給他的召命,是要事奉癩病人(以往稱痲瘋病人),而他大約二十歲被差到中國傳教。胡神父先後曾在香港、韶關、曲江、南雄等地事奉和任教,1963年8月12日,他離開當時在學校的安定的工作,接受長上的派遣回應澳門主教的邀請,來到路環事奉。

20130929_155223.jpg_effected-001

胡神父還清楚記得,1963年8月15日,他站在九澳聖母村的空地,跟兄弟姊妹首次開會,站在他面前的,就是大約二十位因為1949年害怕戰亂而從廣州逃到澳門、被政府收留集體隔離到路環的痲瘋病人。當時他們覺得,胡神父會害怕他們,誰知胡神父卻以一句「不用怕,自己人」,還逐一跟他們傾談,釋除了他們內心的恐懼。

不但如此,胡神父憶述,當年有局長每星期都會坐艇仔,到九澳探望一班痲瘋病人,並帶給他們糧食,胡神父就向局長提出三個建議:

1)「痲瘋村」這個名太嚇人,他建議改稱為「九澳聖母村」;

2)不再稱病人為「痲瘋人」,改稱他們做「弟兄姐妹」;

3)讓他們過有尊嚴的生活,幫助他們重新適應社會。

1966年,羅馬天主教會就以教宗的名義,為胡神父的工作捐出當時的一萬元美金,資助興建聖堂(即現時的九澳七苦聖母小堂)。聖堂以及聖堂外的大十字架,都分別由當時一位意大利藉的建築師及一位米蘭的藝術家所設計,處處顯出令人寧靜、平安的心思。而胡神父由修築水池、置發電機等,凡事都親力親為參與建設。

根據楊祖羅神父引述,胡神父到九澳事奉的時候,全村沒有一個信徒,但直至他離開的時候,全村所有人都經已領洗,部分人後來離世,亦有部分人康復後離開了聖母村。訪問期間每當提到聖母村的弟兄姐妹,胡神父都相當雀躍。

除了將九澳聖母村變成「有愛的人間天堂」,七十年代胡子義神父亦四處尋找有心人,以及一些有志事奉的修女,在澳門先後設立了「露濟亞中心」及「聖若瑟傷殘兒童院」,為上百位遭人遺棄的殘障兒童、精神病患者,提供了適切的照護和安身之所;甚至後來,胡神父因為見到不少孩童,終日在街上流連、無所事事,因此籌建了一所學校,讓他們讀書及寄宿,也就是今日的九澳聖若瑟學校及雷鳴道主教紀念學校的前身。

神父看世界

胡子義神父認為,一個神父如果真正明白這個社會,就沒有安心的理由,因為這個世界很痛苦。而儘管他如今已超過98歲,他每日不斷祈禱念經,他說要為全人類祈禱念經,為罪人、病人、臨終的人、受痛苦的人,及全人類念玫瑰經:「唯一的祈禱,請天主救全人類,求天主可憐我們。 」

耶穌恩友

在胡神父的說話中,三句不離就會聽到「耶穌」的名字,他說耶穌是他的摰友:

「耶穌是我唯一無二的朋友,耶穌是我朋友,所以其他人都是我的朋友」

而他覺得自己則算不上甚麼。但他的一生毫無懼怕:「怕甚麼?不知甚麼叫做驚!怕誰?怕耶穌嗎?(我們是)好朋友,耶穌時時跟我在一起。」被問到如果有日見到上主,會對祂說些甚麼,胡神父思索了一會兒,然後說:

「我在生的時候,每日幾百次跟你傾計,今日見到你,我在生的時候,你知道很清楚我沒有機心。要不要拿我的心給你看?」

胡子義神父最喜歡跟學生談論聖經,又鼓勵他們繼續做好自己,用功學習,做耶穌的好朋友,而他特別在訪問中,為以下的朋友帶來一些勸勉:

