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兒童,有權嗎?論盡紙本
每當談及兒童的議題,無論是政府或是民間,關注點大都是在於如何令到兒童受到保護。就如去年立法會通過政府提出修改《刑法典》中有關性犯罪的條文,其中不少條款是更嚴格規範涉及對未成年人的性罪行,以進一步加強對未成年人尤其是兒童的保護。另一方面,也值得關切的是,兒童除了享有受到保護的權利外,其實還有參與社會及表達自己兒童意見的權利,這在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中有清楚的展示。究竟澳門在落實兒童參與權利的情況如何? . 每月一號出版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

避免對兒童二次傷害 李文靜:應以兒童最大利益為考量

062 兒童,有權嗎?論盡紙本

文:論盡

時間:2018年06月25日 10:10

司警澄清有機制處理與兒童有關案件,但同時被坊間質疑處理手法是否洽當。

司警澄清有機制處理與兒童有關案件,但同時被坊間質疑處理手法是否洽當。

面對懷疑性侵事件發生時,作為照顧者,家長、學校應如何處理得更好?澳門防止虐待兒童會護兒中心主任李文靜認為,在保護兒童的工作上,無論是哪個政府部門,都應以小朋友的最大利益、安全為考量,過程中亦應尊重及聆聽小朋友的聲音。她指出,當家長或學校發現有小朋友遭受性侵,必須先了解相關情況。當中,要避免對小朋友造成二次傷害,家長或學校應先營造一個安全的環境予小朋友,亦應保持著信任的態度,讓他們自由、安心、有勇氣地表達事發經過。

而在表達的過程中,大人不應加插自己的意見,因為此舉會令小朋友不敢說下去。再者,若大人表現過份緊張、激動的情緒時,亦會嚇到小朋友,讓小朋友誤以為自己做錯事,或所言會影響到其他人。而大人亦不應責備小朋友,「例如不要問他為何這樣都會應承?為何不早點講出來?為何會這樣等等的說話。小朋友鼓起勇氣說出來,是因對你有信任。但是若你責備他,其實是很影響到小朋友對自己的看法,以及影響他是否決定繼續向你訴苦。」

另一方面,大人在與小朋友傾談時,也不能隨便答應小朋友提出的要求,尤其是一些大人不肯定能否做到的事情,「就如小朋友希望你不要與別人透露事發經過時,但你認為相關事情十分嚴重,有必要尋求警方、醫護的協助時,就不應胡亂答應小朋友保守秘密。而要讓小朋友知道,單靠一個大人的力量可能無法幫到手,要找其他人一起才能保護到小朋友。」

李文靜續指,聽罷小朋友講述事發經過後,若有進一步計劃時,大人亦應讓小朋友知道,以免小朋友會擔心,並讓他們的情緒可以穩定下來。當小朋友有疑問題,亦要給予空間給他們提問。

教導性教育 家長角色最重要

澳門防止虐待兒童會護兒中心主任李文靜。

澳門防止虐待兒童會護兒中心主任李文靜。

每當提到性教育,很多人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學校所教授的性知識。但李文靜指出,其實在性教育當中,無論是家長、學校及社區的角色都十分重要,「家長是小朋友第一個可以接觸到的性教育對象,當小朋友開始理解家長的說話時,家長就可以開始教導他們認識自己的身體、私隱部位等等,並令他們知道好與不好的身體接觸,亦要讓他們明白若有人暴露出自己的私隱部位,是屬於不對的行為。」

在另一方面,學校在性教育的角色亦同樣重要。她以防止虐待兒童會的工作為例,機構會到學校舉辦關於性教育的講座,「我們覺得,小朋友本身都有自我保護的責任。當他們對性知識不了解時,他們不會明白原來這些東西會傷害他們。或者在發生性侵犯事件時,由於他們意識不到嚴重性,導致大人沒有辦法幫助他們。」

李文靜認為,學校性教育不應只是設一個課堂來宣講,由於性教育的範圍十分廣闊,除了關於身體的知識外,亦包含品德、價值觀教育等,在不同的課堂上都可以滲透其中,「例如身體的界線、男女之間的相處等。如果大家都有這個意識,同意有需要及早教導小朋友時,其實在不同的科目中,都可以令他們認識到保護自己、尊重他人、不要傷害別人等的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