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持久戰引爆前線怒吼

111 疫靜封城 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2年08月6日 11:11

核檢站外的工作人員。

核檢站外的工作人員。

二〇二二年六月十八日,本澳爆發最新一波新冠肺炎疫情,與之前幾輪疫情不同的是,今波疫情預計至少持續一個月,對於這場抗疫的持久戰,不論前線醫護、核檢人員、院舍員工的壓力是否已經「爆煲」,單從他們在疫情第一週起開始不斷向社會呼救的現象,已道出本澳醫療系統的千瘡百孔。一名抗疫前線家屬形容,疫情下,大部份工作人員都做到幾乎崩潰、「爆緊煲」。

急診醫護詳述搶救病房辛酸

訂閱每月紙本

在今波疫情爆發十數天後,因為一件事,令一名在公立醫院急診工作醫護人員終於無法再忍,向本媒撰文詳述搶救病房的辛酸,「急診(工作)永遠就是最低等的生物,我們的安危亦不值一提。」有一天,一名醫護人員負責為新冠肺炎的確診患者急救,搶救患者後,要求隔離病房收症,對方卻回覆「不收確診,只收紅碼」。

「為什麼隔離病房可以不收確診?那麼到底患者應安置在哪裏?如果有其他市民需要搶救,就不知道到底要在哪裡搶救其他市民。」心裏抱著一推疑問的醫護人員表示,最後該患者在搶救房逗留近10小時。為減少感疫風險,負責的醫護人員在這個漫長的等待過程中,完全沒有脫下防護衣去洗手間,「全身濕透都死撐住」。

「我們為患者搶救插管,本已經是非常高風險,因為你可以想像有多少病毒噴到空氣中,難道急診同事的命就不值錢?我們的家人就應當和我們一起承受風險?」該醫護人員表示,作為最前線的人員,工作風險極高,在急診隨時都可能遇到確診個案,而不是由病房已知確診患者送上來。可是,他們卻連最基本收患者上病房的能力都沒有,更遑論員工宿舍等安排,「為什麼要低聲下氣去求樓上的專科醫生收患者上病房?」

ad

「我們本來就是整個醫療體系的最低層,疫情期間,所有門診、私人診所、衛生中心都停止運作,全澳的患者就是全都逼到急症室。即使是平日的急診,我們永遠沒有權利發聲和決策。」

工作人員步出核檢站。

工作人員步出核檢站。

該醫護人員說,全院有什麼搶救都是由急診去做,或由病房推回急診搶救,「上面的醫生不是醫生?護士不是護士?不懂得搶救?為什麼急診可以有病房,而且可以無上限收症,但又不收上病房,可以70多人在一個大空間,如同戰亂地一樣?」

「成個醫院有院長、院長助理、醫務主任、護理總監等等成班高層,呢批人都唔係從實事去諗。一日到黑只識諗點樣節省人手,點樣制定一堆指引畀你,因為有指引錯就係你個人問題,但從來唔知現實同指引係有差別。」亦有知情人事指出,一個疫情就能知道醫院管理有多「好」,問題歸根究底就是醫院沒有想過會有確診者從R房(搶救房)被運送至醫院,「床位管理任由各科主任係到博弈,話唔收就唔收﹗」

山頂採樣員確診 
衛生局稱未發現其他人員感染

在今波疫情爆發後的第七日,即六月廿四日,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應變協調中心錄得一名於山頂特別急診工作的採樣員確診新冠肺炎,對於該名醫護受感染的地點是否與工作場所有關?衛生局局長羅奕龍就回應「稍後要進行流行病學分析」,但未有發現工作地點內的其他工作人員受到感染;最後事件不了了之。

國際(澳門)學術研究院院長兼政策研究主任高勝文表示,事件說明前線工作人員和核檢義工屬高危工作,當局應為他們提供足夠的指引、流程、培訓、防護裝備和後續支援等,必要時應考慮閉環管理,以減低病毒傳播及染疫風險。

擔心前線醫護酒店交叉感染

有在澳門蛋工作的前線人員表示,君樂皇府公寓式酒店如同「大染缸」,住著澳門蛋A館、C館、高頂的醫護,亦包括紅會、文職、清潔、保安等工作人員,且工作人員亦會流動地支援不同地方,擔心會加大出現交叉感染的可能性。「不同風險的工作人員住在一起,完全是不把工作人員的生命看在眼內。」

「員工一而再受到感染,衛生局應負責,有沒有教導好工作人員如何脫好保護衣?有沒有合適環境給工人員脫保護衣?」該前線人員表示,最近還有一位負責喜來登酒店樓層閉環管控工作的尼泊爾籍保安染疫,質疑並非社區感染。

