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金光暗湧論盡紙本
澳門六個賭牌(三正三副)將分別在 2020年及2022年到期;這當中,澳博與美高梅即將明年到期,銀河、永利、金沙中國及新濠博亞,則在2022年到期。特區政府早已宣佈,將會重新競投賭牌。然而,期限已愈來愈近,但有關賭牌重新競投的規則、賭牌若干數量等各項細節的資訊,特區政府迄今仍不公佈,令到澳門博彩業何去何從的前景似處於不明朗的狀態。再者,遲遲不公佈亦予人們認為這是不正常的做法,且無論對市場和投資者都是不利的狀況——事實上,競投需要建基於公平及透明等原則。

小潭山葡京花園山坡地擬發展 植物愛好者憂罕見食蟲植物

#071 金光暗湧論盡紙本

文:大蔥(圖:北極)

時間:2019年03月29日 11:11

一個地方的發展,只要限制了高度、做好綠化就足夠了嗎?在物種滅絕速度在越來越快的現代,我們需要考慮的是否也應該更多一些?例如對原生動植物的尊重。本期綠色生活,請來澳門植物愛好者來解讀最新發展規劃,對於本地一個稀有植物物種的影響。

工務局近日公示了新一批十個規劃條件圖草案,其中三個涉及氹仔七潭公路葡京花園合共八幅地段,包含三幅山坡地。就是這個發展方案,引來了澳門植物愛好者們的擔憂。網路植物討論區的管理員「北極」在相關地段發現了罕見的食蟲植物——錦地羅,發展恐破壞這種難得物種在澳門僅有的棲息地。北極早前在網路社交媒體的一段po文引來眾人的關注:

「發呢個帖時心情複雜,原因係一種自己揾左好耐,直到最近先揾得到嘅食蟲植物(錦地羅),到目前為止只有小潭山這一處山谷有發現。可惜嘅係,呢種咁奇特嘅食蟲植物,可能會因為即將進行嘅大型建築項目而面臨消失嘅命運,雖然民署資料顯示澳門嘅食蟲植物未被列入CITES(《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中,但食蟲植物本身就係稀少獨特嘅一群,難道吾值得我們去保護?希望政府係發展嘅同時能夠保護原生態,吾好由佢地絕跡於澳門。」

長距狸藻。種在澳比較少見嘅狸藻,又叫短梗挖耳草、藍挖耳草、密花狸藻,形態特徵與兩裂狸藻非常相似,生境大致相同,故兩者經常混生在一起。

長距狸藻。種在澳比較少見嘅狸藻,又叫短梗挖耳草、藍挖耳草、密花狸藻,形態特徵與兩裂狸藻非常相似,生境大致相同,故兩者經常混生在一起。

作者本人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澳門有野生的食蟲植物,在物種越來越單一化的現在更顯珍貴,於是聯繫了北極,和他一起聊聊關於食蟲植物的一些事。

北極坦言自己並非有植物方面的專業背景,是一個「植物愛好者」。童年時期住在澳門的木屋區,種花養魚,培養了對大自然的興趣。在前幾年也跟發現「澳門細蟻」的梁志文一起行山考察,建立社交媒體上的「澳門昆蟲植物分類」討論區。關於澳門的食蟲植物,他以前也只知豬籠草,在一次行山的時候意外發現了一大片豬籠草,於是爬上去看,竟看到了其他種類的食蟲植物,才知澳門有不止一種野生的食蟲植物。

錦地羅。在澳門數量算是較為稀少的食蟲植物,多生于山谷、平地、山坡、山頂的向陽處及疏林下,而在本澳只有小潭山有記錄。

錦地羅。在澳門數量算是較為稀少的食蟲植物,多生于山谷、平地、山坡、山頂的向陽處及疏林下,而在本澳只有小潭山有記錄。

發現錦地羅的坡地正處在開發地段。

發現錦地羅的坡地正處在開發地段。

北極從發現食蟲植物開始,十七八年來都持續的行山和觀察澳門的植物,現在基本上對澳門食蟲植物的種類和分佈瞭如指掌。總體來講,這些年,食蟲植物的數量是變少的。前兩年,突然在路環出現了很多某個品種的寬葉毛氈苔,其他種類的食蟲植物如果棲地沒有破壞的,就還在。不過開發之後就會消失,例如澳門蛋對著路環有個位,以前都有不少寬葉毛氈苔,不過發展之後就消失了。食蟲植物多生活在深山、高海拔的地方,在全球來講不算是瀕危,不過現在的情況來講,連昆蟲也有滅絕的危機,任何物種都是需要好好保護的。「何況,在澳門來講,食蟲植物算是稀有物種,特別錦地羅,我目前還只有在小潭山這一個位置發現。」

「錦地羅的繁殖比較麻煩,對生長環境要求也比較苛刻,其實早期有在小潭山其他地方一個流水區找到過,但之後那個水源區因為山體整改被截流之後,就再也沒有發現錦地羅了,失望了好幾年。直到最近一個月,在一次行山,意外發現了兩種食蟲植物,除了錦地羅,還有一種狸藻。那個地方有山水滋潤,剛好是這些植物的合適棲地。」北極描述起重新發現錦地羅的情形,兩眼放光。

「那如果在建樓的時候,維護山體的原貌,是否不會對錦地羅的生長帶來影響?」看到新聞裡工務局有對草案要求「保持現有地形」,我想到這個問題。

寬苞茅膏菜。在澳門屬於比較易找到的食蟲植物,一般生長在日照充足的沼澤濕地,有水源流經的山坡,岩石間環境。

寬苞茅膏菜。在澳門屬於比較易找到的食蟲植物,一般生長在日照充足的沼澤濕地,有水源流經的山坡,岩石間環境。

挖耳草。狸藻科狸藻屬草本植物,生長在濕潤山谷或有水流經的海岸崖上,本澳一共有三種狸藻。

挖耳草。狸藻科狸藻屬草本植物,生長在濕潤山谷或有水流經的海岸崖上,本澳一共有三種狸藻。

北極並沒有因此覺得放心,他說,「在這個位置有多個大型建設,所帶來的灰塵、水泥泥漿、工業垃圾,都會滲透到泥土裡面,從而改變附近泥土地酸鹼值,而植物對於光照、水源和酸鹼值十分敏感,特別食蟲植物對水源地要求比較高,算是弱勢的植物,就會很難生存,可能會從此在澳門消失。 」而移植也並不容易,除非人工培育。但是植物有競爭性,山體的工程會改變山體原本的生態,人工培育的錦地羅是否還會出現在野外並具有競爭力,北極表示並不樂觀。

另外,關於食蟲植物的價值,北極還提到這類植物本身的習性——「食蟲」,意味著它們也是很多我們平日討厭的小蟲的天敵,如蚊子,利用大自然本身的規律來控制蚊患,效果會比殺蟲水好很多,殺蟲水只會不斷提高蚊子的抗藥性。小潭山的生態系統其實是澳門最好的,比路環九澳都好。前幾年在小潭山,蚊子都特別少。但這幾年也多起來,可能跟殺蟲水用多了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