築城危言藝文爛鬼樓
各種小議論

「沒有暴動只有暴政」── 七月一日的香港現場記事

築城危言藝文爛鬼樓

文:黑黑

時間:2019年07月2日 19:19

二◯一九年的七月一日,天氣異常悶熱,作為澳門人的我決定過大海,和很多香港人一起,走在街上。

步出地鐵站、轉入商場、書店、快餐店,無論哪個地方都是等待出發的人,抬眼望向四周,銅鑼灣全是觸目的黑色一片。整個六月,香港人經歷了一波一波的和平抗爭運動,有些人受傷、被捕,甚至三位年青人因此而喪命,但政府依舊龜縮,林鄭仍然口硬,送中惡法不撤之餘,其他訴求也毫不回應,對逝者毫無憐憫,一直拖延想要磨滅市民的志氣,看著眼前仍願意走出來的群眾,當中許多長者、中年人和一家大小,真可說得上是扶老携幼,推著BB車或抱著小孩,甚至還有懷孕的太太,那不怕艱辛的精神,實在使人感動,也更憤慨於政府的冷漠。

走在街上,由於中途加入的群眾不少,造成遊行隊伍的擠塞,但即使在烈日中流著汗站著等多久,也沒人有半句怨言。香港人展現著對大型示威的經驗、耐力,對很多狀況已有默契,對沿路不同政黨喊話、叫口號等都一一作出反應,舉著示威牌,有序地慢慢移動、拍掌、呼喊。

除政黨宣傳和呼籲去作登記選民等,沿路還有眾多獨立媒體、社區、環保、社研等NGO組織,宣揚理念、呼籲加入或捐款支持,議題既多且廣:農業、水牛、歷史、保育、土地正義、新聞自由及捍衛廣東話、同志平權等;也有獨立人士自製明信片為港人打氣,沿路有補水站、煲涼茶,年青人發起垃圾回收、倡議為弱勢兒童義務補習等;還有藝術家打鼓、唱歌,以音樂和偶表達訴求。遊行路上各種鮮活的表達,就是一場公民力量的示範。

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背後,有著在不同位置默默耕耘的每一個單位。他們並不微小,公民素質就是這樣潛移默化之下養成的。家長帶著小孩上街,不止是為訴求而發聲的公民責任,還能體驗到一場生動的公民教育,感受到這個社會還有很多正面的力量。人們走得累了就坐在路邊休息、聊天,欣賞四周的一切。有一家大小坐在旁邊的小路上野餐起來,平日的城市空間被改變了,沒有車輛的街道短暫地還給了人們。

去到金鐘軍器廠街警察總部時,所有遊行市民都大聲齊噓,向警察表達強烈不滿。進入金鐘,表示遊行快將結束,但運動並未完結,現場許多年青人呼籲大家到政總和立法會外聲援學生。

那時接近黃昏,天正逐漸暗下來,轉個彎進入夏愨道後,不禁被眼前景像所震撼。這裡是截然不同的緊張氣氛,但仍有著井然的秩序和分工,處處都有人在提醒和照顧途人。整條馬路和行車天橋上全是人。有些遊行完的成年人、老年人,嘴上說著「不要衝進去啊」,衝擊立法會的行動已經從下午遊行時開始,人們心裡雖然未必同意,但仍擔心著前線人士的安危而跑來,但學生一見到有手抱孩子的人走進來,便馬上勸喻他們離開。有人表示只想到連儂牆致意,路上有序地分了入口和出口,學生引導著人們橫過馬路。在連儂牆那邊,拿著白花去祭拜的人絡繹不絕。前一天才被撐警人士撕掉字條的牆上,早已密麻麻地寫滿了心聲與訴求。

天色愈暗,湧入的人愈來愈多,現場人士不斷告誡要保護學生,不可拍照,有位拍照的大叔被洶湧的人群圍著,有位年青人走進來拉他到一邊勸說:刪掉了吧。包容與耐心,使大部份人都變得更自覺。從中信大廈的天橋看下去,人群如潮水般佔領了廣闊的馬路,喊叫物資的聲音,有人打鼓的聲音,此起彼落。

長長的人錬瞬間組成,許多人做著這次運動創造出來的手語,向現場人士募集膠水樽、遊行後的海報,還有紙皮、頭盔、長傘等,只看到物資如流水一般快速傳遞著。過不久就見到有人帶著物資飛跑過去,有東西丟在地上的,馬上就有人檢起接力跑下去,有救護站的人員飛快地跑向立法會方向,當救護車進入時,人們一起鼓掌⋯⋯

無法形容眼前所見的那股高度的組織力和行動力,年青人的團結、堅持和勇氣,相信留下來的人,都被這股強大力量所感染。現場的每一處,都能真實地感受到,年青人的良知和善意,他們絕不是「暴徒」,也不是大人以為不懂思考的人,他們只是很著緊自己的地方,著緊到不知怎麼辦好,甚至不惜犧牲自己,想要喚醒更多的人。

夜再深一點時,聽到人們傳出:他們入立法會了!一時間,現場議論紛紛:為什麼?為什麼要入去?番不到轉頭了!很多人表示惋惜,但也有人表示理解,更痛恨政府一直坐視不理,才使年青人不得不把行動升級。

沒錯,還政於民,立法機關,本來就應屬於人民。進入立法會是一個象徵性的舉動,表示人們對這個立法機關已經不再信任和尊重,這裡已經不再代表人們了。如果一個政府的施政已經不能代表人民,已經與民為敵時,人民為何不能拿回曾經賦予他們的權力。他們只是破壞了一些物件,向管治威權展示憤怒,並沒有傷害任何人的生命,這個政府卻不惜在凌晨四點發出腥風血雨般的警告:要嚴懲和追究,並馬上伸出白色恐怖之手,截查車輛、追捕示威者、捉走義載司機。這些馬上要被政府追捕的還只是孩子,有些包包上還掛著公仔匙扣,卻要走在前面為所有人最寶貴的自由和未來而戰,他們用盡自己力氣只為了守護彼此、守護家園,就像在最後一刻仍衝回立法會帶走四位留守人士,他們只是「不想未來少了任何一個」。這股赤子之心,不知我們是否也曾有過,但肯定是因為他們,我們才又活過來了。

這一夜,我們在海富中心的天橋上站了很久。看著人們在奔走傳送物資,有人在聊天,過一陣便有人鼓掌,說著加油和感謝。那一刻我的確看到希望,城市的未來因這些年青人而再次照亮,但卻不知在希望真正到來之前,還要經歷多少黑暗。

示威者的失望已蔓延多時,這是一個看著年青人一個接一個倒下卻無動於衷、還要陷他們於不義的冷血政府。心裡翻騰著,無論衝擊還是留守,最受傷害的,始終都是眼前這群善良又手無寸鐵的人們。現場突然刮起一陣大風,還夾雜著雨絲,這必然是一個長夜。

(所有相片由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