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30 食得就是福?!每週專題
中國人,尤其南方人,好一句「背脊向天就食得」,於是十二生肖中,除了「神龍見首不見尾」(在世上搵唔到)之外,全部都放得入口...... 今年已是公元2013年,我們已沒有穿長袍也放棄留辮子很久了,甚至連尺讀要知的三綱五常、倫理關係也幾乎忘記得一乾二淨。一方面立志要做個「潮人」,智能用品機不離手,但另一方面,口裡卻仍然咬著果子狸、飲著老虎(貓)湯,吃著猴子腦,等著狗肉煲;以前有飢荒戰亂,難民逼不得已要吃昆蟲、死屍,甚至交換孩子來吃,上演一幕幕人性「天與地」。現在有人視貓狗如己出,有人視貓狗為人類最好的朋友;但同時,仍有人視貓狗為最美味的佳餚,更堅持「劏狗無罪,吃狗有理」;政府則六年來,仍在「了解、研究、跟進」中,也許政府需要向貓狗作一次全面的「畜口普查」,才能再作定斷;無論你是愛狗的、恨狗的還是吃狗的,只要是關乎生命的,都應該嚴肅正視,在正常的情況下,社會只會力求進步和更開放文明,不是嗎?

誓立虐畜法 「同你鬥長命」

2013-08-30 食得就是福?!每週專題

文:殷憂

時間:2013年08月30日 10:10

「虐畜法」,何時立?

不久前,一名男子欲屠狗烹食僅被判罰款一案,惹起關注動物權益的市民強烈不滿。有逾300名市民到澳門玫瑰堂前地聚集,參與澳門保護遺棄動物協會(AAPAM)舉辦的燭光悼念晚會,並促請政府盡快制訂「虐畜法」。AAPAM主席蔡詠子接受訪問時不禁慨嘆,多年以來不斷向政府反映訴求,「但是政府卻一樣都無做到,一個拖字訣!」

蔡詠子說,自08年「燒貓事件」開始,組織了第一次遊行向政府表達訴求,要求政府立法保護動物。直到今年六月進行了第五次遊行,特首崔世安才接見他們,了解訴求。蔡詠子說︰「其實我們的訴求在信上已經寫得好清楚,這麽多年來所遞信的內容都沒有怎麼改變,特首也沒有向我們承諾任何事情。但是陳麗敏司長就向我們說,政府已經很努力地參考鄰近地區有關的法律,但這番說話我們已經聽了好幾年,為什麼參考這麽了久,還是沒有參考出任何東西呢?」

8.18「警控屠狗漢燭光晚會」 8.18「警控屠狗漢燭光晚會」

8.18「警控屠狗漢燭光晚會」

8.18「警控屠狗漢燭光晚會」

社會進步,良心退步

蔡詠子說︰「我們現在的教育越來越差,生活環境各方面的因素,逼使我們越來越自私,我們必須要有一個框架框住我們,免得我們做錯了事還不知道。所以,立法對這個社會是必須的。」她認為現時社會所謂的越來越文明,其實有很多事情卻在倒退中,人們甚至為了所謂的「文明進步」而不斷破壞社會,「我們要反問,為什麼社會越進步,人的內心卻越來越自私呢?」

她說曾有民署的獸醫甚至官員向他們提議,認為他們不應採用「不棄不殺」的做法,而是應該保留有價值的動物,而無價值的,無人領養的,只會浪費時間、金錢和精力。應該直接把無價值的動物進行人道毀滅後,再接納新的流浪動物。她認為這反映出現實社會的價值觀,「無乜作為的,無價值的,你就要走!」

遭遺棄的貓

遭遺棄的貓

市政狗房,有入無出?

蔡詠子說,澳門政府投放在動物福利的資源實在太少,但有太多不負責任的主人遺棄動物。「你叫那麽小的市政狗房安置這些狗到哪裡呢?無辦法之下,只好捉回來三日之內沒人領養,就人道毀滅,之後才可以捉更多的流浪狗回來。」曾有市民習慣餵飼的流浪狗被民署捉走了,由於太想念這隻流浪狗希望可以贖回。但是所需費用加上罰款,可能高達三、四千元。「我想問,為什麼贖回一隻狗的罰款,還要高於虐殺一隻狗的罰款呢?是不是很荒謬,很諷刺呢?」

另外,據蔡詠子的了解,市政狗房的衛生環境,實在讓人慘不忍睹。曾有不少原本很親近人的流浪狗,自從關進市政狗房之後,對待人類的態度發生巨大的轉變。她說︰「可能是因為市政狗房的環境惡劣,又或者清潔工對待牠們方式,讓牠們感到非常不開心。」曾有醫生跟他們接觸時說︰「裡面的清潔工也已經上了年紀等退休,鬧又唔鬧得,炒又唔炒得,開著個水喉係咁射(籠和裡面的狗隻),無論寒暑都一樣,因為夠快,做完就可以收工。」

曾有到市政狗房做絕育手術的貓,麻醉藥效還未過,就已經放進濕漉漉的籠子裡,「這樣子還有可能不死嗎?冷都冷死牠!」他們也發現曾有不少個案的狗隻自從進過市政狗房後,便感染了牛蜱熱,甚至直接病死的情況也時有發生。「所以,我們沒有什麼特別事情都不想進市政狗房,因為我們也沒有能力把牠們贖出來,見到牠們真的會感到十分無奈。」

等待被領養的貓母子

等待被領養的貓母子

動物義工不是跟貓狗玩耍的工作

AAPAM成立至今,到今年十月,就踏入第十個年頭。到目前為止,他們收留的小動物逾七百隻,然而,長期負責照顧這些小動物的就只有大約七人。長期人手不足的情況,讓他們實在吃不消。「有時候把照顧貓bb的照片放上網之後,便會有人表示慰問,說什麼很可憐啊,很辛苦啊……但我們不需要你們給讚,你們找人來幫忙照顧一下就行啦。一個人要照顧十多隻貓bb,三個小時餵奶一次,你還用睡嗎?餵完一轉,又來了!」

他們也曾經招募義工,而且第一次招募時就有不錯的成績,超過三十人報名,「真的很讓人興奮!」然而,第一次到現場進行工作後,只剩下三名男生。「有很多人想做義工只是希望跟貓狗玩耍,但是在我們這裡,很多事情其實你在家裡也未必會做,掃地,執屎,抹尿……我們做清潔的時候要時常爬進籠子裡清洗,曾有人到來想跟我們做訪問,爬出來從頭濕到落腳,我都不好意思同別人握手!」

蔡詠子期望義工真正幫忙清潔多於來跟貓狗玩耍

蔡詠子期望義工真正幫忙清潔多於來跟貓狗玩耍

立法無期,「鬥長命!鬥長氣!」

在今年這個選舉年中,有不少候選人都向AAPAM表達慰問,更有爭取連任的議員言之鑿鑿地表示,下屆立法會必定要讓「虐畜法」通過。然而,蔡詠子卻對此期望不大。她說︰「很多議員根本就沒有共鳴去保護動物,除非為了拉票,就陪你來個意思意思,在立法會中也有議員曾大大聲聲表示︰『澳門哪裡有虐待動物?我從未見過!』你還能奢望什麼呢?」

蔡詠子唯一的期望,就只是希望有越來越多的市民肯站出來為小動物發聲。「我同你鬥長命!如果十二月都還沒有『虐畜法』出台的話,不排除明年會舉行三次遊行,不能讓這把聲音停下來。因為一停下來的話,政府就會話,好嘢!成功(拖延)!真的只有鬥長命!鬥長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