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30 食得就是福?!每週專題
中國人,尤其南方人,好一句「背脊向天就食得」,於是十二生肖中,除了「神龍見首不見尾」(在世上搵唔到)之外,全部都放得入口...... 今年已是公元2013年,我們已沒有穿長袍也放棄留辮子很久了,甚至連尺讀要知的三綱五常、倫理關係也幾乎忘記得一乾二淨。一方面立志要做個「潮人」,智能用品機不離手,但另一方面,口裡卻仍然咬著果子狸、飲著老虎(貓)湯,吃著猴子腦,等著狗肉煲;以前有飢荒戰亂,難民逼不得已要吃昆蟲、死屍,甚至交換孩子來吃,上演一幕幕人性「天與地」。現在有人視貓狗如己出,有人視貓狗為人類最好的朋友;但同時,仍有人視貓狗為最美味的佳餚,更堅持「劏狗無罪,吃狗有理」;政府則六年來,仍在「了解、研究、跟進」中,也許政府需要向貓狗作一次全面的「畜口普查」,才能再作定斷;無論你是愛狗的、恨狗的還是吃狗的,只要是關乎生命的,都應該嚴肅正視,在正常的情況下,社會只會力求進步和更開放文明,不是嗎?

一人一句論盡食狗文化

2013-08-30 食得就是福?!每週專題

文:小花、Bandari

時間:2013年08月30日 10:10

葡籍退休醫生Nelson

在中國住過四年半,見過別人吃貓狗,自己也曾被邀請去吃過,當時不敢拒絕,他個人覺得狗肉味道太甜,他不喜歡。他認同四、五十年前,在澳門有食狗肉的傳統,但今時今日已經不是,也相信澳門已經禁止食貓狗肉。但他見東南亞人甚麼都敢吃,青蛙、蛇,他也很後悔吃過狗,因為貓和狗都就像人類的朋友和小孩子,不應該吃。

黃先生,二十多歲

睇報紙有見過講別人吃狗肉,也有朋友分享說食狗肉很彈牙;很視乎這地區有沒有這制度,如果立法只不准吃狗,對其他動物又好像不太公平;不過,虐畜法則絕對要立,寵物是屬於你的,你為何要虐待牠?如果在街上流浪的更不該虐殺,你可以打電話叫公共部門處理。另外,自己養的寵物,就不應該吃了。

葡籍公務員,三十多歲

狗在澳門當然是寵物,贊成立法保護牠們;是否禁止吃狗方面,其實決定一個地區是否現代化,有些新原則,當然也要考慮地區傳統,應該要來一場公開辯論,同時教育賣狗的人,因為現在人們未必再能接受這做法。葡國鬥牛活動,最終會將牛殺死,也備受爭議多年,但這也是葡國傳統,所以也討論了很久。我認為澳門很多年沒有吃狗的傳統,可能偶然有一些個別個案而已。

報販

我不鍾意狗,我很憎狗,但我也絕不吃狗,我那麼憎狗為何還會吃牠?

香港旅客,五十歲

無聽過澳門人吃狗肉,狗應該是寵物,如果現在來看,香港若有人劏狗吃,可能發生在偏遠的農村,打正旗號吃狗的應該不會,香港禁止這樣做很久了,但禁止吃狗肉的法例,應該未夠三十年。

孫小姐

無吃過,不會吃,因為狗是寵物,都無聽親戚朋友吃過,狗係寵物!不清楚澳門還有沒有地方吃,我估吃羊肉豬肉都可以了。

香港遊客,五十歲

香港無乜人吃狗肉的,好像是犯法的;狗應該是寵物。

居澳外籍人士Eric,四十歲

我們都吃很多東西的,都有人吃馬肉,但自己養的我就不會吃;如果當地文化容許,為何不可?我也有聽過人到珠海和廣州吃狗,但這些餐廳都應該越來越少了。

鄭先生,四十歲

有吃過狗肉,今時今日不知道哪裡有得吃了,以前有間叫「狗肉仔」在新橋一帶。口感無乜特別,現在也沒特別想吃,各有各人嗜好吧。

陳先生,廿五歲

有食過,肉質「鞋」一點,以前跟家人吃,鄉下有得買,不會專誠去吃,如果被人帶去吃都會吃的,人大了覺得狗是寵物,現在不太想吃,但覺得有人始終喜歡吃,也是他人自由。

來澳居住近三十年陳女士

我不吃狗肉,好肉酸,我家人全都不吃,好殘忍,有養狗就不會吃狗。外面就有人吃,那些人說很香;我就受不了,聞到別人煮狗肉會想暈,好臭的。澳門應該唔食得吧?有人吃都只係偷偷吃吧?

