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安居幾時有論盡紙本
繼2017年《論盡》紙本專題「安居難」,今期專題再次探討本市的住屋問題。當年的《論盡者言》提出何謂宜居的命題,明顯地直到今天,該命題對政府而言而非必答題。當年的問題仍然存在。最新一期經屋申請猶如幸運大抽獎,逾三萬多合資格申請者爭奪3,011單位,簡直杯水車薪。無論對公屋恆常供應以及用作公屋建設的儲備土地等,歷屆的政府交出的都是白卷一張。及至現屆,政府則以A區計劃中的兩萬四經屋單位以及四千社屋單位成為「免死金牌」,應對任何對公屋供應數量或房屋政策的質疑。

古樹的文化風景 該如何守護?

091 安居幾時有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0年12月18日 10:10

澳門最古老的高山榕位於觀音堂。

澳門最古老的高山榕位於觀音堂。

特區政府於今年11月更新《古樹名木保護名錄》,亦是繼今年6月觀音古廟內4棵私人古樹納入《古樹名木保護名錄》後,再有私人古樹被納入名錄之中。市政署表示,今次的更新除將公共地方的12株古樹及一株名木納入名錄內,也把宗教場所、文化遺產保護區等地點為主的53株私人古樹納入《古樹名木保護名錄》中,現時《名錄》古樹名木合計共有584株(見表1)。

總數比2016年的558棵有所上升。然而,名錄上數目的增長主要來自私人古樹;公共地方的古樹因為颱風、病害等多種因素,數目正在減少。同時這幾年間,又有沒有位於私人地段、但未被納入名錄的古樹也由於天災病害等因素已無聲無色消失?未來,我們又應如何更好地保護身邊的古樹?

按照《文化遺產保護法》相關規定,私人地方的古樹屬持有人管護,持有人或業權人代表應定期檢查及跟進古樹的情況。

按照《文化遺產保護法》相關規定,私人地方的古樹屬持有人管護,持有人或業權人代表應定期檢查及跟進古樹的情況。

歷史文化活見證 
反映澳門特色

在城市生態鏈中,大樹的生態功效可以是同體積諸多幼樹的數倍甚至數十倍1。而樹木除了提供氧氣,供人遮陰納涼,更是一道文化風景線。澳門開埠至今四百多年,一棵棵古樹正是歷史的活見證。事實上,澳門歷史悠久的地點都不難發現古樹。例如澳門半島的觀音古廟(古時望廈村)有樹齡500年的海南蒲桃、全澳最古老的雞蛋花,媽閣廟有百年古木棉,及至氹仔卓家村、路環市區、九澳村、黑沙村等古村落都有百年古樹守護,無聲訴說城市的變遷。同時澳門幾乎每一座炮台所在地都保留有大樹或古樹。據《樹載濠情——澳門古樹名木》一書所述,建於明朝的大炮台及建於清末的馬交石炮台,在多個炮台中保存的古樹數目最多,也反映了炮台的歷史。

位於瘋堂斜巷8號的古樟樹。相片來源:新聞局

位於瘋堂斜巷8號的古樟樹。相片來源:新聞局

澳門的歷史上的多元與開放也見於古樹的品種。例如本地常見的鳳凰木,據講其原產地是非洲馬達加斯加,明末時由葡萄牙人經澳門傳入中國。白鴿巢公園所在的小山也因自清朝開始就種有鳳凰木,因而被稱為「鳳凰山」。還有雞蛋花——雞蛋花是佛教的「五樹六花」之一,在歐洲的文化中,據講有象徵「復活」的意思,故在澳門的廟宇及一些教會墳場都不難看見雞蛋花的身影。相傳這樹種是明清兩代從緬甸、印度等地,或由東南亞和澳門的葡萄牙人、台灣的荷蘭人等等傳入中國,也印證了澳門在歷史上曾是東西方之間重要的貿易港。而同時,澳門不少古樹的品種屬於常作風水樹的植物如羅漢松、樟樹等,顯示出澳門有趣的宗教與風水文化。

