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不忍放開的手──澳門外僱孩子的成長和困境論盡紙本
成長路上,有父母的照顧和陪伴,看似必然。但對外僱的孩子而言,長年分離才是註定。近年澳門收緊了外僱子女臨時逗留的申請門檻,為了一家團聚,不想錯過孩子的成長期,有台灣媽媽毅然決定舉家搬到珠海,只為周末能讓孩子多見爸爸幾面;有菲籍小孩卡在制度的狹縫中,長年過著「太空人」的生活,徘徊在澳菲兩地,無法正常上學。即使移工有經濟能力應付孩子在澳門的生活開支,但一條死命令下來,有的家庭仍被活活拆散。 ◈ 每月一號出版 定價:MOP$5 / NT$ 45 售賣地點:http://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問問戀愛・電影館:訪文化創意產業促進廳廳長何嘉榮

#034 不忍放開的手──澳門外僱孩子的成長和困境論盡紙本

文:陳斑妮

時間:2016年03月4日 10:10

戀愛‧電影館

戀愛‧電影館

戀愛‧電影館於2015年9月14日開始試營運,這座新落成的電影館跟一般商業影院稍有差別,旨在推廣人文﹑藝術類型電影。在正式營運前,我們邀請了文化創意產業促進廳廳長何嘉榮先生(下文簡稱何),來講解一下這座電影館的設立及營運狀況。

文化創意產業促進廳廳長何嘉榮先生

文化創意產業促進廳廳長何嘉榮先生

問:戀愛‧電影館的設立目的是什麼?
何:我們看到澳門的影院一般只放映商業電影,觀眾缺乏選擇。設立戀愛‧電影館希望以獨立電影為主,藉此培養不同的觀影人口,也讓觀眾可享有更多選擇。我們先以喜歡欣賞獨立電影的人作為主要觀眾,其實換個角度看,這場地也提供給一些本地獨立製作的電影人使用,透過這平台讓觀眾能看到他們的作品。澳門雖然人少,但喜歡非主流電影的人還是有的;國外有很多電影院空間也不一定很大,我們也希望朝那個方向去做,讓觀眾有更多選擇。

問:經營方針將會是怎樣?
何:由於本澳電影業仍在發展階段,電影館設立也是其中一個扶持措施,目前我們會以培養本地製作人﹑電影業成長的方向作為目標。

問:如何利用這場地協助澳門電影製作人或團隊?
何:如果說大製作自然牽涉較大成本,但今天很多年輕人都對拍攝感興趣,當然也因為現在拍攝的器材相對便宜,質素又高,有些導演甚至用一部iphone已經可以拍出高清作品,令他們很有可能從一些規模較小的作品著手,甚至有些人能運用簡單器材製成內容很強的作品。然而,澳門的發展狀況,仍屬初階階段。用賽車作比喻,一個車手能參加一級方程式,可能他從前駕駛過小型賽車,然後一路進步。我們希望這電影館可以成為製作人的作品放映地,雖然民間可能已經有很多非正式的場地,但我們期望這裡提供一個相對專業的規範空間﹑專業的環境﹑專業的音響和器材,確保他們呈現作品時有好的品質,吸引多些觀眾。

問:澳門平均每年有多少部錄像作品?
何:據我們統計,從2010年到現在,長片平均2-3部;短片數量相對較多,每年超過40部。這些數字都反映本地人材的基礎,並希望未來的各項計劃能慢慢培植更多人材。

問:澳門影像製作能否慢慢成為一種行業?
何:我們有這樣的計劃。現在先慢慢從扶持工作開始,比方說我們辦長片補助計劃﹑提供放映的平台。此外,近幾年,我們粵港澳三方交流密切,三地會舉辦不同活動,例如去廣東跟業界交流及參觀拍攝場地﹑去香港交流,互相了解當地的製作基地。今年澳門也舉辦過創投會,這些都在製造更多平台供本地製作人接觸其他地方的業界。透過這些措施,不論對他們跨地合作的渠道,或是尋找各方面的資助也有幫助,藉此培養本地有能力的公司或人才。

