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還未下課

大家好,我是一位老師,快要結婚了,同時,也懷孕快要三個月。
我每天下班返到家,就要處理這些,地上的書簿啊,衣服啊,塵啊。然後就去煮飯啊,然後等他回來吃飯。
我很艱難,生活才走到這一步。
我從大學畢業開始,直至現在,一直都是一個中學中文老師。

老師還未下課——第十五話

老師還未下課

文:何志峰

時間:2021年03月1日 0:00

本來只是尋常日子,但未料到今天是校長生日,有狗腿同事說擇日不如撞日,和校長一起去吃一餐吧。校長一開始不好意思,一輪擾讓最後說由他請客,那同事早準備好生日禮物與花束,要大家湊錢。

「負責」的一位老師來找我,說︰

「別忘了今晚校長請大家吃飯,要記得啊。特別是X老師,你是我們之中最優秀老師。」

真噁心。

我說,「我今天有點不舒服,我不去了。」

「那禮物的錢……,算了,也不差你一份,去吃的人湊就好。」

我不知道是否要多謝這位老師,昨天讓我感受到前所未有冷漠的同事之中,他也是其中一份子。只過了一夜,她竟在教員室中嘻笑穿梭,昨天在我身上的毀滅好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對了,新來的同事要不要去啊……」

他向那位社工姐姐走去。

「社工姐姐,校長生日你要不要一起去吃飯啊?校長請客,我們湊錢送個禮就好,X老師不去,她那一份你來頂上吧。工餘時間我們要聚集聚集,聯絡一下彼此的感情。我們學校就像一個大家庭,要融洽一點啊。那天發生那麼大件事,誰知,你明年還在不在這家學校了。……別緊張,講笑咋。」

我討厭這種講笑,這種講笑,更像要脅。對於新同事,更像霸凌。

我看著那位新來的社工,有點不知所措的樣子。啊,我記起來,剛剛當老師那陣,有一次,被頑皮學生氣哭,一個人坐著一樣的位置上,也像她一樣不知所措。心想,我為甚麼要為那一對13歲小孩子分析道理!?只是一個男生發脾氣,把小女生推倒,說她送甚麼口紅給媽媽因為媽媽是妖精,兩個一言不合就打起上來。我趕忙分開他們,拍拍女孩安撫,那個衰仔還向我吐口水。雖說我是成人應該原諒小孩,但這也讓我在其他學生眼中被羞辱,是我第一次覺得當老師有多麼沮喪︰我不想幹了,我想離開,我媽都沒有這麼對我過,為甚麼我就得要忍受下來。孩子可以哭,我是老師,我不能哭。後來他的班導師知道了,過來安慰我,說這個男生的媽媽和別的男人跑路了,只有爸爸照顧,動不動就打罵,青春期的孩子是這樣的,情緒不穩定,動輒口不擇言。沒有辦法,我們只能在學校理他,他家事,就無能為力了。

想那一刻,我的心情有點舒坦,好像剛剛挨欺負的女孩得到老師安慰一樣。那位前輩老師已經退休幾年了,我能遇到這樣的同事多好啊。

記起那前輩當年對我做的,看到社工姊姊這般神情慌張,即使經歷過昨天的事,心中依然空蕩蕩。但始終不忍心。我靜靜坐到她旁邊,拍拍的肩膀,小聲說的說︰「你做得不錯,很好了。不要太介懷,處理這種事,誰沒有第一次呢?」她好像有點不好意思,但眼神卻又似解了鎖一樣,沒有了心驚膽顫,變成舒坦和釋然。

她心情轉變,我對自己的從受屈辱過後的空洞,就更加憎恨和難受。

其實我更想對她說︰你不應先對孩子道德判斷,大人不知道來龍去脈就某小孩「犯錯」?那是指責。十幾歲小孩當下做過什麼,就算她自己都未必知道。

但我又很怕對她講出口,我也不該說,若她是一個偏激的人,只要來這一點點負面訊息,在這刻,便會無限擴大,聽成是我對她的落井下石。軟弱而又神經質的思緒會不堪一擊,同事關係只是一線之間,甚至可能將我看成是刻意的攻擊。

社工姐姐說︰「會不會像剛才那位老師說的,往後收到中心的投訴,我就不能再來這裡工作啊?」

對呵……,不能再來這裡工作怎麼辦? 我正在想的不是她,是我自己。

這次好像到她說了不應該說的話…

她若不能來這裡工作,就被派到別處當社工。我卻不一樣。Maria母親揚言要到教青局投訴我,如果立了案,會轉介到校方,到時可能不只接受批評,甚至影響教師評比,可能學期末的續聘都成問題吧。她說因而這幾日輾轉反側,無法安睡。被她這樣一說,頓時像一桶冰水倒在我身上。每個人難處都論相同,不該比較。被她說出來更刺到我的心。我面對的是房貸、小孩出生、丈夫轉工……我可以哭嗎?

她接著說︰「我本來準備可以很快開始還我的大學學費貸款,我媽媽開始老了,她說她還可以工作幾年,我希望可以在這幾年間有點餘錢去讀碩士,趁年青學會更多更多……」她非常焦慮,心情時好時壞的,她慌了。

「沒事的沒事的,應該還沒有這麼糟,別想太多吧。」

這是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我當初並不是為了要保住工作才去讀教育學院的。

她說︰「我真的好喜歡我的工作啊,我大學時就對青少年工作充滿憧憬,沒想到前線工作充滿變數,和教授說的理論完全不同的,我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我想,可能我沒有依照老師的教導去實踐,我太失敗了。」她的眼神充滿了愧疚,有一刻,我甚至覺得自己就要原諒她了。

「別擔心,慢慢來,你會是一個好社工。」

「謝謝你,日後在教育的道路上,希望您多多指敎。」我會覺得她會是一個好社工。

她至少還會傷心。

社工姐姐忍著她的恐慌,努力回到平日的工作。她桌上堆滿不同的學生檔案︰家庭失能、受虐、情緒障礙、精神障礙、融合生、資優生,還有單親、早戀、性教育……,怎麼可以被單單一個Maria打擊?一個個喊叫的生命在這一堆檔案裡頭,但我們依然無法停止各自的恐慌,在工作程序上充滿焦慮,這也是種傳染病嗎?

為甚麼我們要這麼提心吊膽地工作?

怕做錯事,就不要多做事,只在自己的範圍內做好工作,今次社工姐姐只是多幫了一件,結果卻弄成這樣「一鑊粥」。她的恐懼也未見得是多餘,如果家長真提出投訴之後,就是看校長要不要頂衍生出來的壓力,如果校長不願意,就讓她的機構再重新安排工作調度,去其他學校或在別的團體裡擔當青年工作吧。

Maria事件,先不管她是否處理得當。日後,我看她一定不會在這樣「多管閒事」,不再去理會原來不屬於她職權的事,按章工作,只管好手頭上的,大概不會像今天這樣不堪。

為學生負起責任是天職?但是,在這個環境,評比或續聘與否,都是直接控制著前線教師的手段。附屬在教育系統的社工,是否也感受到了?

本來,我也是想進一步為Maria做點甚麼時,身邊人一再強調不要理太多其他人的事,我才逐漸意會到的。經過今次,我覺得「釐清責任」的建議沒有錯,甚至我也只能如此了。

唉,想到這樣,我自己未來好像更不堪。

現在我有點後悔來安慰這位社工姐姐了。

(待續)

作者電郵︰

[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page

https://bit.ly/2Lxih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