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創作。

白天使

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文:蘇麗欣

時間:2018年03月13日 10:10

攝影:蘇麗欣

攝影:蘇麗欣

老師,真是一份很繁重的工作,工作量的龐大,確實是外人沒法理解的。

故,在工作中,我總分好輕重緩急。現在,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有三件事,一是處理突如其來發生或呈交的事宜;二是批改作文;三就是備課。

批改作文,主要觀察哪些同學對寫作有興趣,加以指導,鼓勵他們平常有空沒事就寫作或閱讀。現在有幸有那麼幾位有心的同學,起初在我要求下寫作,到現在不時發些令我珍而重之的稿件給我,他們發揮了自己的想像力,在文字與幻想之間翱翔,將潛藏內心的鬱結化為故事,自動自覺地搜尋資料及詞彙去令自己的創作更生動多采。近日收到的稿件,確實讓我安慰,讓我欣喜。他們進步了!其實訓練寫作,還不就是那個不二法門──多閱讀及多動筆去寫,繼而,多方面去思考結構及鋪排情節,由上而下左至右地擴大增闊自己的知識和智慧層面。正所謂「藝無止境」,我只是將他們原已有的寫作門開大了一點,要怎樣再去擴充伸展,且看他們自己的堅持及造化了。

備課,是我教師工作重中之重的一環,也是我感到最為需要鞭策自己的。說來,我很感謝某位學生,要不然傻乎乎的我,相信到現在還未明白這個道理。由於他一開始就喜歡挑戰我,有意無意在課文字裡行間的狹縫中找尋問題來發問,然而他並不是玩玩兒的狀態,他非常認真上課,會仔細聆聽我有否說錯教材。有他在,是一份壓力,也是一份動力。我每天上他的堂都活像在示教,也許有些老師認為我很傻,覺得面對這樣的情況是要抗衡,但我確實當作這是我的動力,面對著他就有必要備好每一節課,不然感覺好似辜負了學生的認真學習。我將這個情況跟我最喜愛最尊敬的台師大某教授傾談,她很高興我遇到這樣的學生,說這種愛思考類型的學生可以讓老師急速成長,更認為這樣的人將來必會闖出一片天。其實,讓我意想不到的是,這樣半年來微妙的相處,讓我覺得他漸漸成為了我的朋友,他是用家,更清楚實際情況,有時我會跟他討論課程的問題,有時他會將管理班級的意見告訴我。

由於他名列前茅,校內外眾多理科比賽都有他的份兒,老師同學叫他做什麼他都肯做,他是老師與同學們眼中乖巧聰穎的學生,處處展現出小大人的風範。然而,他卻會向我發脾氣,有幾次,他像快要爆煲一樣,面容枯槁,嚷著頭痛、生病、咳嗽、消瘦。其實我明白,他是信任我才表達自己的感受,對我來說,他還是一個小小孩,我教他要做冥想,適時要讓腦袋放鬆,教他唸「六字真言」,給他些小零食或小保健用品,有空問問他怎樣,或說說笑話讓他放鬆一點,除此之外,我都不知自己可為他做什麼……其實只希望他可以撐過去。或許到了大學階段,他就會得到他想要的生活了。

在久違多年的教學上,我總覺得上天特意安排了一些天使給我,陪伴我成長成熟,我覺得他們都是守護我的白天使,在我生命留下的痕跡,很深刻,相信,我不會忘記他們!

然而,有些白天使的翅膀總有些污穢,要慢慢清洗,才會變回樸實真摯。於是,我漸漸覺得,導人向正向善,才是教師工作最重要的一環。下期再談。:)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二日,澳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