* 政府於2016年10月首次公佈《古樹名木保護名錄》共有古樹555棵(另有名木3株)。當時有聲音質疑,這數字連同當局聲稱下階段會處理的170棵私人古樹,合共約725棵,但在2013年初民署出版的《樹載濠情——澳門古樹名木》中,紀錄到的古樹共有792棵(另有名木3株),即短短4年間減少了67棵。當時的民政總署回應稱,《樹載濠情》的792棵古樹,除當時《名錄》公佈的555棵古樹及那170棵私人業權內的古樹,還有地權尚未清晰的古樹、由於颱風及病蟲害等原因而死亡或風倒並已移除之古樹等,但未有進一步透露各類情況的數字。 ** 此數字根據2020年6月市政署新聞稿。 *** 根據市政署回覆的數字計算。

* 政府於2016年10月首次公佈《古樹名木保護名錄》共有古樹555棵(另有名木3株)。當時有聲音質疑,這數字連同當局聲稱下階段會處理的170棵私人古樹,合共約725棵,但在2013年初民署出版的《樹載濠情——澳門古樹名木》中,紀錄到的古樹共有792棵(另有名木3株),即短短4年間減少了67棵。當時的民政總署回應稱,《樹載濠情》的792棵古樹,除當時《名錄》公佈的555棵古樹及那170棵私人業權內的古樹,還有地權尚未清晰的古樹、由於颱風及病蟲害等原因而死亡或風倒並已移除之古樹等,但未有進一步透露各類情況的數字。
** 此數字根據2020年6月市政署新聞稿。
*** 根據市政署回覆的數字計算。

古樹漸少 如何保護?

然而,數字顯示,在澳門《古樹名木保護名錄》中位於國有土地的古樹數目正在下跌,由2016年的555棵降至目前的525棵。據市政署提供的數字,有24棵因颱風「天鴿」、「山竹」及「海高斯」吹襲而倒塌,因病害及其他原因而損失的古樹也有20棵。另外,2020年8月颱風「海高斯」襲澳後,市政署也曾表示,在《古樹名木保護名錄》的520株古樹名木中,有194株古樹有枝條折斷,4株被強風吹倒,另有3株待入名錄的古樹亦被吹斷。

位於崗頂劇院的古榕樹。相片來源:新聞局

位於崗頂劇院的古榕樹。相片來源:新聞局

究竟古樹又有哪些常見問題?市政署日常如何保護古樹?市政署回覆《論盡》查詢時表示,樹木與其他物種一樣均有其生命週期,保護古樹於不同樹種及情況存在不同的難題。市政署有邀請內地科研單位合作,共同進行古樹復壯及病害蟲防治等工作,對不同樹種古樹做復壯措施。例如位於加思欄花園的九里香,早年部份分枝被真菌感染,2009年1月時已呈衰弱狀態,幼枯枝多,部份主枝腐爛和枯萎。當時人員用工具將枯枝、腐爛組織和腐生的擔子菌清理乾淨,之後噴施殺菌劑和殺蟲劑進行滅菌消毒、防蟲處理。另外,施放各種營養基質、緩釋肥、微生物肥、促根劑等改良土壤加促根部生長。及至2011年3月,該樹情況已由衰弱改善至約50%樹冠桔萎、葉黃,而到2019年10月,該樹長勢已基本維持良好狀態,未見異常。

翻查2013年出版的《樹載濠情——澳門古樹名木》,九里香在澳門雖算常見,但古樹僅有3株,分別位於盧廉若公園、何東圖書館及加思欄花園,其中以加思欄花園的九里香古樹最老,當時樹齡已達180年。

澳門基督教教堂及墓地的雞婆花古樹最多,共12株。相片來源:新聞局

澳門基督教教堂及墓地的雞婆花古樹最多,共12株。相片來源:新聞局

白鴿巢公園內一棵假柿木薑子古樹,去年9月證實感染褐根病,今年3月被發現已枯萎,需要移除。假柿木薑子樹是重要的招鳥樹種,木材可作傢俱,民間用葉外敷治關節脫臼。圖片來源:市政署網頁

白鴿巢公園內一棵假柿木薑子古樹,去年9月證實感染褐根病,今年3月被發現已枯萎,需要移除。假柿木薑子樹是重要的招鳥樹種,木材可作傢俱,民間用葉外敷治關節脫臼。圖片來源:市政署網頁

