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覆巢之下2019-06-14 反送中每週專題論盡紙本
公眾與國際社會對修訂《逃犯條例》憂慮甚麼?雖然港府已表明政治犯不會被移交,但反對修訂的聲音直言,中國經常用非政治罪名去包裝事件,繼而拘捕政治犯。若修訂獲通過,任何入境香港的旅客都有機會被引渡回內地。記者如果在中國採訪政治敏感的新聞,回香港後亦有可能被人以各種理由引渡回內地。而內地的「公平審訊」及「中國式法治」一直以來都未能予人信心。[...] 「自毀防火牆」的舉動不獨香港獨有。另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別行政區——澳門——也曾以「法外」形式將內地通緝犯移交大陸。2015年12月,澳門政府向立法會提交《#區際刑事司法協助法》法案,涉及本澳與內地和香港及台灣的司法管轄區,處理包括逃犯移交等的司法協助安排,只是法案後來遭撤回⋯⋯有意見認為,若然香港的《逃犯修例》成功修訂,澳門必隨其後。另有人擔心,若香港沒有成功,則澳門要加緊立法,作為「榜樣」。

澳會否翻兜區際刑事司法協助法? 吳國昌:取決北京想法

#074 覆巢之下2019-06-14 反送中每週專題論盡紙本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9年06月15日 14:14

香港「反送中」抗議引起國際關注。直選立法議員吳國昌認為,顯然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現已受到修訂《逃犯條例》的影響;他直指,香港現時的狀態「很清楚已背離了鄧小平剛剛設立、構思『一國兩制』時代的思想」。至於澳門《區際刑事司法協助法》法案會否被「翻兜」,吳認為特區政府有能力做,但目前要視乎北京想法。

吳國昌認為,現時中國予人感覺已脫離跟西方友好以爭取經濟成長的階段。「不等於要做敵人,大家都仲係friend,但我(中國)有另一套方法。」當中最明顯的「一帶一路」,「西方未必歡迎『一帶一路』,但(中國)會強調這方面的推動。問題是,港澳特區的優勢會逐漸消失。」他說,「如吓吓都要靠中央政府『一帶一路』,帶住港澳走,港澳兩地和中國一般城市的分別就越來越少,令特區的優勢一直減弱。」

他指出,中國當年需要「特區」,除了是歷史原因,也有另一種想法是讓中國多元發展與參考。不過,近年中央的政策取態已變化了。吳國昌直言,「新時代社會主義思想」暗含「黨國領導一切」的思想。「很清楚已背離了鄧小平剛剛設立、構思『一國兩制』時代的思想。能夠背離這種思想當然有他的資源,就是這十幾年中國突飛猛進的經濟成就,以此資源包裝自己,認為不用依循過去一套。」

他指出,中國這些年來的經濟成就,其實是整個國際經濟環境互動之下,再加上中國人口紅利在這階段在上升,互相配合所產生的特別成就。但中國人口紅利現已逆轉,國際形勢也不同了。「特朗普未上台前,中美關係不見得一定不同,但現在真的不同了。之前導致經濟突飛猛進的因素其實已經逆轉了。」「用(之前)那段時間得到的經濟成就,當成自己這班人領導之下的成就,『冇咗我哋呢班人領導,國家點會咁』,靠這樣來排斥普世價值,我會覺得是一種很特殊的、特權階級的政治偏見。但這種偏見影響力極大。」

2015年12月,澳門政府也曾向立法會提交《區際刑事司法協助法》法案,涉及本澳與內地和香港及台灣的司法管轄區,處理包括逃犯移交、執行刑事判決、移交被判刑人等的司法協助安排。適用範圍包括在沒有簽訂「區際刑事司法協助」,但作出互惠承諾的中國其他司法管轄區。當年的法改局代局長曹錦俊表示,日後和內地、香港以及台灣所簽訂的司法互助協議都需要遵守法案所訂定的原則和程序。但法案後來遭撤回。行政法務司司長陳海帆當時解釋,三地法律體系差異相當大,特區政府須顧及區際間的協商安排,也要維持自身法律制度的完整性,協商工作有一定難度,所需時間亦較預期中長。由於協議尚未進入最後階段,故決定調整澳門內部立法工作的策略和進度。當局之後會再提交新法案,相信會更符合立法原則、更具操作性。

現時香港強硬條訂《逃犯條例》,澳門的也會跟從? 吳國昌認同,壓力會越來越重。「又因為權力的關係,令你好像不能不做。」至於澳門的《區際刑事司法協助法》法案會否「翻兜」?他認為澳門政府有能力。所以是看北京旨意?「暫時是,因為我暫時看不到現屆特首或新特首候選人有很特別的政綱。」「但如中央一指示,誰來做這小圈子特首都一樣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