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苦行之「難」— 記大甲媽祖遶境盛況

Patreon 專欄 即時報道 日常和夜間事務

文:  黑黑

網址:https://aamacau.com/?p=101525

時間:2023年05月22日 20:20

今年四月的時候跟著同事參加了一年一度的大甲媽祖徒步遶境,這是一趟完全即興的行程。一趟有著很多難得體驗的深入民間之旅,一路擦新我既有的設定與想像。

「大甲媽祖」的遶境活動是台灣一年中最大型和重要的民間信仰活動,自清朝一直流傳下來,在華人地區裡也只有台灣仍能保留著這個傳統與規模,而且有逐年壯大的趨勢,近年參加的年青人尤其多,活動並不只限於信眾,任何人都可參加體驗。

媽祖遶境通常為每年農曆三月進行,日期擲筊決定。全程共340公里,持續9天8夜不停步行,會來回跨越四個縣市(臺中、彰化、雲林及嘉義)和21個區鄉鎮,途中會經過150間官廟,光聽起來就很瘋狂,每年都吸引了數十萬人參加。

今年是疫情爆發後真正完全復辦的一年,據聞參加者多達三百萬人。這是新港鄉奉天宮的媽祖祝壽大典現場,人群已經塞滿整個廣場與附近街道和公園。

但是,如沒人領路,一個人去總覺得難以真正看到什麼,可能就只像觀光客那樣到此一遊而已。我對湊熱鬧毫無興趣,只想看看這種傳統的真正面貎,以及在一個當代社會中的運作是怎樣,以及趁機會到鄉下走走,想看鄉間的寺廟。於是當聽到有同事是每年都去的資深「遶境專家」,我馬上舉手說要跟去。但我們不可能請假九天不上班,同事近年都是走上半場,5天4夜的行程,因為上半場行程比較緊湊,從台中直走到台南嘉義,下半場就是返回台中,有很多停頓休息與儀式的地方,重點還有他說上半場全程都是吃素,下半場就可以開葷了,要問我,我當然也選走上半場。

因為開走的那天(4月21日周五晚上11點05分)我無法參加,於是約好第二天(22日周六)晚上在彰化市南瑤宮與同事碰頭,我再接著走3天3夜的行程,從彰化、雲林到嘉義,4月24日(周二)在嘉義新港鄉奉天宮的媽祖祝壽大典完結後便坐高鐵回台北。同事笑說,對入門者來說這個份量差不多了。「遶境專家」擔心問要不要去廟裡申請車跟著,原來只要是學生、老師等單位提出要去考察之類的要求,地方廟宇就會派出車輛支援,不用真的全程徒步,只是點到點的跟著。但對我來說身體的真實體驗,才是這個經歷中最重要的「內容」之一啊。專注於腳下踏出的每一步,走路本身就是一種專注的練習,所以即使對自己體力也有點擔心,但也希望能跟大部份人一樣用走路完成。以前信徒遶境這一趟就是一種苦行,全程吃素,不住旅館民宿,只睡廟裡,吃廟裡,一切極為簡樸刻苦。

半夜進到廟裡,會被一地的睡客嚇到。

 雖然這次全程也與古人一樣本著相同理念,但當代之苦行真是難跟古代相比,光是物資就豐盛無比,口腹之慾不絕,實在讓人難以「刻苦」。走路雖是辛苦,但沿途吃喝完全不用愁,所經之處都有民眾出動,甚至一家大小,不論半夜還是清晨,全天候在路邊分送食物、飲品,還有開了攤子,自家煮食物來派送的,即使全是素食也花樣奇多,中西式都有,幾乎只要想到的都可以吃到,非常誇張。廟宇就當然更不用說,廟外就是飲食區,可供人過夜休息的廟裡素食也是通霄供應。進入不同鄉鎮會有不同特色的當地食物,或是當地栽種的時令水果,有些農家會放在路邊供人自取,有時你不拿他還要塞給你,非常熱情,一年一次的遶境對這些鄉鎮來說比過年還要隆重。

當半夜三、四點走在幾乎全黑的鄉間路上時,突然看到遠處燈火通明,甚至開始放煙花,那就是村子裡為迎接媽祖而做的,所有人好像都不用睡覺似的,齊集在廟宇週邊,放炮仗燒煙花,比過年還熱鬧。我們途經時,即使已經大半夜,很多家庭還是老幼齊站門口,門口會擺上簡單的祭桌與祭品,準備迎接媽祖。

半夜進村時,離遠便看見煙花在歡迎。

在整個旅程中,傳統民間信仰的力量之大,完全超出我的想像,使我一再折服。在如今事事講求功利與便利的現代社會中,有些華人社會連拜神祭祖都發明在手機搞定,事事力求便捷,「有做就好」的心態下,捨得花錢買祭品以為就是誠心,絕對不會想讓自己有半點辛苦麻煩的。但在媽祖遶境這樣的傳統中,需要的反而是身體力行的付出,遠遠大於物質的進貢。尤其對於愈來愈不擅長使用身體的現代人,這幾天大概就像苦刑:你的腿腳會無比酸痛,甚至抽筋,腳底會起水泡(我起了3個,我看到有人是每一根腳趾都有但仍堅持在走),晚上通霄趕路沒得好好睡覺超級辛苦;日間太陽把你蒸乾,不停流汗,甚至快要中暑了⋯⋯但因為剛好路邊有人給你一碗綠豆湯,一片西瓜,一條雪條,你就又能繼續走下去了。

古人以身體力行實踐對信仰的忠誠,現代人如我即使不是為信仰而行,也能在這樣的身體力行中感受到一種久違了的無私美德。即使人們是為信仰而做,認為把自己最好的水果、食物拿出來供進香者取用就是一種對神明的奉獻,但這麼多民眾在大熱天裡不怕辛苦,不嫌麻煩自發去做,有人是早上四、五點就起來為進香者做早餐派發,這些已經蔚成一種民風了。當我清晨六時咬著剛蒸好清甜香糯的玉米(剛自地裡摘出來蒸熟派發)而滿心感激時,「遶境專家」說,這些情景,只有遶境才會遇上。

信仰還是要真正落實在生活處世的作為之中,才能體現祂要發揮引導的精神性,否則,就只是人類單方面肆意向神明功利的索求,雖然民間信仰裡難免會參雜著這些,所以也許,適時要信徒進行苦行式的身體力行,便是一種當頭提醒:要精神境界得到提升,必先磨練心志,去除貪嗔懶散之心。走路就是最基本的磨練,人人都可以去做,但也不易達成,那是耐力和意志力的考驗。

訂閱每月紙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