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你 他朝是我?

074 覆巢之下 論盡紙本

文:論盡者言

時間:2019年07月2日 11:11

香港政府強硬修訂《逃犯條例》最終演變成國際事件。

香港政府強硬修訂《逃犯條例》最終演變成國際事件。

香港政府強硬修訂《逃犯條例》最終演變成國際事件。美國民主共和兩黨議員不但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法案,要求美國總統調查參與打壓香港基本自由的人,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資產,並拒絕入境美國;更有共和黨議員提出議案,要求修訂1992年通過的《美國—香港政策法》,令人擔心香港日後在關稅等方面不會繼續得到美國的優惠待遇。英國首相文翠珊開腔,指香港的《逃犯條例》修訂必須尊重中英聯合聲明訂明香港享有的權利和自由;德國也表示,正審視若《逃犯條例》獲通過,現有與香港的引渡協議能否繼續執行。就連歐盟都發聲明,敦促特區政府展開深入、包容性的公眾諮詢。

是「外部勢力」在干預香港事務嗎?不見得。市場研究營商環境有所謂「PEST分析」,即從政治(Political)、經濟(Economic)、社會(Social)、科技(Technology)等方面綜合考慮。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在這全球一體化的大勢中,其社會及政治氣氛,早就是全球之事,並非單純的「香港內部事務」。既然外國企業與香港有商業往來,在香港也有投資,港府修訂《逃犯條例》引發的國際迴響實屬合理,也應屬意料之中。

donation-ad

公眾與國際社會對修訂《逃犯條例》憂慮甚麼?雖然港府已表明政治犯不會被移交,但反對修訂的聲音直言,中國經常用非政治罪名去包裝事件,繼而拘捕政治犯。若修訂獲通過,任何入境香港的旅客都有機會被引渡回內地。記者如果在中國採訪政治敏感的新聞,回香港後亦有可能被人以各種理由引渡回內地。而內地的「公平審訊」及「中國式法治」一直以來都未能予人信心。港府企圖藉修訂《逃犯條例》強行自毀這道香港的「防火牆」,無疑是削弱了香港的獨特地位,也是削弱了「一國兩制」中的「兩制」。有意見直言,現時香港的狀態「很清楚已背離了鄧小平剛剛設立、構思『一國兩制』時代的思想」。

而這「自毀防火牆」的舉動不獨香港獨有。另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別行政區——澳門——也曾以「法外」形式將內地通緝犯移交大陸。2015年12月,澳門政府向立法會提交《區際刑事司法協助法》法案,涉及本澳與內地和香港及台灣的司法管轄區,處理包括逃犯移交等的司法協助安排,只是法案後來遭撤回。行政法務司司長陳海帆當時解釋,三地法律體系差異相當大,特區政府須顧及區際間的協商安排,也要維持自身法律制度的完整性,協商工作有一定難度,所需時間亦較預期中長,故決定調整澳門內部立法工作的策略和進度,之後會再提交新法案。有意見認為,若然香港的《逃犯修例》成功修訂,澳門必隨其後。另有人擔心,若香港沒有成功,則澳門要加緊立法,作為「榜樣」。

眼看着香港今次修訂《逃犯條例》,台灣不少聲音直言不會接受「一國兩制」。諷刺的是,當初國家領導人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也有「兩岸將來和平統一」的考慮在其中。現時港澳兩地顯然未有發揮「成功典範」的成用。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雖然港府態度已經軟化,但連日來政府漠視公眾聲音,警方不合理地使用過度武力鎮壓示威者,甚至向手無寸鐵的市民頭部開槍等,都已引起公眾及國際社會極度反感,直接撼動港府以後的管治威信。歸根究底,香港政府錯在太一意孤行,未能接納社會的多元意見,亦未能掌握公眾期望的香港是怎樣的香港。在由「國教」、「佔中」,到今次「反送中」;從土地議題、性別議題到人權議題,這些年來一切一切的訊號都非常清晰地顯示出香港人的心聲,只差政府有沒有聽見,有沒有認真處理。香港政府的處理失當,在於完全無視公眾,強推法例,亦值得澳門政府引以為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