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還未下課

大家好,我是一位老師,快要結婚了,同時,也懷孕快要三個月。
我每天下班返到家,就要處理這些,地上的書簿啊,衣服啊,塵啊。然後就去煮飯啊,然後等他回來吃飯。
我很艱難,生活才走到這一步。
我從大學畢業開始,直至現在,一直都是一個中學中文老師。

老師還未下課——第十八話

老師還未下課

文:何志峰

時間:2021年03月10日 1:01

唯一個可量化的,就是完成了學校給我的任務:多少項會議、多少次培訓、多少次評核。我不能定義我的工作,只夠精神去符合被人設計的坑,一個一個的填補上去。

作為老師,我不是知道怎樣才是「真正完結」一項敎育工作。那我還要繼續做敎師嗎?或是,教師就是被設計成……只能對工作項目負責的……職業角色罷了。

等一下……

可能媽媽也是,她當年沒有甚麼學歷和能力,但也不是不可以選,她可以去做清潔工、做廚房工。最後卻選擇了製衣,每天來回工作,車衣、交貨、收錢,然後與工作兩不相干,下班後再沒有半點關係,不都是這樣嗎?

如果問媽媽的車衣生涯中,最喜歡車過哪一個款式,她應該不會答得上來,因為無論車任何款式的衣服,最後都不是她的。衣服並不是她設計,穿的也不是她。她的滿足感也來源於車完那件衣服,之後換來那一張可以兌換薪水的小票。

然而,她的身份是甚麼?就是我媽媽,就是車衣工人。完成工作,下班回家。加班工作,帶我們去海灘。做完一間製衣廠,又一間製衣廠,然後我就大學畢業,她就沒有再做衣服了,退休了,在家當我的媽媽。這是上一代的生存軌跡,現在到我們這一代了,不是應該順著這樣的生活走下去嗎?

另外,說真的,原本如果不獲聘,可能未來一年只是窮一點之後再窮一點⋯⋯那是他原還有足夠薪水可以支持我倆生活,然而,現在就不同了,寶寶快要出世了。能否繼續獲聘,繼續可以留在這個學校工作,現在成了是我最優先考慮的事。

如果是媽媽,她應該不會想這麼多有的沒的。她一定會珍惜這一工作,繼續做下去。小時候她常常說︰「阿媽讀到小學畢業,來到澳門有份工車衫好好了。你將來讀多點書,找一份工作不像現在我這樣手停口停的,安安穩穩的生活,我就心滿意足了。」

我現在不就像當年她對我說完一遍又一遍,希望我過的生活嗎?我還有甚麼好埋怨呢?

我現在還不滿,是不是我心頭太高了?

他工作多累啊,不是都陪伴在我身邊,沒有發脾氣嗎?我不是一直都是好女兒、好學生、好伴侶嗎?媽媽覺得我是好女兒,是因為她覺得我做得好,同樣,老師和伴侶都會認為我做得好,我才會在他們心中成為好的學生和伴侶。

現在,我成為了一個老師了,我不是應該努力的完成每一項交付的任務,平平順順的過日子,在社會,成為一個︰「好老師」嗎?準時老師不無道理啊。

媽媽認為的好老師,

丈夫認為的好老師,

學生認為的好老師,

老師認為的好老師,

都好像並不是同一種老師。

不過,不要緊,我不是一直都是為當一位好老師而努力嗎?

(這一段時間,我都有為Maria的手機充電,希望……)

突然!

校長,甚麼事?