給青年人的話

「知道你們的消息,得到很大的安慰。請你們繼續做好,記得以前我們的學生在這裡讀書,今日在社會上有好的地位。我們不擔心(他們)是否一定有很高的地位,這是照每一個人的能力,地位高低都無問題,(我)年輕的時候,沒有甚麼高的地位,比你們更窮,沒那麼多東西吃,每日早上只有一個麵包上學,每日吃一次正式的飯,但這些沒有甚麼問題,最重要我們懂得做人。生命這麼長,最緊要做好人、憑良心,用心聽神父勸導,特別在聽講道時,因為是誰在講道理?不是神父是耶穌!神父若說自己的(道理),不要理他,他們代表耶穌講道時要聽他們。我很喜歡今日的青年人,但你們責任很大,各位澳門的青年,我萬二分愛你們,今日或許你們會為澳門或其他國家,覺得灰心,難過,很傷心為何社會是這樣,因為我們大人對不起你們,我們應該承認自己的錯,正如我們犯了罪承認自己的錯,(你們)面對父母、老師,請寬恕他們。我們大人很對不起你們,因為我們的表樣不合標準,真的對不起!你們青年人十三、四歲已經清楚,哪些是好、哪些是不好,自己做不好時是知道的,今日我們成年人真的應該省察自己,問自己今日我既行為,所做的事。人當然會錯,但要承認錯,就有寬恕,CHANGE LIFE!心黑了,就向天主痛悔。 」

DSC_0629

給有錢人的話

 「各位澳門富貴的朋友,你們是富貴,人人說有福,我為你們祈禱,今日的富貴,今天是你的,明天是誰的?一個人無論是天主教、誓反教、回教,或無宗教,但一定會死,死了之後還一定存在,死了就沒了?沒有這樣的事,死了還在,今日靈魂肉身都在,明天靈魂肉身分開,如果我們無愛德、無愛人、自私,甚麼都有但所有都不是自己的,都是別人的,你的財帛是別人的財帛,又因為別人的痛苦你快樂,我們要想想,錢從哪裡來的?是否做工作的?是否辛苦的?別人說你富貴,其實是可憐你,你是世界上最『寒』(估計是「寒冷」或「吝嗇」之意)的人物。所有的錢都是灰塵,我們真的快樂,不是幾時得到樣樣的物質財帛。」

給痛苦人的話

「天主說誰想跟從我,就天天背自己的十架。人不知不覺有很多十架,只要甘心歡喜為耶穌背十架。十架裡祈禱求天主,減少我們的痛苦難過的地方,十字架是大大的恩賜,耶穌說得很清楚,與祂所愛的人分享祂的痛苦。人死了後,如果在生的人受了痛苦,今日的十架是明天的幸福,今日十架越重,幸福越大,只要忍受,耶穌也為我們在十架上死的。」

給爭取正義和平的人的話

「今日世界上是不公義的,律師不要因收了紅包而偏心;我們不是公義的審判者,誰人付錢就跟誰,很多不明智的道德,給你錢就選我。耶穌是公義的審判者,無偏心、憑良心。」

1481190_10152573547196777_1111098746_n

同工看胡神父

同工們回顧胡神父這些年來的事奉時表示,胡神父以最人性的照顧,讓人感覺到天主的同在,令人因此歸化。他不是單單物質上的照顧,而是最重要的,給人有尊嚴的活著以及「天國的入場券」。同工們最佩服的,是胡神父對人的熱誠:「沒有誰第一眼接觸胡神父,沒有被他那份對人的熱誠所感動的。當他向你說話時,將你的手放在他心上,而且每一次都告訴你天主愛你,重要的是這裡,天主跟你的關係比他和你的關係更重要,這份熱誠並非個個都能從別人身上感覺得到。他每一次都問『我可以為你做些甚麼?』這份關懷,尤其對青年人」。

在胡神父的年代,無資源亦無人手,但有很多服務的需要,幾個人照顧幾十甚至幾百個小朋友或病患,依然能給予有質素的照護;相對今時今日很多社會服務,有錢有資源有人手,部分甚或可做到「一對一」的服務比例,但至於服務質素,大家可能給予一個很大的問號。心態和價值影響一切:「一方面社會制度和要求,二來是心,如果將服務人當工作去看,永遠不會有質素可言,只是完成了工作;但胡神父將服侍,視為生活、甚至生命的一部分。所以以往即使他每次離開九澳出去工作,回來時第一時間他不是休息,而是去探望有哪位生病了的弟兄姐妹,如果這是工作責任,回來已經完成工作了吧。」

