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案出台 被再問外國勢力在澳例子 黃少澤拒舉例 稱非常隱蔽不會心口貼字

修改澳區「國安法」相關報道 即時報道

文:記者小聚

時間:2022年12月2日 20:20

保安司司長黃少澤

行政會今(2)日公佈完成討論修改《維護國家安全法》法案(下稱法案),在今日的新聞發佈會上,有傳媒再問及外國勢力在澳門的例子,保安司司長黃少澤回應稱,當局不會講出一個例子,惟外國勢力「非常隱蔽」,以不同形式介入本地各層面,且澳門有「大量個案及情況」。「佢就唔會自己喺心口貼外國勢力呢個幾字⋯⋯澳門嚟講,我哋唔會去講一個例子,但其實有大量個案和情況屬於咁樣。」

黃少澤又表示,法案內容基本上、總體上與之前諮詢文本的內容相同,惟在技術上、字眼上有所調整、修改,有關法案將「好快」送交立法會審議。

訂閱每月紙本

法案主要修訂建議,包括增訂「教唆或支持叛亂」罪,「預備行為」以及「非暴力」手段亦納入犯罪;當局亦建議該法律自公佈翌日起生效。

 在新聞發佈會上記者亦再次就多方面提出問題,包括澳門律師公會認為沒有修法必要,現時的《維護國家安全法》已好完善;法案如何保障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以及法案會否比文本更嚴厲等。

黃少澤曾多次提及於社交網站貼文以及對官方不認同的內容按讚亦「非常危險」,故亦有體媒問及此舉在新法生效後會否涉及違法。

黃少澤回應時重覆指,有關問題當局在公眾諮詢期間已作出「充份解釋以及回應」,意見分析報告亦有「非常清晰」回應。

 黃少澤:在澳外國勢力「非常隱蔽」介入本地各種生態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有傳媒問黃少澤可否就在澳外國勢力舉例?。黃少澤回應稱,當局不會講一個例子,「但其實有大量個案和情況屬於咁樣。」外國勢力會以非常隱蔽的形式存在,或換一種形式去介入本地的政治、經濟、文化等各種生態。

 黃少澤在公佈修改《維護國家安全法》諮詢文本時便被媒體問及在澳外國勢力例子,他當時亦無正面回應。

隨即,黃少澤又舉香港例子,包括香港有媒體長期與外國溝通、香港黑暴分子接受外國組織培訓等。「我哋舉一個香港例子,如有啲媒體係長期去外國進行溝通、去聽取佢哋嘅指示;又或者香港黑暴分子接受外國組織培訓等,這些都是外國勢力的表現方式。」

他又認為,今次修法的內容已體現禁止外國勢力干預澳門及侵害國家安全,而相關內容在《基本法 》第23條亦有規定。

當局早前舉行修改「維護國家安全法》公開諮詢會。

部分修法建議被指損害言論自由等人權 黃少澤:保障人權及自由是法案「最中心」原則

當局在諮詢《維護國家安全法》修法文本時,社會有不少意見批評部分修改建議有損言論自由、人身自由等人權,憂慮動輒得咎。有媒體問及當局在法案如何釋除公眾及新聞團體對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以及人身自由憂慮。黃少澤回應時稱在諮詢期間「充份討論了有關問題、亦充份解釋,報告亦充份回應,(記者)可睇返相關的內容。」

他又稱,保障人的基本權利和自由是整個法案的最中心原則,有關國際公約適用於澳門。然而,保障人的權利、自由不等於可隨意危害國家安全。「現行的《出版法》《視聽廣播法》亦已規定,不能隨意危害公眾安全、國家安全、濫用出版自由都會構成犯罪。」

黃少澤又強調,罪刑法定原則是最根本原則,須有充分犯罪構成要件,「並非任一執法機關或司法機關可隨意決定,這就是保障。」

亦有媒體問及若新法生效後澳門會否跟隨香港禁請外國律師維權,黃少澤回應稱,有關律師在澳門執業事宜,澳門《基本法》以及律師通則都有規定,「只有喺律師公會具有效註冊的律師、實習律師先可以在澳執業以及提供服務,與香港規定不同。」

他又稱,修法涉及的內容屬原則方面的,不能涵蓋所有具體事宜,「喺總體國家安全觀指導下,法案通過後會有一系列法律制度需要修訂或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