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封先瘋?

111 疫靜封城 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2年08月6日 11:11

澳門今輪疫情自上月十八日爆發至今,紅、黃碼區遍地開花,未計多次重點區域人士及重點人群重檢、複檢在內,一個月內本澳市民至少已參與了十輪全民核檢,同時市民又被要求每日做快速抗原檢測。有網民笑言「個鼻撩穿都未見到『曙光』」。

然而,經過六輪全民核檢之後感染的數字仍未回落,故當局自七月十一日起至七月十八日零時實行更嚴厲的措施讓全澳進入「相對靜止期」,即除特定公司外,所有從事工商業活動的公司、實體及場所暫停營運;除執行必要的工作、購買生活物資等原因外,所有人員須留在住所內;外出時須佩戴KN95或以上標準的口罩。

訂閱每月紙本

一進入「相對靜止期」,一些看似再正常不過的事,如落街放狗、跑步、散步、閒坐等,在這段時間內進行這些「非維生」活動均有機會觸犯《傳染病防治法》法律而被檢控。而何謂「維生」,當局卻未有明確定義,狗隻落街便溺就不算「維生」嗎?

種種防疫措施,長者出門舉步難行。

種種防疫措施,長者出門舉步難行。

更甚,警方在批示生效的首日(十一日)已對市民作出檢控,截至十三日,檢察院已處理16宗涉嫌違反防疫措施的案件,在連日的檢控中,分別涉嫌沒有佩戴口罩、佩戴不符合標準的口罩、吸煙、閒坐、散步或跑步等行為;亦已有兩人罪成,分別判處五及四個月。

在防疫「大晒」下,城市一些珍貴的東西遭踐踏、甚至被消失。市民只想喘氣但遭檢舉、狗隻連「維生」也被禁、口罩須統一⋯⋯人權、自由、人道主義在疫下通通都可以被消失。

在「社會面清零」的政策下,本澳會否步向全面封城目前仍不得而知,但再這樣下去,恐怕這城市未封,市民已經「瘋」、甚至小城都恐已遭「改頭換面」。

落街放狗屬違法

自本月十一日起,市民擅自外出亦有機會觸犯法例,更遑論帶寵物落街。 治安警察局公共關係處處長李德輝表示,市民可於緊急的原因下外出,例如必需照顧不同住的長者等,至於落街放狗,「我相信同維持生命活動必要係扯唔上關係」。

對於警方稱落街放狗便溺屬違法,不少狗主感氣憤及憂心。有網友話,「政府由頭到尾都冇考慮過養寵物的人士,有邊個想落街,但是有一些狗狗不在家中做,必須得落街」,直選議員林宇滔直則批其過分演繹法律、離地、缺常識及同理心。

他認為,警方可以有執法的態度,但無權演繹法律及法規,法庭才有最終的解釋權。而且澳門有《動物保護法》,狗隻的權益應受保障,警方「完全不吃人間煙火」,「做法引起好多反感⋯⋯係冇一個常識以及同理心」。

有市民表示,其家人於十三日凌晨時分帶狗隻出門,但海關以「散步」之名將其檢控,該名市民稱,「只係想維持日常生活,真係咁難?已經搵冇乜人嘅時候,儘量唔去影響人⋯⋯」

警方表示,落街放狗與維持生命的活動無關係。

警方表示,落街放狗與維持生命的活動無關係。

巴士都冇得你搭

於七月十一日至十八日,本澳僅維持最基本公共交通服務,所有使用公共巴士的乘客須出示「特許工作證」及去醫院的人方能乘搭巴士。路線方面,僅安排特定線路供來往醫院及特許人士,其餘巴士路線均暫停服務。

交通局在其新聞稿中表示,「至於須前往醫院接受醫護服務之人士,經向車長或車務人員說明理由,可獲酌情豁免出示有關證件」。惟措施實施的首日,就有需前往醫院就診的長者上巴士被拒載,該名長者即使出示相關證明文件,但仍被拒上巴士,最後他需徒步行至山頂醫院就診。

交通局在回應事件時稱,「市民搭巴士去醫院時,可出示紙本或電子資料便可上車,緊急情況可以召喚救護車,如屬特別情況,相信耐心與服務員溝通後問題不大。」

然而,又有多少長者可以出示預約證明去急診?到現場掛號又要如何證明自己?

