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一雙只能派牌的手即時報道論盡紙本
《論盡》#07 十一月號 / 「一雙只能派牌的手」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我們不知道。我們只知道,小城有二萬四千雙只能派牌的手,幾乎每五雙工作的手,就有一雙是負責派牌的,而未來幾年內,將會有更多更多……一雙手都只會派牌嗎?還是小城根本沒有空間,讓這雙手做派牌以外的事?當有一天,荷官不再可觀,叠碼難復叠馬時,這雙手,又可以怎樣? X 【人物專訪】立法會「一哥」賀一誠,向小城發出「改變宣言」。 【眾聲喧嘩】三種不同切入點,為你勾勒出今日澳門種種怪誕輪廓。 【歲月留情】留不住新馬路的無限「風光」,也要留住一張張人情瞬間。 【藝文爛鬼樓】澳門教育夢,當教育變成一張面子、一門生意,被標準化生產、打磨、編號的人才,你的/我的夢的邊界在哪裡? X 《論盡》售賣及派發地點如下:邊度有書 / 連勝街 no.47 藝文空間 / 貓空間 / 思空間 / 牛房倉庫 / 文采書店 / 一書齋 / 紅街市教區牧民中心 / 東源 Tsubasa 複合式餐飲 / 議事亭報攤 / 游衍畫廊 / 麥恬咖啡 / 澳門文化廣場 / 信達城8樓 mc star café / L.S. Restaurant Café / 成人教育中心 / 湖畔 Café / 高山舍 / half half store & gallery / Kubrick(香港) / TC2 café & workshop(香港)

所謂港味

007 一雙只能派牌的手即時報道論盡紙本

文:愚家

時間:2013年11月10日 11:11

來到澳門的香港人,十分易認。我不單單是指遊客,那些來到澳門工作了一段日子的香港人,衣食住行都已經和澳門人無異,但,還是有一股揮之不去的港味,與於小城長大的我們,顯得格格不入。明明同種同文,相隔不過一海,但兩地之民卻有微妙的差別,劃分彼此。

至於所謂的港味是什麼,我思前想後都不能找到一個具體的方法表達出來。與其硬要形容港人的語氣神態,倒不如去想想這港味是怎麼來的:到底香港人與澳門人有什麼不同。

我的答案是「競爭」二字。香港人,不無誇張地說一句,從出生一刻開始就在競爭:爭床位奶粉,爭入托兒所幼稚園小學中學大學,爭見工爭升職爭公屋,最後連葬身之地都要爭。在澳門,我三歲到十八歲都在同一所學校讀書,完全不用經歷任何公開試,理所當然地就進入下一階段,同一時期香港學生則要通過升小升中兩大考驗,每年都總有幾段新聞是報道港人各種升學試的激烈清況,而我們這些澳門仔永遠不明白電視新聞中那些一臉惶恐的父母所擔心的是什麼。香港大學入學率不足兩成,一試定生死;澳門升大率超過八成,各大院校各自收生,東家唔讀讀西家,還有台灣大陸任君選擇。香港十五至二十四歲青年失業率百分之七點四,是人搵工;澳門同一數字為百分之四點六,就業市場就是工搵人的狀態。競爭,在幾十公里外的澳門,彷彿不存在。

所以澳門人總是覺得香港人串、aggressive、要求多多,香港人總是覺得澳門人單純(傻)、無上進心、做事求其,其實一切皆環境使然。在香港你不能不表現自己,爭取利益,慢下來就會被其他人踏上去。香港就是一個弱肉強食的森林,容不得你輕鬆禮讓;澳門嘛,老土一點也要說,是個種花種菜的溫室,一切都手到拿來,理所當然。所以亦從來只聽說港人到澳門工作,反之卻未聞:溫室小花放到野外,就只有死路一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