新葡京酒店未正式封閉前,警員封閉其他出入口並站崗。

新葡京酒店未正式封閉前,警員封閉其他出入口並站崗。

抗疫前線不滿非常時期收窄核檢期限 沒打針須自費促人人平等

是否注射新冠肺炎疫苗,本澳目前已有約九成的新冠疫苗接種率,仍然未接種的人士,自然有自己的考慮,原因可能包括懷孕、需要餵哺母乳、身體不宜接種,又或者不相信疫苗的功能。

一名沒有注射新冠疫苗的衛生局前線人員亦向本媒反映,一直以來都需要自費七日驗一次核酸方可上班,六月底,政府進一步收緊為兩日一檢,而有注射疫苗的人員可作為重點人群免費核檢,該名人員批評做法不合理,「呢個非常時期,仲係咁樣對待我哋(沒有注射疫苗前線人員),真係好嬲﹗」

「如果冇打疫苗,傳播力高啲,檢測密啲冇問題,七日一檢都OK,但點解要自費?(難道)我唔係衛生局員工,我唔係前線重點人群?」不少沒有注射疫苗的前線人員認為這份項新措施不公平,沒有依據,並指出,如果稍後當局再收緊為每日一檢,甚至一日兩檢,沒有注射疫苗的前線人員是否都要自費?促請當局不應再使用疑帶有歧視成份的政策,應人人平等。

對於衛生局傳染病防控處處長梁亦好否認本澳醫療系統「爆煲」,有衛生局工作人員的家屬稱,疫情下,大部份工作人員都做到幾乎崩潰,是「爆緊煲」,希望能儘快取消48小時核檢政策,不要再令工作人員添加壓力。

山頂:員工唔會有怨言

對於前線醫護問題源源不絕,山頂醫院醫務主任李偉成於七月五日的記者會上這樣說:「我哋嘅員工其實係好優秀,佢哋唔會有怨言」,他感謝前線員工一直以來堅守工作崗位,「但不希望不實傳聞、誤導、誤解或溝通問題,令員工情緒受到負面影響。」他稱,不少醫護人員及外判員工確診,大部分情況都是社區感染,在工作時有傳播給病人的風險,加密核檢頻次有助感染早期發現,避免病人受感染。

核檢站內工作人員全部都有衛生常識?

除了前線醫護人員以外,核檢站亦是抗疫的另一個「戰場」。有核檢站採樣員撰文指出,在本輪疫情第15天時,發現一名核檢站內的清潔工人,在距離醫療廢物箱約1米的地方脫掉普通外科口罩傾電話。該採樣員質疑,該清潔工人對醫學沒有基本概念。他說,「當新聞發出來,某公立醫院出現陽性個案,我一點都不奇怪。不過當局強調是社區感染,哈哈,我當然是選擇相信特區啦。」

閉環管理院舍員工以淚洗面 
社工工會:請局長加入閉環體驗

因應疫情風險,社工局自六月廿四日起陸續在本澳三十多間長者院舍、康復及戒毒院舍實施防範式閉環管理措施,有院舍員工表示,在閉環管理下院舍未有合適對待員工,令他們身心俱疲,更有員工每晚悲傷流淚,需要助眠藥物才能休息。澳門社會工作者工會(下稱:社工工會)於七月八日發起行動,呼籲網民以「一人一句」支持院舍前線的訴求。

社工局局長韓衛一句「社會面清零才有望結束閉環」,讓不少前線社工感到憤怒和難過。社工工會指出,連日來聽到院舍前線的職工和同業發出的聲音,知道大家都累了,希望能回家;若閉環未能結束,也必須為留駐的前線員工提供人性化及尊重個人私隱的合適休息空間;各院舍須認真制定輪更安排,讓前線員工能有足夠休息。「這是一場持久戰,員工需要互相接力。請局長也加入閉環體驗一下,好能同理同工的困苦。」

社工局終在七月十二日推出宣佈短期內落實院舍員工出環輪休方案,同時考慮為閉環員工發放額外的薪金、津貼或假期,以示對員工的感謝和鼓勵。

紅碼區內的市民進行核檢。

紅碼區內的市民進行核檢。

義工:核檢站內也分高低

亦有義工反映,每次最艱辛的核檢站服務崗位都是由義工擔任,例如長期需要站立於室外、在日曬雨淋下,負責回應詢問、協助檢查健康碼等崗位。可是,即使站立的崗位缺乏人手支援,站內的公職人員,即使是兩人同時使用一部電腦,也不願意幫忙協助其他需要站立的分流崗位。

七月十一日是本澳第一日踏入相對靜止狀態,該名義工表示,政府採取相對靜態的手段控制疫情,但同時又允許民間義工團體參與組織有關核檢站內的服務,是否有矛盾嘅意味?該名義工促請政府合理調撥受薪公職人員協助核檢站內的抗疫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