郭姨,55歲

吃過。狗肉好吃啊,以前在鄉下,和家人一起吃,尤其是用通菜炒,相當好吃,而且狗肉一般用來打邊爐,很美味,反正鄉下個個都吃啦。有聽過狗肉補身,但不知道是否可靠。

陸叔,64歲

狗肉相當好吃!以前還在大陸的時候,有時和家人吃,有時和朋友出去餐館吃。好似有補身這樣的講法,沒有想過是否可靠。

余生,26歲

有吃過,在珠海前山吃的,和朋友去餐廳吃。不過是幾年前的事,不記得味道了。沒有聽過狗肉會補身。

A姨

吃過,好像只有一次,朋友沒有說是狗肉,覺得被騙了,以後就沒再吃。

B姨

好像吃過,很少,應該是小時候在鄉下,家裡也不知道吃什麼,就殺了狗做菜,不過也只有那次。

A先生

吃過,只是一頓而已。(未有回答接下問題)

身邊人有吃狗肉的A小姐

有,親戚有吃。他們是回大陸吃。澳門沒見過有吃狗肉。

B先生

有,周圍人有吃,鄉下很流行吃狗肉的嘛!

楊先生,中醫師

在大學附近的大排檔吃的,外面也沒有看到狗。口感跟豬肉像,但較有咬感,可能運動得多,所以沒這麽肥。《本草備要》有記載:犬肉,補虛寒,酸而鹹溫。暖脾益胃,脾胃暖則腰腎受蔭矣。補虛寒,助陽事。狗肉是補的,亦可袪寒暖胃,但,羊肉比狗肉更能溫陽。

梁先生,博彩從業員

我小時候食過狗肉。當時爸爸煮的已是死了的狗。爸爸說他不會烹調未死的和自己飼養過的狗。但他的廚藝好,所以鄰居會把自己死去的狗,叫他煮。而味道我覺得冇咩特別。上年上同朋友去大陸食飯,有狗肉食,我無食,他們說狗肉配白酒好香好食。可能係教育問題,十多歲,明白有些動物不是用來食的。好似狗,兔子等。小時候媽媽很喜歡買些東西給我們補身。正常的有豬腦。恐怖的有兔子,龜等。龜因為太明顯,那天晚上煲出來的湯,姐姐和弟弟跟喝了一點,便跟媽媽說不喝,不是味道問題,而是知道是龜,心中真的喝不下去了。而煲兔子湯那天,湯的味道真的怪怪的,我們喝不去,媽媽便跟我們說是兔子湯補身的。但這令我們更加喝不去了。今年年初我表哥(他住在拱北)買了一只兔子給他女兒(只有三歲)養,大約養了一兩個月便把劏下來煮食。他的女兒食得津津有味,當天我在他家吃飯,我真的食不下。

黃小姐,教師

曾經在泰國山區探訪時,村民熱情招待,吃了唯一一次。好不情願地,要有禮貌咁吃左少少,記憶中同其他肉好似無咩分別,只要不想是狗。由於澳門視狗為寵物和朋友,因此見到都不會認為是可吃的肉。我亦唔想再吃。但我認為是文化,就如西班牙人愛吃兔肉,我都唔想吃,雖然小時候也吃過一或兩次。咁又無內疚,或每次都諗起曾食過,只是當有人提起(新聞等)有人食狗就會感覺「好核突」。

麥先生

已有十多年無吃,以前通常在冬天吃,家人買回來,當年澳門還有狗肉買,都是雜種唐狗;現在不吃了,沒有甚麼原因,就是不想再吃,但狗肉是好味的。我看過劏牛、豬、狗,其實劏牛豬比劏狗更恐怖,牛會哭的。現在食當然有問題,我都反對,但在我小時,那屬正常,這要看時代轉變。

被捕獸器夾斷腳的地盤狗

被捕獸器夾斷腳的地盤狗

舊船廠一帶流浪狗數目已大幅減少

舊船廠一帶流浪狗數目已大幅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