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男女、九不識 如何阻止政府濫用公帑

即時報道 民主昌在澳門

文:民主昌

網址:https://aamacau.com/?p=106117

時間:2023年11月2日 20:20

立法會大樓

監察公權力的一個主要取向是阻止政府濫用公帑。今年黑沙觀音像計劃在民意壓力下被撤回。在民意反彈下,已訂購的黑沙觀音像計劃在官員聲稱「看不見有違法」之下被取消,但耗價十六億的青少年活動體驗營工程正趁焦點轉移到觀音像之時繼續前進。

大量公共工程項目利用積存的財政儲備,在各部門各自為政之下紛紛啟動,甚至衍生年度財赤。另一邊廂,中央公積金注資一再因財赤被終止,大抵只有原來可即時受惠的長者有切身感受,一般人尚未留意。另外,社會保障基金的潛在問題則未見公開討論。

談到阻止濫用公帑,民主昌立即想到澳門回歸前的「狗男女九不識」。

在1990年代,澳葡政府面對澳門回歸中國的前景,其時葡國正申請加入歐盟,在治澳政策上則決心調動澳門本地的資源,建設彰顯歐盟價值觀的項目。要阻止政府濫用公帑有不同層次。當年社會為了促使澳葡政府把資源集中在免費教育、社會保障、公共醫療等可長效優化市民生活的項目,除了督促推動外,更著意批評涉嫌濫用公帑的行為,而最直接的手段當然是在掌握關鍵資訊下阻止濫用。

1997年,澳葡政府從澳門公務員退休金中撥走十四億到葡萄牙,原來是為了彌補葡政府財赤,把款項當作政府收入,藉以滿足歐盟對於加入為成員的條件。民主昌直接致函歐盟投訴,隨即被捍衛葡國尊嚴的八位葡裔議員(當中有現任澳門特區司長的人士)聯名譴責,指責民主昌「不識政治、不識法律、不識經濟、不識財政、不識會計、不識行政、不識外交、不識數學、不識文化」,共「九不識」。但歐盟執行委員會正式覆函,證明投訴理據屬實,澳葡政府亦停止從澳門公務員退休撥走款項。

另一層次是發揚民粹壓力以糾正公帑運用。當年澳葡政府在澳門回歸前,突然展開多項銅像建設,其中在大三巴的銅像被市民嘲笑為「狗男女」;而西灣「融和門」則被嘲笑為「掟錢落海」……這些民怨在理性分析層面無疑有可商榷的餘地,但把民怨在議會搬出來,可望糾正公帑運用的方向。時至今日,「狗男女」的「女」和「狗」,已被特區政府悄悄拆走,「融和門」則遭冷落一隅。

平情而論,在1990年代葡國正申請加入歐盟之時,澳葡政府決心調動澳門本地資源,建設彰顯歐盟價值觀的項目無可厚非。[K1] 雖然本地財政資源緊絀,但集中於教育、醫療、社保,確實為回歸後繁榮的特區奠定優化民生的基礙。特區回歸後經濟繁榮,更推動機制大幅優化。澳人有幸,可享用這些優化的城市生活,也有責任督促善用公帑,鞏固資源的持續性。

政府總部開放日,不少市民前去參觀。(來源:新聞局)

可是,當今濫用公帑正面對新的形勢。澳門特區政府既有超額財政儲備,又新近取得填海新地及收回閒置地,各分區的城市規劃又陸續展開。為了維護小圈子權貴高價樓利益,政府有錢有地都不全力建公共房屋,而是以價格及規則抑制需求(例如打算以五千澳門元(下同)一方呎計經屋價,將經濟房屋單位的售價升至2013年的5倍)。但在政府部門各自為政之下,以公帑立項的動力卻不斷加強。

對於違法違令或不依程序的項目固然必須制止,但隨隨便便設立表面上看不見違法違令或不依程序的項目,仍難免濫用公帑的風險。沒有綜合所有公帑項目須付開支避免衝擊基本需要(例如教育、醫療、社保及政府行政開支)的機制,年度財政赤字尚可以用超額儲備填數。然而,持續下去卻很容易造成財政爆破的僵局。

以社會保障制度為例,特區政府十年前曾外判制定預測50年資源變化的研究報告,面對人口老化的趨勢列出了在預期可持續50年的推算,也列出可能在2038年或2058年陷入負資產(破產)的推算,但政府一直沒有針對研究報告十年來的實情變化作分析應變。政府網頁最新的社保基金2022年度報告透露,社保年度經營虧損逾111億元,但當局也從未有公開解說,更談不上應變思考。

民意反彈可令黑沙觀音像取消,卻動搖不到十六億黑沙工程項目的公帑濫用。在確保國家安全之下,如何有效阻止濫用公帑?

廣告:支持獨立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