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是山選擇了我——麥海峰的跑山夢

113 國安新澳門 論盡紙本

文:大蔥

時間:2022年09月27日 20:20

Mont Blanc山路上的星星點點。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Mont Blanc山路上的星星點點。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剛剛參加了UTMB環勃朗峰超級越野賽(Ultra-Trail du Mont-Blanc)的麥海峰(Leo),成為了今年唯一一位出賽並成功完成了UTMB賽事的澳門人。賽道圍繞阿爾卑斯山勃朗峰一圈,由法國的霞慕尼(Chamonix)出發,沿途經過意大利及瑞士,最後回到霞慕尼,全長約171公里(106英里),總攀升約10000米。UTMB至今已舉辦了19屆,今年單是這個距離的賽事就超過二千多人參與,而每屆一般都有三四成人未能完成,可說是難度頗高的一項賽事。

參加UTMB是眾多越野跑手的一大夢想。「可以說是越野跑界眾人嚮往的聖殿」,Leo告訴我,「主要因為其途中瑰麗的風景、沿途眾多非常熱情的支持者、大會良好的硬件設施及支援、以及路徑的難度等,亦因此吸引了世上最頂尖的跑手參與」。因為有太多人想要參與其中,大會為此對這項比賽設置了一大入場門檻——跑手於最近兩年內完成多場長途賽事,才有資格報名,報名之後還需經過抽簽才有機會正式取得參賽資格。Leo今年有機會參加,可以說是努力加幸運的結果。

訂閱每月紙本

集痛楚與快樂於一身的參賽體驗

身體上的痛楚不言而喻。長時間的行走、不眠不休,在比賽的最後十公里腳趾開始出現痛點,完賽後檢查一下,原來長出了大水泡。但總體來講,由於堅持練習,在身體上Leo保持了相當不錯的狀態,最大的困難是睡意。

「我們這些慢腳要捱兩晚通宵是難免的,第一晚全沒問題,第二晚下半夜開始出現睡意,起初想靠自己意志去克服,不停跟自己對話,後來還跟其他人攀談起來。」最後補眠了十分鐘終於戰勝睡意,直到最後都沒有再睏,見識到power nap的厲害。

ad

行程雖是辛苦,但是感動和快樂也從不缺席。「來到尾二個休息站時,想到終點在望,我會感動到說不出話,就算坐下來吃東西時,都會眼泛淚光。」Leo告訴我這是從未在以前比賽中出現過的心情。
「最後一段返回Chamonix市區時,看到賽道兩旁夾道歡呼的支持者跟你拍手,一陣感動又浮上來。這段路實在是值得慢慢享受,留待日後回味,特別是終點前還有家人在等你一起衝線,之前一切的艱辛都像隨風而逝,只剩快樂。」

2015年香港樂施毅行者團隊。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2015年香港樂施毅行者團隊。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為何會選擇在山裡運動:是山選擇了我

運動的種類千千萬,因為喜歡獨處的個性,Leo沒有選擇球類的運動。「我覺得是山選擇了我。初時親近山是在港大讀書的時候,因為香港到處都是山,加上港大本身就在山上,我在宿舍只需一出門便能上山。」

一次偶然,Leo看到了「樂施毅行者」的活動宣傳——在48小時內完成100公里的行山活動,他覺得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挑戰,於是就默默開始物色隊友準備出賽。「最後終於湊齊腳四人一隊,2014年參加了第一次的香港樂施毅行者。」隊友們各有背景、不同的個性,在幾屆的毅行者活動中,發生了不少難忘的狀況,例如「第一次練『雙坳』(即由北潭凹至荃錦坳),隊友受傷但又堅持繼續的那份毅力」,「有一屆因為原來的隊友有事提出不能出賽,所以中途換了隊友」等等。「和人一起同行多了很多樂趣,一起有講有笑又同甘共苦,這是個人比賽所沒有的經歷。」

山林裡給了Leo無限的自在,「山上風光無限,又能令我暫離煩囂,加上在山野間奔馳飛躍的感覺實在暢快,所以我只喜歡跑山而不喜歡路跑。」因為喜愛山野,Leo喜愛許多大自然的活動,「山就像你的愛人,有很多迷人之處,更有很多待你去發掘的未知。」

不過要親近山,絕不是滿腔熱情就足夠,「你必先要認識他、清楚了解山的變幻無常。他有平易近人的一面,更有令人敬畏的另一面。山又不同於人,他比人大無數倍,人只是其中一點,你若不自量力,山隨時可選擇令你消失於無形。」

Mont Blanc,完賽後和兒子一起跑過歡迎的人群。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Mont Blanc,完賽後和兒子一起跑過歡迎的人群。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越野跑帶來見識世界的機會

除了在山林間行走的快樂,Leo特別向我強調,越野跑帶給他的還有見識世界其他地方的機會。「因為這類賽事一般都會在山野舉行,藉著參加不同地區的賽事,我有機會去不同地方旅行,而且會走過較小機會去的地方,看到一般旅行不常見到的風景。」

例如有一次他去韓國濟州比賽,「第一次見到原來可以在山徑鋪『地氈』,就是在一些較難行的路徑上鋪上用粗麻繩織成的步道,這比起用水泥石屎好千百倍,而且又能使步道變得相對易行。」

「又例如在今次UTMB賽事中,很幸運兩個晚上天氣都好好,我在跑的同時不忘欣賞一下絢麗的星空,第二晚甚至能見到淡淡的銀河。」

Leo說,長途山賽的樂趣在於對未知的結果、沿途各種變數、還有長時間接觸山林的機會,以及黑夜行山的趣味等等,「這些,都是推動我繼續前進的力量。」

攝於韓國濟州島。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攝於韓國濟州島。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作為父親,不放棄自我也是一種對孩子的祝福

開始跑山的時候,也是Leo初為人父的時候,他沒有為小孩停下自己的腳步,仍然堅持走入山林,既是探索自然,更是自我探索。「其實我算是在小孩出生後才正式開始跑山活動的。記得第一場個人且是出國的比賽就是在小孩剛出世不到三個月的時候⋯⋯真的要感謝太太的支持!」也許對於兒子來說,一個可以做自己的父親是最好的身教吧。

對於孩子,Leo並沒有具體的規劃,父親的期待是開放的,「我當然希望小孩都會對跑山有興趣,起碼以後會多個人陪我一起傻嘛。不過其實我沒有也不能強逼他,只是間中會提及跑山的經歷,及有空時帶他到野外走走。」在Leo的社交媒體上,可以常常看到他和孩子在森林湖泊高山的身影。「我最終的心願都是想他多點認識這個世界,多點親近大自然,對自己、別人及環境好一點,那已經很好了。如果他可以在這個過程中有點得著,找到自信、勇氣、謙遜及智慧等,真是三生有幸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