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城虧論盡紙本
超高樓破壞主教山及東望洋燈塔景觀,一幢幢醜陋的建築拔地而起,是澳門人心中的一根刺,也是工務部門黑箱作業的佐證。 澳門人在城市規劃吃的虧並不少,好不容易等到城規會終於成立,會議全程公開,有半數代表來自民間,規劃條件圖公示期市民可表達意見,算是打開了一個公眾參與的突破口。但其諮詢性質,一直令外界質疑會否只是一場口水會?近日放高漁人碼頭的大逆轉個案,公眾不但強烈質疑工務局走回舊路,更憂慮城規會被弱化成一個表面帶著民意光環、但卻無力挽的花瓶角色。 ▧ 封面專題:城虧 ▧ 人物專訪:法國導演法蘭克・迪麥可(Franck Dimech) ▧ 藝文爛鬼樓:【為什麼文創II】 之一 ▧ 綠色生活:如何解決樹木管理的問題 ▧ 遛躂澳門街:譚公誕,屬於路環人的「四月初八」 售賣地點:http://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屬於路環的譚公誕

#026 城虧論盡紙本

文:柯德(文/圖)

時間:2015年06月21日 17:17

DSC09940

陽光恣意地舒展筋骨,下了一星期雨,這天,天空終於放晴,為平日寧靜的路環市區更添節日歡欣。這天,街上的行人似乎比平日多,彼此亦像久別重逢似的閒聊起來。「回來了?」「對,一年一次啦。」「一陣去奀姑度食飯,你也過來吧!」這天,是一年一度的譚公誕,屬於路環人的「四月初八」。

四月初八譚公誕

農曆四月初八,除了是佛誕,亦是譚公誕。譚公是廣東地區信奉的水神之一,除路環的譚公廟外,香港筲箕灣亦建有譚公廟。相傳譚公常以童子形像顯靈救助海上作業者及貧苦大眾,因此受到漁民愛戴。「以前譚公誕是路環街坊、自己鄉村村民於每年四月初八中午去上香,祈求一年平安。進完香後就回來分豬肉、生果,晚上就大家聚在一起吃吃飯,大約是這樣。」路環老街坊余先生回憶道,「那時沒有『飄色』,也沒有甚麼『開心包』,就是一班街坊拿着小旗出巡,街坊們自己玩的,出巡後回來派燒肉,到八十年代左右吧,開始用豬仔包夾着燒肉,就是現在的『開心包』了。」

正誕日一大早,街坊們便開始準備。一些店早於前兩天便閉門休息,好借出地方讓街坊聚腳籌備、休息。譚公廟一邊,戲台早已搭好,等着好戲上演,有些街坊亦已到廟內上香,或是擲杯祈福。才九點,打纜街一帶已架好花牌,放着燒豬,表演舞台亦已準備就緒。巡遊的表演隊伍化妝的化妝,熱身的熱身,炮仗聲此起彼落,龍獅隊亦在加緊練習步法。昔日的路環村民一家大小回來賀誕,不少攝影愛好者和市民亦紛紛到場拍下節日喜慶的一刻。正午,巡遊開始。「太子出巡」、「八仙賀壽」等來自內地的飄色、本地葡國土風舞及路氹城的外國演員伴隨着本地多個舞蹈團體的開始巡遊,童軍沿途奏着樂曲,大家由打纜街出發,經恩尼斯總統前地、聖方濟各天主堂、熱鬧浩蕩地走到譚公廟,期待着下午的神功戲或是天主堂前的啤酒競飲比賽。

DSC09937

IMG_1648

「光輝路環四月八」

今天的譚公誕系列活動,名叫「光輝路環四月八」,已是第56年舉辦,在旅遊局網頁亦有宣傳。現時活動有民政總署協辦,主辦單位亦特別鳴謝社會文化司、旅遊局、多個基金會和部分博企等,與當年只是路環街坊們自成一角的賀誕活動,明顯有別。「以前晚上大家不是吃盆菜的,只是大家一班會員,一年一次聚會,擺下酒食下飯,大約八十年代開始才有盆菜。」跟余先生逛了一圈,在打纜街遇上酒樓的工作人員在平日的馬路上放置圓桌,準備晚上的盆菜宴。「以前主辦單位信義福利會才六百個會員,即是最多五十圍。後來巡遊越搞越大,民署、政府機構都有參與,所以開始招待一些嘉賓,一直到現在,一次就約一百三十圍了。」據悉,除了鄉民們會聚首一堂參與盆菜宴外,每年一些城中名人、議員亦是盆菜宴「座上客」,與眾同樂。

但規模再變,路環人口中的這天沒變──這天是「譚公誕」。不論年紀,只要是土生土長的路環人,這天,大家都為了「賀誕」回來,見見街坊親友,回回家,看看這個小時候長大的地方可有變改。而這天即使盆菜宴後來中途下雨了,亦絲毫無損大家的賀誕興致。「只要大家聚首一堂,好天還是下雨又有甚麼關係﹖」說畢,余先生拿起酒杯,向身旁的親友大喊乾杯。

IMG_1656

IMG_1630

後記

路環跟橫琴很近,是那種用肉眼也能清楚向見對岸,游泳也能到達彼岸的近。活動中,不只一次聽見司儀笑說橫琴居民也能聽見他們慶典的歡笑聲。最近亦有消息指,有意見提議於路環建遊艇停泊區,讓遊艇自由行的遊客以小艇接駁方式往路環碼頭登岸,方便遊艇旅客到本澳其他景點參觀,為路環市區、十月初五馬路及沿岸景觀增添生氣,帶動該區旅遊發展。

對於此建議,路環市民反應不一。有的贊成,認為有利經濟發展,有的倒認為路環現在的遊客、車輛已經太多。「如果說路環的發展,我是非常不滿意的。」余先生罵了一聲,「週末我都不敢出門。路環全是單行線,衛生局經打纜街,轉去海旁去譚公廟再回來郵局這一圈,是一條單行線。人不斷從黑沙、或由澳門經路環街市過來,如果單行線塞車,那交通就全部癱瘓,我都不知道怎樣走了。」

IMG_1614

IMG_1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