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總規何時來論盡紙本
說了五年,澳門仍然未有城市總規。法定規劃關乎澳門的未來發展,以至土地能否合乎公眾利益地,為民所用。這五年間,時間、機會一點一滴地流走,澳門就白白地錯過了五年。臨近換屆,閒置地再次回到政府庫房了,如何合理規劃、善用土地、還澳門人一個理想的生活質素,當是新任特區政府重要任務。

總規一直拖 方便「各司各法」? 陳德勝:必須追究

078 總規何時來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19年10月27日 11:11

陳德勝出席時事節目時就指出,在未有編製澳門城市總體規劃等出台前就成立都更公司,可能是浪費公帑。

陳德勝出席時事節目時就指出,在未有編製澳門城市總體規劃等出台前就成立都更公司,可能是浪費公帑。資料圖片

工務局局2019年8月回覆議員質詢時曾表示,已經收到研究單位提交的城市總體規劃草案,完成內部審核和諮詢其他部門後會進行公開諮詢。工務局局長李燦烽2019年7月曾指,目標在現屆政府內完成首階段技術草案。城規會委員陳德勝認為:「為何他們一直拖城規到現在都不出?方便各司各法,各有所想。因為有規劃,就不能做自己的想法。」對於這屆政府即將完結,城市總規遲遲未出,他直言,必須要追究。

總規未出 三軍先動?

陳德勝指,政府一直未有向城規會介紹總規投標與中標的公司,總規拖延至今仍只是草案,而草案亦尚未見影,必須要追究。他又指,城規會是正式的諮詢組織,亦是由特區政府委任,但雖然現時澳門政府收回了很多土地,政府卻都沒向城規會交待土地的詳情,包括有多少是熟地、多少還在打官司等。「城規會就是把守着《城規法》,亦是結合《土地法》大家去推動社會未來二十年、三十年甚至五十年的建築、生態文明、我們所有人的生活圈、商業圈等等。但我們作為對口的城規會,從來都沒有這些資料。我們想知道,就只是斷斷續續上政府的網,去看一些土地的屬性,或看一些政府突然推出來說要發展成甚麼。」

當下觸目的城規項目之一,自是都市更新。今年5月,陳德勝出席時事節目時就指出,在未有編製澳門城市總體規劃等出台前就成立都更公司,可能是浪費公帑。今次受訪提及總規,他也直言,城市總規至今尚未出台,對澳門有極大影響,包括產生如青洲山、新世紀王府大飯店等保育與發展問題,亦影響着都市更新與北區。「矛頭就指着祐漢七幢樓。但當七幢樓重建時,有否影響日後的規劃?有否影響青茂口岸與祐漢的連結?馬路是否需要擴闊?」「有否機會將建築物因不是受限制,不是航空區不是保育區而放高?可否利用規劃,加大容積做一些公共設施和地下空間?」「城市規劃不只舊區重建,還有生活圈、道路網、法律。」

陳:城規會主席
不應是工務局局長

《城規法》於2014年生效,城規會亦隨之成立,並讓澳門的土地議題放在公眾的討論平台上,是除了立法會外唯一一個公眾可以即時親睹的會議。所有事都攤在陽光之下,是好事,但這幾年間,城規會的體制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打擊」:秘書處被削、主席由運輸工務司司長變成工務局局長等。這幾年間,不斷有聲音指,城規會秘書處被削後,委員與主席的溝通差了,特別是以前的秘書長是城規廳廳長,對整個局面是有掌握及了解,作為一個協調人的身份去處理相對較好。
而主席由運輸工務司司長變成工務局局長後,部門與部門之間的配合亦變差了。有意見旨,工務局局長當主席,委員還有交通局、環保局、市政署等部門,他們之間的協調和聯繫都不如司長任主席時好,無論司長是劉仕堯還是羅立文,但現在做法是令到城規會的平台效果被削弱。

對於城規會現時的制度局面,陳德勝形容「自己的內心流住血和淚」。「因為城規會肩負着澳門未來的發展是相當重要,但我們由上任都現在,都沒有正正式式討論過一幅土地的規劃。」

規劃條件圖的不算?「規劃條件圖是工務局搵我們笨,我們幫他去背書。我們不是他們的職員。」「即如狗場應否放四間學校?我們絕對反對,因為只是用家的要求,而忽略了其他部門的城市規劃,包括道路和生活圈,他們沒去看。」

城規會委員陳德勝。

城規會委員陳德勝。

「現在的政府就是『各司各法』——各個司長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而沒去顧及其他,包括其他部門和市民的感受。」陳德勝說,「為何他們一直拖城規到現在都不出?方便各司各法,各有所想。因為有規劃,就不能做自己的想法。」

今年5月,城規會通過在54.5米高的青洲山的山腳擬建最高50米大廈。當時多名委員有關項目將影響景觀、周邊環境以及空氣流通等。而工務局稱,該規劃條件圖草案是根據2010年青洲都市化整治計劃的基礎上編制。文化局則稱,有關限高無損預留景觀。6月,廉署發報告狠批,工務局在未完成「青洲都市化整治計劃」的修訂就批出青洲山地段建築項目的規劃條件圖,違反《城市規劃法》規定,這種未檢討規劃先批准項目的做法不僅本末倒置,難免令人產生「偷步」的質疑,而且會導致規劃的效力大打折扣,不符合「合法性原則」。

「我認為,不要重蹈覆轍的是,城規會的主席不能由工務局局長去做,因為球證球員都是同一人,會產生城規會內多年來的碰撞。工務局批了,他自己也是工務局的局長,也是城規會的主席,難道自己反對自己?他未曾開始時,黑或白已填下去了,讓我們去說。他若填了黑,大部分人都說黑,他當然高興,有甚麼事都不是他的事。」

建議新政府:兼聽則明

還有甚麼建議給下任特首?陳德勝指,自己也曾拜會候任特首,他也很同意自己說城市怎能沒規劃。「他也希望像我們這些在地區活躍的人士多些給意見。我們從來都給意見,但我們從甚麼渠道?政府不見我,我去哪裡發言?像下環防洪治水,現在我在這區,最落力是我了,但說到防洪治水,有否邀請勝哥?入信去也不見。政府有沒有去聽意見?」「你跟全世界說諮詢,諮詢不能找特定的團體、特定的人。」

「所以賀生說去多聽,我希望第五屆的政府亦是講得出做得到,不要像現屆,認為勝哥講了一些不中聽的說話,就拒絕做朋友。」「大家傾,有個共識,你出來時大家都鼓掌。為何一定要你講,市民不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