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07 那一夜的事,孩子有權知每週專題
「大馬停電」,我們想知道票從何來;台灣漁民被槍殺,我們想知道原因;菲律賓人質事件,我們想有個交代;南京大屠殺,我們想聽到道歉;但發生在廿四年前春夏之間的一夜,為何連發問、連了解、連哀悼的權利,都給奪去?尋根究底的人,總被視為「問題少年」;對於外人的事,我們尚且能夠高談闊論,可是,面對自己的家事,為何我們卻偏偏要令「年少」「無知」?孩子都這麼大了,媽,你還打算隱瞞多久?心靈上的二次傷害,往往就是,要看到傷痕的人,裝作事情未曾發生過。

「香港在六四…… 似乎比台灣人更有共鳴感,或者該說是使命感」 在港求學的台灣學生的Stephanie

2013-06-07 那一夜的事,孩子有權知每週專題

文:在港求學的台灣學生的Stephanie

時間:2013年06月7日 10:10

我認為香港在六四這件事情上表現得似乎比台灣人更有共鳴感,或者該說是使命感。現在台灣年輕的一輩因為從小就生於比較自由的社會,對於六四這件事常有「不知道跟自己有甚麼關係」的心態。這次在香港從一個月之前看到相關新聞引起整個社會關心,我自己親身感受到中國對「和諧社會」的建構,和香港人想要平反的心情。

尤其最近香港的大型上街遊行事件很多,我認為香港人比內地人多了一些自由和對真相或正義和執著,所以努力去挖掘六四的事實並想要平反,期待它會成為一種社會的力量。

我不確定香港未來要多久才能爭取到自己想要的權利,但是比起現在許多在台灣的父母希望子女不要上街「淌混水」,參與社會運動的現象來說,因為對於許多社會現象我們都已經「習慣」了。我覺得香港人很有勇氣,縱然從這次活動當中還有些方式或錯綜複雜的關係需要再釐清,但是期望香港「民主」的時代能儘快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