長者核檢處處碰壁

從今波疫情開始就有不少市民反映,長者對於健康碼的使用未能掌握,更甚者可能連可上網的智能電話都沒有;亦有不少長者在澳沒有親人可作協助,面對特區政府認為方便、快捷的措施,如網上發佈最新資訊、出入展示健康碼、上載快速抗原檢測結果等舉措,對部分長者來說,這些只會徒增他們的煩惱,只能依靠他人協助。

另外,有核檢關愛站前線義工表示,特區政府發佈新措施或公佈黃碼區的時間未有顧及長者的情況,不少長者沒有接收網上消息的渠道,要在到達關愛站才後知後覺被「轉碼」,並要靠站內人員協助才知悉自己已「黃碼」幾天。防疫措施過於複雜,長者未必能清晰理解核檢流程,進而太過緊張、焦躁自己未能配合當局完成措施。

關愛站義工亦表示,行動不便的長者更是令人擔憂,曾有不同出行困難如:須使用手提氧氣瓶、使用已「甩皮甩骨」的輪椅、生活完全依靠護理工人照料的長者前來核檢。這些長者稱疫情前已少作出行需要,只因要進行全民核檢才作外出。然而,當局有否關注到不斷全民核檢會對這些長者造成非必要影響?

疫情下,市民的活動空間所剩無幾。

疫情下,市民的活動空間所剩無幾。

嬰幼童處於感染風險中核檢
「插完又插」父母感心痛

不少家長形容,嬰幼兒如同「裸奔」般到達核檢站等高感染風險地方進行核檢,更別談當局發放的物資未必適合嬰幼兒使用,對於未能接種疫苗、未習慣配戴口罩、缺外出能力的嬰幼兒,竟因核檢而須處於具有感染風險的檢測站內,家長莫不感心痛、憂慮。

除了參與全民核檢,在今波疫情中嬰幼兒同樣須進行快篩,惟當局所發放的部分抗原檢測棒比嬰幼兒的鼻孔還要大,曾有家長為嬰幼兒進行快篩時造成流鼻血。

醫護前線面對「疫境」衛生當局可有同感?

本輪疫情至今,先後有衛生部門的醫護、治安警、消防等人員受感染。然而,面對這些感染個案時,特區政府每每很快地以本澳疫情的感染來源較多,分析認為個案人士曾於社區內活動,指出這些個案未必在工作期間受感染。

曾有在公立醫院急診工作的醫護及家屬向媒體反映,急症室醫護人員身心俱疲。除工作量增加、擔心感染外,還要疲於每隔48小時的核檢,狀況亦正處於「爆緊煲」中。

疫情期間大部分醫療機構暫停公共服務,有急診工作的醫護指出,現時急症室如同戰亂地一般,而特別急診曾收逾百人,但只得一或兩個人員默默承受工作。當局在回應有關問題時指,會調配人手確保急診服務,亦歡迎醫護前線反映問題。而,早前已有內地人員來澳支援抗疫,實在令人憂慮本澳醫療系統是否已處於隨時「爆煲」狀態。

疫下工作誰保障?

今波疫情截至七月十二日累計逾千六例陽性個案,在疫情下有不少人員堅守崗位,但隨著疫情的變化,不少人員的感染風險或也隨之而上升。在面對工作場所需閉環管理,又或是在工作時有染疫風險等情況下,打工仔應如何保障自己的勞動權益?

現時勞工局的網站有關新型冠狀病毒涉及的勞動範疇問題有21條,其中涉及僱員感染的議題有兩條,如在工作期間感染病毒,是否屬工作意外;另一則為若僱員在工作期間感染病毒,僱主應該如何處理。

但截至今(十三)日勞工局都未有就當員工染疫要如何處理等的問題,或公司以防疫之名增加員工的工作等的情況,為市民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