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立法會 VS 垃圾會論盡紙本
澳門立法會的積弱一直被坊間詬病,民間對立法機關之失望,從「垃圾 會」、「花瓶」、「橡皮圖章」等別稱,可見一斑。追本溯 源,立法會的弱勢並非回歸後方才發生,而是從 #澳葡時代 已經開始。翻查資料,早於20世紀20年代,葡萄牙通過 法律,海外屬地擁有一定立法權,而在在這體制安排下,總 督具有法案提案權,但議例局成員如需提案就需要先得總督 批准。及後葡國獨裁者薩拉查上場,在強調中央集權的氛圍 下,地方的自治及立法權更是進一步被削。 . 每月一號出版|定價:MOP$7/NT$50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退出熱廚房 資深議員最後感言

#052 立法會 VS 垃圾會論盡紙本

文:論盡

時間:2017年09月2日 10:10

立法會的弱勢早為人詬病,坊間甚至狠批立法會是「垃圾會」、「橡皮圖章」。今年,多位資深議員將退下火線,其中包括上屆票王關翠杏及陳明金,還有間選議員、立會年資最長的歐安利。臨別依依,三人對多年的議會生涯各有感言。

歐安利:
立會被動 只等政府提案

歐安利於1984及1988年連續兩届循直選途徑進入立法會,由1992年開始迄今則為間選議員。2013年,歐安利與崔世昌及陳亦立組成名單一同參選立法會間選專業界別並當選。2017年,他決定離開。他認為,立法會的領導非常重要,又直指現時立法會只是接受政府提案,議員之間亦沒足夠的法律討論;澳門有不少法律嚴重滯後,議會則仍要等待政府修改,非常被動。

立法會間選議員歐安利。

立法會間選議員歐安利。

「對於澳門經濟、民生法例,很多都需要先進,但只叫政府去做自己不做。」

「好多法例非常落後,好多分析都踢個波給政府,自己有能力不去做,應該安排條件協助成個特區更新法律。例如澳門特色金融,或者財富管理,怎去做?澳門都沒有信託法例,18年來本人不斷要求澳門做這些法例;18年後,零蛋。」

「澳門立法會,沒有政黨,又有基本法(的限制),如果立法會不爭取自己的權力,不給予立法會權力,立法會是沒甚麼作用。」

至於澳門民主政制發展,歐安利坦言,七個官委議席在比例上是多了,應逐漸增加直選議席及減少官委議席,而澳門選舉更根深蒂固的是文化問題,「有個葡國朋友說,澳門的選舉幾乎都是江門對福建,省份與省份,不是理念,不是內容。」

關翠杏:
應進一步開放跟進委員會

立法會直選議員關翠杏。

立法會直選議員關翠杏。

關翠杏擔任議員21年,期間曾擔任第一常設委員會主席及土地及公共批給事務跟進委員會主席。任內曾經審議過多項重要或具爭議性的法案,如《土地法》、《噪音法》、《家暴法》及《動保法》等等。有份促使成立跟進事務委員會的關姐坦言,若要更有效推動及監督政府,跟進委員會的有效運作及進一步開放,值得下屆議會思考。

「跟進委員會是從政府3個最重要的工作中,包括財政、行政、土地及公共批給等實質事務上去監督,尤其係前期介入。跟進委員會討論嘅係實際運行緊嘅事務,係同市民息息相關,其實係適宜公開會議,咁社會就能夠及早知悉情況並進行討論。」

另一方面,關翠杏亦指,儘管議員之間有不同政治立場及取向,但議員均需要為社會民生負責,認為議員之間若能就社會民生的重大事件能有共同合力,將能更有效地共同推動政府在施政上的改變。

「就如早前經屋做契爭議之中,唔同議員都對此表示關心,推動羅司長一次過見哂所有關心嘅議員,同時要快速回應相關問題。而對海一居問題的處理,呢段時間大家都共同去想方法,希望幫到無辜嘅人,儘管未見到成效,但希望未來能夠有更多合力,去同政府商討解決涉及社會民生嘅問題。」

陳明金:
後悔沒反對「離補法」

立法會直選議員陳明金。

立法會直選議員陳明金。

宣佈不再參選後,陳明金接受《論盡》訪問時曾指,希望能夠完成審議他有份提案的《租務法》,限制租金升幅,雖然《租務法》最終通過,但當中的「靈魂」——有關租金管制的條文卻不獲通過。

回顧議員生涯12年,陳明金亦在立法會最後一次議程前發言中提到「難免有遺憾」:「12 年之間,循序漸進的民主政制,步伐緩慢,立法會直選議席仍然佔少數;澳門的產業適度多元,進展有限;人口由 2005 年的 49 萬增加到 65 萬人,住房、交通、醫療等問題比較突出;公共財政預算開支由 2005 年 211 億元上漲到 957 億元,公務員以及社會福利等開支龐大,特區政府負擔沉重……」

而他自己亦於訪問中坦言,後悔當初沒反對《離補法》:「給我再做多一次,我作為民選議員是會聽民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