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07 那一夜的事,孩子有權知每週專題
「大馬停電」,我們想知道票從何來;台灣漁民被槍殺,我們想知道原因;菲律賓人質事件,我們想有個交代;南京大屠殺,我們想聽到道歉;但發生在廿四年前春夏之間的一夜,為何連發問、連了解、連哀悼的權利,都給奪去?尋根究底的人,總被視為「問題少年」;對於外人的事,我們尚且能夠高談闊論,可是,面對自己的家事,為何我們卻偏偏要令「年少」「無知」?孩子都這麼大了,媽,你還打算隱瞞多久?心靈上的二次傷害,往往就是,要看到傷痕的人,裝作事情未曾發生過。

「對歷史的無知,這便於統治,但是對民族在真正振興沒有好處。」邀請澳門大學社會學系主任郝志東教授作簡單評論

2013-06-07 那一夜的事,孩子有權知每週專題

文:小花(整理)

時間:2013年06月7日 10:10

問:如何評價六四後中央對事件的取態?很多人說甚至新班子上場後尺度更倒退,你認為呢?談及事件的開放程度有沒有一個周期或曲線可言?

答:政府的態度這些年來一方面閉口不談,一方面積極防範,怕人民的紀念活動會導致大規模遊行抗議,從而造成不可控局面。新班子和老班子沒有什麼區別。沒有周期也沒有曲線。

問:有沒有感到哪一段時期的取態相對較寬鬆? 哪一段時期則較嚴緊?覺得原因為何?

答:在六四問題上,還沒有寬鬆時期。

問:對於新生代就事件的看法:既好奇又好像無處可問,你怎麼看?可能會帶來問題嗎?

答:在海外了解內地歷史事件的真相還是比較容易的。但是在內地就相對難一些。這就會造成一代一代人對歷史的無知。這便於統治,但是對民族在真正振興沒有好處。你不能靠無知的人去搞民族復興。

問:新生代是事件後才出生的,卻對於未曾目睹的歷史如此上心及參與,反映整個社會的甚麼?

答:社會上還是有不少的人在爭取公平與正義。他們代表社會的良心,也是民族的希望。

問:能否說,新生代已經薪火相傳,繼承使命的夢?若仍未,還欠缺甚麼?

答:爭取民主、自由、平等的運動會薪火相傳,一代一代人在努力,儘管這些努力成效不大,因為保守的、反對變革的力量;還是很強大的。但是民主的方向似乎無法逆轉。我們知道有從威權走向民主的。民主也會有反覆。但是,幾乎沒有從民主走向威權與專制并且能夠長期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