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紀律鬆懈 禮崩樂壞論盡紙本
「……『照章辦事』、『依法審批』,從而為違法者打開了弄虛作假的方便之門。公署認為不貪污受賄、不收受利益是從事公職的法律底線,公職人員在履行職責時必須真正做到盡忠職守,對負責審批的事項嚴格把關,確保公共利益得到切實有效的維護……」這段在《2018澳門廉政公署工作報告》由廉政專員張永春撰寫「前言」的節錄,道出了不少澳門市民的心聲,但偏偏如此顯淺的事,特區政府似乎一直「視而不見」。事實上,有建制人士亦私下坦言,「特區政府的施政不敢恭維」,所謂的「精兵簡政」就是其中之一;又指回歸二十年,貪污舞弊一直不斷,希望特區政府正視。

巴黎聖母院 重建要幾年?

#073 紀律鬆懈 禮崩樂壞論盡紙本

文:論盡

時間:2019年05月25日 23:23

2019年4月,法國巴黎聖母院大火,其標誌性尖塔倒塌,引起全球關注。究竟修復這世界文化遺產建築要多長時間?有說五年,有說幾十年。法國文化遺產建築師呂澤強就憶述,自己老師當年修復聖母院一幅石牆就花了最少四年的時間。「因為要找原材料那種石」,而那種石是來自巴黎一個採石場,「但那採石場在100年前已停產了,已不繼續開採,採石場也已被列入了法國的文化遺產保護名單。」

呂澤強是澳門目前唯一一位擁有法國文化遺產建築師資格的華人建築師,師承自曾任巴黎聖母院主修復建築師的Benjamin Mouton。學校名為「夏約學校」(Centre des Hautes Etudes de Chaillot),是法國修復建築的名校,已有一百多年歷史,而創辦人,正是深受設計聖母院尖塔的Eugène Viollet-le-Duc(維歐勒.勒.杜克)影響的Anatole de Baudot。

發生火警前的巴黎聖母院。

發生火警前的巴黎聖母院。網上圖片

師承自聖母院前主修復建築師

呂澤強指,法國的歌德式教堂很多,不只是巴黎聖母院,學校講建築修復時都會講到這種建築一般會出現甚麼問題,當出現了又應怎樣維修、怎樣加固。上課才第一個月就有測驗,題目是法國有一間歌德式教堂因為火警,燒了屋頂,作為負責建築修復的建築師,第一時間要怎處理?怎樣加固?「其實跟今次很像。」

他分享道,「作為負責修復的建築師,未去到現場,透過一些相片和描述,應已可估計到大約的情況,以及制定安全措施,即已受災後,以建築物的高度劃一個範圍,不能讓公眾接近。因為未肯定(建築物)會否塌下,尤其歌德式的教堂燒了頂部。」「屋頂燒了,整個屋自身的重量和承重亦改變了。突然沒了屋頂,建築物的上部突然輕了,有機會令它某些結構有改變。因為之前幾百年都是這樣的狀態,現在突然不見了(屋頂)。」

法國國家圖書館網上亦上載了巴黎聖母院的其他圖畫和相片。

法國國家圖書館網上亦上載了巴黎聖母院的其他圖畫和相片。

呂澤強曾隨老師Benjamin Mouton到巴黎聖母院的尖塔參觀。那是不對外開放的部份。「巴黎聖母院非一年兩年內建成的。開始建時規模較小,後來不斷加建。」「老師告訴我們哪部分是(屋頂)最舊的(支撐)木架。」不同年代的木架,形狀設計也會不同,「一九四幾年前,有一個遺產建築師做了法國由中世紀一直到十九世紀的這些屋頂的木架變化,做了研究,成份嘢做曬研究。」呂澤強在法國考試時,有一道題也是問圖中的架大約屬那個年代。「可以看到他們對歷史建築的研究很深入。」

除了參觀尖塔,一班學生亦是到聖母院現埸看老師處理一些實際問題。1999年,法國一場暴風雨令聖母院一幅牆受到損毀。2003年呂澤強到法國讀書時,修復仍在進行。「在澳門這簡直不可能。」