古樹其他的常見問題包括有「樹癌」之稱的「褐根病」。例如據市政署網頁公告,今年3月,白鴿巢一株染病的假柿木薑子古樹已枯萎,需要移除。市政署指,褐根病是本澳爲害最嚴重的樹木病害,屬土傳病害,主要為害木本植物,涵括所有常見綠化樹種和灌木。其具有較強的傳染性,防治難度大,染病樹木根基部壞死及腐朽,樹木基部失去健康的根部作支撐及吸收營養,可導致樹木死亡甚至倒塌。對古樹進行之一般養護及救治措施包括修剪、支撐加固或移除病樹。由於檢測困難,故須結合地上部病徵、健康狀況、樹種、立地環境、風向、人車流量等綜合評估,制定處理方案。在預防監察方面,對褐根病發生較集中、嚴重的區域(松山、白鴿巢、螺絲山、望廈山)進行調查及定期監測。

市政署:有序推展將 私人古樹納入名錄

而私人古樹方面,猶記得政府曾於2016年10月首次公佈《古樹名木保護名錄》時曾表示,下階段將整理位於私人地方約170棵的古樹資料。4年後的今天,終於有57棵私人古樹先後被納入名錄之中。市政署解釋,位於私人物業內的古樹,屬私人財產,需獲業權人同意方能進入有關物業對古樹作調查;當中更有部分私人土地的權屬不清及存在爭議,涉及問題眾多及繁雜,過往,名錄以公共部門管理的古樹為主,考慮到古樹是自然和前人留下來的寶貴財富,見證澳門歷史的發展,是重要歷史文物的一部份,故市政署已有序地進行將全澳私人地方的古樹納入名錄的工作。而按照《文化遺產保護法》相關規定,私人地方的古樹屬持有人管護,持有人或業權人代表應定期檢查及跟進古樹的情況;如有需要,可透過書面方式向市政署申請提供技術支援。市政署已制定《澳門古樹名木養護指引》,供私人地方古樹持有人或業權人代表參考。

加思欄花園的九里香古樹,是本地該品種的古樹中最老,樹齡逾180年。九里香繁花茂密,很適合庭園栽種。其枝葉也可入藥,外用可治牙痛、跌撲腫痛、蟲蛇咬傷等。

加思欄花園的九里香古樹,是本地該品種的古樹中最老,樹齡逾180年。九里香繁花茂密,很適合庭園栽種。其枝葉也可入藥,外用可治牙痛、跌撲腫痛、蟲蛇咬傷等。

古樹保護 需一同關注

至於未來的保護工作,市政署表示,將強化古樹的恆常巡查和管護機制,透過更具針對性的護樹工作對古樹進行護理和復壯,包括定期聯同樹木及生態保育專家對納入《古樹名木保護名錄》的樹木進行整體性的健康評估;採取一年至少一次的恆常巡查,監測古樹的整體生長勢、病菌蟲害、立地條件等,並根據古樹的健康情況進行評級,制定具針對性的養護復壯方案,透過修枝整形、加設支撐架、施藥防治病害、修補樹洞及損傷、改良土壤等不同措施,對不同級別的古樹進行護理。

位於鄭家大屋的古桑樹。相片來源:新聞局

位於鄭家大屋的古桑樹。相片來源:新聞局

另外,為加深市民對古樹的認識,市政署表示計劃將展開古樹牌更新工作,在牌上加設古樹專屬的二維碼,而如市民發現古樹有異常情況,歡迎與該署聯絡。

城市環境不斷改變,古樹以至一般樹木的生長環境也受到各種挑戰。誠然,樹木有其生命週期,也會生老病死,但澳門不應只有一代的古樹,而是應不斷有樹木能成為古樹,讓澳門的樹木故事能繼續延續發展。是以,樹木的保護需要我們不斷共同關注。下一次公佈《古樹名木保護名錄》時,會有多少新成員,又會有多少被除名?樹木的品種又會有哪些變動?究竟我們可把怎樣的風景留予下一代,就看我們這一代的努力。

注1:《樹載濠情——澳門古樹名木》,民政總署,2013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