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7 預算點樣算
行政長官崔世安將於11月14日於立法會發表《2018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並隨之提交明年財政預算案予立法會審議。幾位司長早前亦就會否增加預算各自開腔。保安司司長黃少澤表示,為配合特區政府的總體安排,保安範疇明年度的整體預算並沒有增加,但保安部隊因「天鴿」風災而損壞的執法工具和基本設施,就須以緊急程序進行補充,以維持正常的工作需要。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亦指,「天鴿」風災造成不少公共設備或政府提供予民間團體使用的設施損壞,明年度的開支也因此上升。 另邊廂,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表示,行政長官崔世安從去年開始,在兩年的財政批示內都特別指出,政府各個部門的預算如果沒有提出特別理據,就不應高於上年的開支,亦即政府部門最少從今年開始到明年的預算不能說加就加,因而工務司轄下部門都不可亂花錢。但司長亦坦言,光是交通局的預算就非常緊拙,當中用在三間巴士公司的財政援助已需8.8 億元。而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則表示,社會文化司屬下多個範疇的預算都會增加,例如醫療建設預算尤其在長者和幼兒服務方面,增加的比率會較高。 各司有各說詞。但坊間不解的是,何以社文司可以加預算,而同樣與民生息息相關的交通部門就要守規矩「勒緊褲頭」,當中是否存在「大細超」?據媒體報道,譚俊榮回應表示,自己得到行政長官的首肯。對於特首表明,要維持本年度預算金額,譚俊榮則指,2016 年的批示內容隻是針對當時澳門賭收下滑,各部門要緊縮的情況,目前已不合時宜。 有人聽話唔去加,有人「奉旨」有得加。令坊間同樣不解的是,既然要「緊縮預算」或「維持預算」,連巴士服務成本都要轉稼給市民,何以多個工程、論壇、活動等,就輕易花掉數千萬?以剛結束的第六屆世界旅遊經濟論壇為例,總預算4600萬元,較去年上升2%,當中旅遊局支出為2420萬元,較去年上升1成,其餘的是機構及業界的贊助。 兩日花費已高達數千萬,旅遊局回覆《論盡》查詢時解釋,「論壇每年為專家學者、旅遊業界提供定期聚會,發揮延續效益。同時宣傳推廣澳門,讓與會者瞭解本澳每年變化……透過促進商務合作和商務對接的層次,為與會企業和與會嘉賓創造投資和合作機會……」又指,「過去5屆世界旅遊經濟論壇已吸引來自63個國家和地區超過7000位參會者,先後接待54個內地不同省區的代表團,並獲300位國家部長級領導以及世界知名的商界領袖和專家學者應邀在論壇上分享真知灼見。至今,論壇的媒體價值已達3300萬美元。」 類似例子在特區一直以來的施政可謂多不勝數。要發展旅遊似乎無可厚非,但政府的帳目一直欠缺公開透明,因而與社會缺乏交流溝通,容易令人質疑公帑的去向,是否用得其所?雖然《預算綱要法》已通過,但監督應是日常進行,且是全民監督。帳目如何以容易明白的方式公示亦是一關鍵。這隨體現陽光政府的施政理念外,對於建立公民社會亦是其中的重要一環。

關注預算增加有否蒙混過關 林宇滔:人性化分項有助監督預算

2017-10-27 預算點樣算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7年10月28日 14:14

根據財政局的中央帳目,政府今年1至9月的開支約為500億。但再查看當中分項,只標示為「經常開支」、「資本開支」、「財務活動」等,非財務專業人士甚難理解。傳新澳門協會理事長林宇滔認為,討論預算的焦點不應是各司各加多少,而是如何分項,讓公眾可有效監督,及提出相應訴求。同時,亦應關注預算的增加有否涉及蒙混過關。

監督開支上升 落實問責

林宇滔認為,增加預算的討論焦點不應只是「哪個司加多少」的問題,「增加預算會否蒙混過關?這是公眾關注的。」他提到,「天鴿」之後,多個部門因為設備受損等需要增加預算,「例如黃司說海關浸了80部車,為何會浸?為何低地的車沒被處理?今次民署亦損失了很多車,為甚麼會損失?」他認為,壞了車買車合理,但要查清壞車的原因,繼而問責。「是百年一遇?還是過去有機制避免水浸車,但政府沒做?點解今次浸咗?『黑格比』有冇浸?其實要追究這些問題。」

「政府有沒有汲取黑格比的教訓?是有措施避免今次損失,不過今次風災太厲害,還是我們重蹈覆轍?」又以關閘地下巴士總站為例,2008年颱風「黑格比」襲澳,關閘總站亦曾出現嚴重水浸。翻查資料,政府過去曾多次「改善」。例如據報章報道,2013年政府為改善站內通風設施招標,斥資560多萬元建造現時的中央安全島冷氣候車區,但效果遠低於公衆預期。

而今次「天鴿」吹襲,關閘地下總站再次遭受嚴重水浸,且當局是在「天鴿」之後才認為有必要把原先設於地庫層的機電設備,遷移至地面的關閘廣場,以至原來的重整設計圖則需要修改。「按照這邏輯,證明政府根本沒有汲取(黑格比)教訓。」

人性化分項有助公眾監督

另外,林宇滔指,現時澳門政府財政預算是純技術性的編制,例如只是劃分中央部門、自治機構、PIDDA(行政當局投資計劃及發展費用)等,較難看到一些細項,亦並非從居民監督政府角度分類,這並非好事。「項目分類處理,哪項增加減少,我們才有討論空間。」

他以巴士加價為例,「交局增加開支我唔認同,但巴士加預算我認同。」但巴士預算現是交局預算的一部分。他認為,預算不應以司的範疇去劃分,而應按操作範疇,如民生福利,去分項。「部門限開支,社服機構的預算也不能加,而公務員繼續加薪,仍是要繼續增加部門開支,但預算維持不變,於是社福機構或相關團體的開支都被控制着,(政府與機構)差距就會越來越大。」

他又表示,應關注預算上的資訊是否能讓公眾有效監督。「錢從哪裏來,錢從哪裏去,清楚讓我們看到,這是重點。」他認為,公開項目可包括每個部門的人事開支是多少、今年有否增長,部門購買服務、硬件等開支有多少等,「這樣會更客觀。我們現在只有一個總額,沒有一個具體數字去分析。」

另外,一些「小金庫」,如基金會、財政自治部門的財政亦應受關注。他表示,政府的不少基金會行攻費用亦沒向公眾交待過,「而坊間盛傳這些行政費用,包括人事費用係非常高昂。可能是坊間謠傳,那政府就要公佈清楚話俾大家聽。」而如將來若要讓公眾更詳細知悉,各部門包括基金會、政府全資擁有的公司、公共開支預算等,應有獨立帳目,讓公眾可更有效知悉情況。「要有很清晰的財政理念、財政清單,分類要人性化,讓公眾可清晰地監督,並提出相應訴求。」

 

相關報道︰

預算點樣算?

https://goo.gl/ZvXtNR

 

吳國昌:支持民生福利預算獨立分項

https://goo.gl/ZpWqfr

 

李靜儀:應主動清晰交代預算

https://goo.gl/vucR4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