法國文化遺產建築師呂澤強。

法國文化遺產建築師呂澤強。

為何牆都要四年?呂澤強憶述,根據老師的解釋,一是因為要找原材料那種石,那種石是來自巴黎一個採石場。「但那採石場在100年前已停產了,已不繼續開採,而且那採石場已列入了法國的文化遺產保護名單。」找現代石材的可以嗎?「老師有解釋。以經驗來說,用不同的石質,只要有少少不同,包括裏面化學成份有少少不同,或物理狀態有少少不同,放上去後,幾年、十年、二十年可能沒事,但一百年後可能有事,因為放上去後,落雨時,水會經過新的部分,流入去舊的部分,有機會有某些化學反應影響舊的部份。」

材料的物理狀況,例如石質受壓的強度不同亦會影響建築。後來團隊在美國找到很近似的石材。「測試過都可以使用的了。但法國人覺得維修這個咁象徵法國的巴黎聖母院,不能用美國買回來的石來維修。後來經過考慮後,決定再開採一次那停產了的石礦場,目的是為了維修巴黎聖母院。」

建築文獻齊備公開

他坦言,法國總統馬克龍似乎對文物修復不熟悉,只從政治考量說五年內可完成。因為五年之後,可趕及2024年巴黎夏季奧運會那段時間可以重開,「但技術上應不可能。」

呂澤強指,法國的建築工藝沒失傳,法國也有為巴黎聖母院做了完整的測繪,以前的資料亦非常齊備,「所以對他們來說,重建可以很快,但要按剛才說的思路逐步逐步去做,所以會很長時間。」

法國國家圖書館網上亦上載了巴黎聖母院的其他圖畫和相片。

法國國家圖書館網上亦上載了巴黎聖母院的其他圖畫和相片。

他又指,在法國,聖母院以前的維修的日記全是公開,公眾可以從網上下載,「對他們來說不是秘密。」而在十九世紀設計尖塔時的設計圖等亦齊備。「法國的圖書館也可下載Viollet-le-Duc(維歐勒.勒.杜克)當年修復巴黎聖母院時的整份完整的計劃,是公開的。以他們的檔案和資料保存而言,重建是完全沒難度。因為他們保存方面真的做得好好。歐洲國家都是這樣,因為他們很早就開始這方面。」

呂澤強表示,現代意義的建築維修在法國有約百多年歷史,其中設計聖母院尖塔的勒.杜克是重要的推動人物之一。當時勒.杜克的方式被評為「風格修復」。「當年還未有維修、修復的概念,亦未有《威尼斯憲章》、國際組織,其實他們是探索者。」勒.杜克也將自己負責修復的案例筆記,整理成一套法國的建築字典。「不是一本,是十本,一套。」呂澤強稱,在法國,做文物修復的建築師都來自夏約學校。學校教的理論也很受勒.杜克的影響。「同學郁吓都會查這字典。這字典對於學校來說等於修復的聖經。」

「而且這字典現在可以免費下載。」這也可以?「係呀!真㗎!」他笑道。「我那時很想買,但一套十本,十本字典咁厚,我買了之後怎拿回來澳門?就沒買。現在原來咁好,可以免費下載。」

法國國家圖書館網上亦上載了巴黎聖母院的其他圖畫和相片。

法國國家圖書館網上亦上載了巴黎聖母院的其他圖畫和相片。

重建尖塔有爭論

有關聖母院的另一個焦點,是這座有八百多年歷史的世界文化遺產建築,其塔尖屬後加部分,約一百多年歷史。呂澤強表示,被燒了的尖塔相對而言歷史似乎不太長,但從文化或歷史角度而言,是有價值的。又指,自己看見有法國的新聞報道,有聯合國教科文中心的專家表示,巴黎聖母院是世界文化遺產,所以重建要考慮其完整性,但亦表示,不過勒.杜克設計的尖塔始終是十九世紀才加上去,究竟怎樣處理其實可以爭論。

「當然這專家說的只是他自己的意見,但你會發現,世界文化遺產都可以很彈性。在我來說,我就會考慮這尖塔所含有的文化歷史意義。雖然是十九世紀才建成,但距今也百幾年了,它也是歷史,是否應重建,這些真的可以爭論。如以完整而言,應要重建,但那世遺專家亦講了一些很彈性的看法。所以你看到,世界文化遺產暫時而言,很多方面的話語權都還在西方。如一些東方的世界文化遺產建築話被燒了建新的,可能世界文化遺產那邊的專家會反對。但換成西方建築,西方的專家又容許一些這樣的彈性。」

「所以講到最終為何很政治,其實這些都是話語權。雖然有《奈良真實性文件》說亞洲等地方的文化遺產的修復要考慮當地的文化,但整體而言話語權始終暫時還是以西方為中心。暫時都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