問:長片計劃除了資助外,還有其他協助提供給獲選的團隊或製作人嗎?
何:長片計劃最高資助150萬,當然開拍電影的成本可以很高,所以我們也鼓勵他們,例如剛剛所講的創投會,讓他們可以繼續找到其他的資助及來源。計劃中我們還有「專業意見支援」,評審會一對一與導演會面,在其製作過程中提供意見,修正他的製作方向。評審是來自香港﹑台灣的業界人士,在市場有一定經驗,可以提供給獲選導演好的意見。而且三地交流的創投會,其實過程中都很直接,甚至有些殘忍,製作人要直接面對投資者,看到他們的反應,對方也會給他們意見,這對他們未來接觸業界﹑投資人及個人的創作方向也會有很大的幫助。

問:電影長片成本高,而且不易處理。對於小製作又有什麼協助?
何:文化局鼓勵多些人加入去做,我們主要是提供資助給拍長片的電影人,而短片製作其實有很多團體﹑機構都提供資助的。我們的扶持方向能提供資金﹑渠道﹑平台,讓製作人能接觸業界﹑投資人,至於你的電影能否吸引他們﹑有沒有觀眾買票,我們很難保證,我們只能提供平台﹑鼓勵參與。

戀愛‧電影館

戀愛‧電影館

問:戀愛‧電影館由誰人負責選片?怎樣判斷這電影能否在這放映?
何:主要看甄審委員會的評級,目前只有這個,像其他演出一樣,評ABCD組,以確定該影片所屬組別。

問:現時在試業期間,場地免租,反應如何?
何:現時已有15個活動在這裡舉辦,反應不俗。

問:會不會舉辦多些不同類型的活動推動本地影像發展?
何:試業期間,我們也辦了很多放映活動,我們都想多做一些,但也會考慮到業界需求,如:「我們多辦一些會不會變相跟他們(製作人)在搶時間?」所以我們辦不同的講座,如剛過去的「放映工作坊」,請來香港電影器材設備公司去解釋放映的原理,以及一些跟電影主題相關的獨立電影﹑電影音樂等。12月也將會有一個電影美術的講座,其他時間也有不同團體會使用這場地,像剛剛「影意志」也借場舉辦他們的電影節。

問:電影館會提供期刊和書藉,也會放映電影,但這種推廣方式會不會太被動?
何:就設施來說,其實我們希望這電影館能聚集到一些電影人或是愛電影的人。澳門的特色是地方小,能夠起到裙帶作用。有這樣的空間把人聚起來,比較容易產生一些交流﹑合作﹑商討的機會。我們也希望多一些觀眾來,現在接觸大眾主要靠網路推廣,我們有文創網,電影館也設有社交平台專頁,我們會把活動訊息放上網站轉載,辦講座時廣發新聞稿,讓觀眾可以透過網站及報紙看到活動資訊。

問:現時試營運期間,場租全免,那日後會考慮收費嗎?
何:未來會有計劃公開招標,但暫時不方便公佈詳情。

問:有考慮讓民間經營嗎?如果有,那就有營運的考量,到時候怎樣保障影院的收支平衡?
何:如果開放給民間經營,可以參考台灣﹑日本等地的經驗,他們通常會提供一個年期,當中可再按情況考慮經營時間,又或者可以設立一些監管機制。

問:電影館作為協助本地影像製作的項目外,又會怎樣推廣本地影像教育?
何:我們這裡放映的電影已跟商業影院的有所區隔,影像教育也是一種培養。像以前一開始時「國際音樂節」的門票甚至是免費,但今天大家卻要用搶的才買到,其實都是一個過程。第一步先提供給喜歡的人,再慢慢培養新的觀眾,擴大受眾。有些人不看,不是因為他們不喜歡,而是未有機會接觸。

問:從現在開始,你估算大概多少年後,澳門電影工業開始成氣候?
何:這很難說得準,我們會盡量推動,其實大家都在長期奮戰了,未來將會繼續從資金﹑空間﹑交流上努力推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