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總規何時來論盡紙本
說了五年,澳門仍然未有城市總規。法定規劃關乎澳門的未來發展,以至土地能否合乎公眾利益地,為民所用。這五年間,時間、機會一點一滴地流走,澳門就白白地錯過了五年。臨近換屆,閒置地再次回到政府庫房了,如何合理規劃、善用土地、還澳門人一個理想的生活質素,當是新任特區政府重要任務。

整合規劃 保護建築 Nuno Soares: 讓澳門有世界級的生活質素

#078 總規何時來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19年10月27日 11:11

CURB—建築與城市中心的創始人及總監Nuno Soares。

CURB—建築與城市中心的創始人及總監Nuno Soares。

《澳門都市更新制度》現正進行諮詢。諮詢文本中引入俗稱「強拍」制度(即定立樓宇重建業權百分比),此自是備受爭議的焦點所在。民間組織CURB—建築與城市中心的創始人及總監Nuno Soares就憂慮,大量未被評定的舊建築會因強拍比例下降而被拆毀,令澳門城市風貌巨變。他亦指,澳門首要是訂定城市總規,通盤整合澳門的規劃,又期望總規可在生活質素方面提升澳門成世界級城市。

強拍比例下降 憂舊建築大量被拆

政府於10月11日至12月9日進行《澳門都市更新制度》公眾諮詢。當中提到不再劃定特定範圍作重整;而就啟動重建的比例提議,文本就建議樓齡30年至40年的樓宇,需要90%的業權人同意;樓齡 40 年或以上的樓宇,需要80%的業權人同意;被權限部門認定為殘危或危及公共衛生或安全且已被拆卸的樓宇,需要60%的業權人同意。

Nuno Soares坦言,過往澳門不少舊建築沒被拆掉,原因之一正是因為需要百分之一百的業主同意,擔心很多有特色的舊樓會因新法通過而消失。

「在澳門,很多建築沒被評定我們都不知道,因為它一直都在,所以它們看似已被評定,其實沒有。」「我們常說澳門的保育比香港好,在澳門看到很多舊建築,這不是因為他們受到保護,而只是他們尚未被拆。但如我們有了新的法律,降低了同意比例,它們就會被拆。」而這將會為澳門的面貌帶來重大改變。「目前,很多本地中式建築、圍,都未評定。這類型的建築尚未受到保護。他們有60年樓齡了,狀況也不好。有人就會覺得,拆掉重建吧,這會很危險。」

「為一些人,這可能是好事,因為澳門將有新的風貌,會有更多新建築,但我非常擔心。」他指,澳門是需要都市更新,但也要小心處理,理論上應越新的建築限制越少,越舊的建築則越受保護。

「如我們要降低強拍比例,就應要大幅增加受保護建築的數目,包括中式本地建築、新古典主義、現代主義,不然會發生的事很簡單,就是大部分兩三層的舊建築都會被拆,由M級(9米至20.5米)樓宇取代。澳門的城市景貌將被大大改變。」「所以,如政府不加緊擴大保護清單,包括中式本地建築、新古典主義、現代主義,這些建築就是會被合法拆掉。」

總規願景 應是世界級生活質素

在大學任教建築的Nuno Soares亦指出,現時與澳門規劃有關的法律很零碎,東有一點,西有一些。澳門當務之急是要有城市總體規劃,而且是有志將澳門人的生活質素提升至世界級城市的總規。「而我不是在說show off,而是給澳門人更好的生活環境。」

「每當提到澳門的城市規劃,我就會想,現時最漂亮的城市如巴黎、倫敦,還有其他眾多城市,它們都曾是全球數一數二富有的城市,而他們將這財富變成了優質的城市空間。我認為澳門亦應有這志向。」

「我很多朋友來到澳門時都會說:這是全世界GDP最高的一個地方,為何建築是破舊的?城市空間也欠佳?」「現時很多事都是欠缺的。我們需要有更好的公共空間,我們需要有更多的綠色,需要有步行系統讓我們可舒適地步行。我們需要有更容易使用的公交系統。」

「我們有30公里的海岸線,但澳門居民在海邊可用的空間甚少。我們要更好地使用這資源。我們需要更多的公園,更多綠色。」2017年「天鴿」風災,澳門損失了大量樹木,目前政府種回了一些,但Nuno Soares指,目標不應只是回到「天鴿」前的數目,而應是更多。「我想這是我們應有的轉變。我們不想只改善一點,我們應有更多綠色空間,我們應有大人小孩都可用的公園,我們應把有限的空間變成優質的公共空間,讓人人都可舒適、靈活地享用。」

公民社會 齊齊發聲

現時鄰近地區如廣東、台灣、新加坡等都有「參與式規劃」在進行,即在規劃過程中更大程度地由居民着手規劃。這樣的模式澳門過往亦曾有限度發生。有意見認為,當下澳門而言,實行參與式規劃有助改善澳門政府與市民的關係,最少會令市民相信政府真的會聆聽自己意見,自己也或多或少可影響到規劃的進行。

現時CURB不時也會舉辦類似活動。Nuno Soares指,很多地方都有參與式規劃,一些地方甚至會撥款落實興建公眾的規劃,但這目前距離澳門仍然很遠。「我們連一個讓不同持分者坐下來討論城市未來的途徑都還未有。」他亦坦言,現時沒有「靈丹妙藥」解決澳門的問題。政府應要有一套系統,吸取民意。但他亦指出,如果政府不去做,市民、學者、團體應去推動,由民間發聲。「所以我不把所有事都推向政府。我覺得公民社會在此亦有角色。CURB就是希望人們更留意,更珍惜我們的城市。」

「公眾亦應該發聲與承擔。讓我們有更多人指出,一萬棵樹不夠,要三萬棵;我們要更多綠化空間,更有效率的公交系統。讓我們更歡迎不同的意見。這城市不獨屬於政府,也屬於澳門市民,屬於我們每個人。我們應一起行動,令我們的城市變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