「x老師,請你進來一下。」

「x老師,請坐下,聽說你遇到一些不如意的事。如果你想說,可和我講,我可以聽。」如果是平時聽到這一句,我可能會感到終於被瞭解了,甚至會想哭。校長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說話只會說出重點,並不會說多餘的廢話,即使是早上給他打招呼,他也只是淡淡地說「早晨」然後繼續在校園內巡察。今天,他第一次給我說這麼長的話。

今次少有的,講話中好像比往常有點不同。不太像是帶著善意的,他這樣表態更使我非常不安。

「其實你不用講我也知道,我也不是沒有當過老師直接當校長的,我當老師也當了很長時間,甚麼人也見過。我明白老師的難處,很明白,真的,你辛苦了。

你也快當媽媽了,我想,你會明白家長的心也是肉造的,或者你現在會想,Maria媽媽的態度可能有點出格,甚至很難溝通。但反過來說,他們將小孩帶來我們學校,也就是將希望寄托給我們。學校和老師,不是一直被社會信任嗎?我們是專業人士,敎育下一代是我們的專業,在情在理我們也比其他人懂得更多、包容得更多。如果家長不懂,甚至你覺得他們無理取鬧,應該包容他們。並不是每位家長都懂得敎育倫理和方法,他們不懂我們只能遷就他們,他們怎麼發脾氣,記著,我們都不可以反擊,從來就沒有老師向家長發脾氣的。Maria 媽媽說,她和你面談時發現你的態度很有問題,沒有反應,而且有點一反常態,她向我反映了。她很生氣,並且向我作出了嚴正的投訴。

請你記住,如果她去敎青局投訴之類的事情發生,到時我很多方面都會無能為力,事情可能會到我無法挽救的地步。家長們信任學校、信任老師,或許家長們都覺得所有老師都一樣,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x老師,你不一樣,你是一位專業老師,也快要成為一位母親,你會清楚學生們需要甚麼,是的,誰有敎育學位都可以當老師,但用心的才能做好老師。你願意繼續作個好老師嗎?就好似當初你入職一樣,英姿颯爽,大家一看就知道你是好老師,掩蓋不住你自身發出的敎育品格。記得嗎?記得嗎?現在,就看你如何維持著你那一種品格?…(靜默)…x老師,說真的,大家每天來學校就這麼幾個小時,然後就回家了,再生出甚麼額外的事端,那就無謂啦。

另外,科主任和老師們都一致同意。他們觀你的課,覺得你講得太好了。講解一首詩可以如此感動,真的是不簡單。所以,他們向我推薦,就用你這一節課的內容,作為校本培訓的公開課,時間內容上學校再開會詳談,到時澳門各大名校都會挑選老師來我們這裡,看你上這一節課。你就好好上好這一節,為我們學校爭光吧。」

跟我講這一堆東西是⋯⋯?

我還做得不夠好嗎?

我專業不夠格嗎?

我不包容學生了嗎?

我為甚麼連無理的家長都要一併包容?

待學校幾個小時就各自回家?我這一生都將會都花在學校裏啊。

我覺得他講是騙人的,他自己都沒有品格。講到無話可講,連拐帶騙的一輪話,倒說得冠冕堂皇啊。

面對全澳挑選出來的老師講課,這種「好事」為何攤到我頭上?不是有別的更好的老師嗎?特別是這一項,我整個狐疑,腦子內一片空白。

最近發生太多事,我承受了。誰知,校長再丟下一句。

「這一節公開課,我相信你。就好像你電視上一樣,完美的完成任務。」

我想起了準時老師對我說的,「做『好老師』,做好『老師』」。

頃刻間,我沒有再多絲猶疑。

我的馬上堆滿笑容。

「校長,我,是一位專業的老師,我會維持我的專業質素,將學生敎育好。」

校長很滿意。

但我沒有說別的,他想要見得到的品格,我就給他。

我將Maria的手機,交給校長。既然Maria的母親都已經找上校長了,就讓校長將這一件物件交還給學生。

再沒我的事了。

一出門口,電話響起了。是媽媽。

「喂,為何總是不接我的電話?我敎你的會了嗎?放學就放學,收工就趕快回家。我還要敎你做菜,你當了別人的老婆和媽媽還不會做菜,你唔醜我都醜。你要聽媽媽的話,一定不會有錯的。」

校長也曾經告訴我,我是一個好老師,現在我再也不想相信了。

包括你,媽媽。

(待續)

作者電郵︰

[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page

https://bit.ly/2Lxih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