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金光暗湧論盡紙本
澳門六個賭牌(三正三副)將分別在 2020年及2022年到期;這當中,澳博與美高梅即將明年到期,銀河、永利、金沙中國及新濠博亞,則在2022年到期。特區政府早已宣佈,將會重新競投賭牌。然而,期限已愈來愈近,但有關賭牌重新競投的規則、賭牌若干數量等各項細節的資訊,特區政府迄今仍不公佈,令到澳門博彩業何去何從的前景似處於不明朗的狀態。再者,遲遲不公佈亦予人們認為這是不正常的做法,且無論對市場和投資者都是不利的狀況——事實上,競投需要建基於公平及透明等原則。

賭牌重新競投規則密不透風

#071 金光暗湧論盡紙本

文:論盡者言

時間:2019年03月29日 11:11

澳門六個賭牌(三正三副)將分別在 2020年及2022年到期。

澳門六個賭牌(三正三副)將分別在 2020年及2022年到期。

澳門六個賭牌(三正三副)將分別在 2020年及2022年到期;這當中,澳博與美高梅即將明年到期,銀河、永利、金沙中國及新濠博亞,則在2022年到期。特區政府早已宣佈,將會重新競投賭牌。然而,期限已愈來愈近,但有關賭牌重新競投的規則、賭牌若干數量等各項細節的資訊,特區政府迄今仍不公佈,令到澳門博彩業何去何從的前景似處於不明朗的狀態。再者,遲遲不公佈亦予人們認為這是不正常的做法,且無論對市場和投資者都是不利的狀況——事實上,競投需要建基於公平及透明等原則。

市場估計,澳門特區政府遲遲不公佈賭牌重新競投的遊戲規則,很有可能受中美貿易戰的影響,皆因在澳門博彩業有三個美資參與且實力相當,中央不想在中美談判的關鍵時候,澳門進行賭牌開投的程序。市場上對於中央是否叫停重新競投賭牌正進行的程序,有不少揣測和說法。然而,從另一個角度看則認為,澳門需保留其一定空間,亦就國家與他國和地區之間若發生磨擦或糾紛等問題的時候,澳門特區似是不應過於加入/太多表態式動作,以在「一國兩制」下盡量維持兩制的優勢,也使澳門留有迴旋空間。

不必諱言,博彩業對澳門經濟及社會的影響力度甚大,當中,博彩業是澳門經濟最重要支柱產業,且當中不僅涉及博企利益,更牽涉成千上萬的眾多博彩從業人員及與之相關連行業人員之工作與生活;同時賭稅政府庫房的主要收入來源,當中政府經常開支、基建與城市設施及社會福利等等事項,都依靠賭稅支撐。顯然,對博彩業未來發展的決策如何,可謂是牽一發而動全身,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另一方面,對於賭牌重新競投,涉及特區政府對博彩業未來發展政策外,更是涉及對澳門經濟社會發展策略的調整。而中央已早就提出要求是,澳門經濟適度多元,控制博彩業的規模。

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於三月八日在「兩會」期間對傳媒清楚指出,澳門目前有自身問題,主要是經濟結構一業獨大,對博彩業依賴性過重,澳門特區政府與社會各界正努力培育例如會展、中醫藥、特色金融和文化創意等新興產業,並推進「一中心、一平台」的建設,中央政府對此全力支持。他又表示,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謀劃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等重大問題,包括去年親自到位於橫琴的粵澳中醫藥產業園區視察,聽取澳門行政長官崔世安述職時,習近平亦作出許多重要指示。(摘自澳門電台報道)

中央提出解決澳門博彩業的一業獨大問題,也不是今時今日的要求

中央提出解決澳門博彩業的一業獨大問題,也不是今時今日的要求(Photo by lf.Franciz !!! on Unsplash)

顯然,中央提出解決澳門博彩業的一業獨大問題,也不是今時今日的要求,早於2014年12月,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全國人大常委會澳門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在澳門一個基本法專題講座上發表講話,就重點評論澳門博彩業問題。當中更提升到是否符合基本法基本法第一百一十八條規定之高層面。

李飛當年就清楚指出,龐大而且高速發展的博彩經濟,既給澳門創造了巨大物質財富,也帶來了多方面的隱憂。首先,現在博彩業已經分別佔到澳門GDP和政府財政收入的六成和八成以上。可以說博彩業控制着整個澳門經濟的命脈,這肯定不利於澳門經濟社會以至政府運作的穩定。其次,澳門博彩業的市場主要在於境外旅客,博彩業一業獨大,使得澳門經濟對外依賴性更大,更容易受到外圍經濟波動影響,這增加了澳門經濟發展的不確定性。第三,博彩業收益豐厚、待遇優厚,對各種經濟社會資源有強大吸附能力,擠壓了其他產業的生存和發展空間,不利於澳門經濟社會多元發展。第四,博彩經濟固有的負面因素,影響到澳門乃至內地的社會穩定和安全。

李飛並表示,基本法第一百一十八條規定,澳門特區根據本地整體利益自行制定旅遊娛樂業的政策。這裡的「旅遊娛樂業」包括博彩業。「關於『本地整體利益』問題,我理解,首先,經濟適度多元符合澳門『本地整體利益』,而博彩業獨大則不符合澳門『本地整體利益』。其次,澳門經濟特別是博彩業與內地的緊密關係,決定了在衡量澳門『本地整體利益』的時候,不能只着眼於澳門的經濟增速和稅收,必須考慮到內地和整個國家的經濟社會安全、穩定及發展利益。」

毫無疑問,李飛當年的講話明顯代表中央對特區政府發話,實際上,四年多後今天,張曉明仍是要求特區政府解決「經濟結構一業獨大」的問題。有賭圈中人指,中央不想澳門博彩業規模過大,皆因要「割肉養澳門」。

顯然,無論如何控制博彩業規劃,都需有科學決策,而特區政府亦應讓公眾參與,這要求有透明度。在經廣泛討論及科學研究後,明確未來的發展策略,相信這個應該是下任特首的重要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