去年胡神父返意大利家鄉西西里參加他好友雷永明神父真福禮時所拍

去年胡神父返意大利家鄉西西里參加他好友雷永明神父真福禮時所拍

胡神父就是……一團火

楊神父形容,胡子義神父是一個非常謙遜的人,只喜歡默默工作,不想揚名、做多少也不想讓人知道;一心服侍人而不是被人服侍。他更透露胡神父有個特別的脾性,若你專誠為他做甚麼,例如專誠為他做飯放在他桌上,他不會吃的;而且,若然你自己不吃,他也不會吃;除非他真的有需要,否則他從來不開口說自己的要求。

另一方面,在同工眼中,胡神父永遠都有年輕人那樣的心火,為要讓人認識耶穌、做好事;即使他現時身處安老院,卻從沒停止去問來探望他的人「有甚麼做?」,「他就是一團不熄滅的火,即使身體可能油盡燈枯,但心火從未熄滅、從未減弱過」。胡神父這樣『標誌性』的人物今天難再找到,不如說擁有這份心火和價值的同路人越來越少。

對胡神父的最難忘

楊祖羅神父分享,胡神父最影響他的,就是他心繫哪裡,「他的心從哪裡來?他的心就在需要他照顧的人那裡。」所以胡神父常說,「這裡有很多人做事,你去其他更需要你的地方吧。」他永遠想做多一點,總覺得可以多做一點。

「他最可愛的地方,是不論你甚麼時候問他,他都說自己今年十幾歲,在天主眼中,他就是這般赤子之心,為何是十三歲?因為有著這份熱誠!十幾歲的人一定會有一份熱誠,還是一個很有童真的人。」

另一方面,他的堅持就是不肯停下來。他八十多歲時,仍堅持想開車接送學生,「這種堅持某程度上幫他完成了很多事,因為他不肯向困難和現實低頭,這就是堅持所帶來的好處。」楊神父相信,如果從一般人角度去理解胡神父對服侍的執著,是比較困難的,但如果從信仰的角度看,他找到生命的呼召,每個人都有他獨特的使命,「人最大的愛莫過於為朋友犧牲性命」,要徹底活出這信仰,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20130929_150952

只管埋頭服侍,不問世事?

現今很多人會刻意將信仰和社會分割,但楊神父表示,如果你問胡神父這個社會如何、政府如何、立法會如何,他一定知道!但如果要他評論,他可能會說「瞓覺吧」;正正是因為胡神父明白,只是「知而不評,知而不論」。他只管不斷努力,做他自己所能做的。(是否就不去理會?)「如果不去理,是覺得此事與他無關,但他覺得這個社會跟他有關,所以才會做他能做的;既然不能影響那些有權勢的,不如為有需要的人,做他能做的。所以他從來不怕,為有需要的人,向有權有勢的人敲門。因為他很清楚,『你有錢,我有心』。」

有他就是不一樣

最後,楊神父說,弟兄姐妹面對胡神父,可能說不出甚麼感謝的話,因為「感謝已經表達不到他們之間的關係,但很明顯有胡神父的出現,對他們來說是另外一個世界、兩種感覺」,只要有他的出現,就能激發起他們的心火。所以他回港休養後,有時回澳稍作停留 ,你會看到弟兄姐妹見到胡神父時,那份老人家的雀躍,「所有的弟兄姐妹都把胡神父視為第二個父親。」

後記:

要為胡子義神父在小城事奉半世紀的人生,撰寫一篇專訪,筆者思前想後近一個星期,都不知如何著墨。因為他的一生,每天都充滿服侍的恩典;對別人說出的每句話,都那麼溫暖和受用;他所創建的服務乃至曾被他影響過的生命,如果要一一寫出,絕對足以集結成書。筆者今次僅能扼要地,反映胡神父默默付出的人生態度,以及自從往港休養後,在近期一次會面中給澳門人的一些勸勉。(備註:由於胡子義神父已年屆九十八歲,加上廣東話始終並非他的母語,訪問期間不時以意大利語和廣東話並用進行,幸得楊祖羅神父從旁協助進行翻譯,為此,《論盡》致以萬二分的感謝。)

20130929_141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