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立法會 VS 垃圾會論盡紙本
澳門立法會的積弱一直被坊間詬病,民間對立法機關之失望,從「垃圾 會」、「花瓶」、「橡皮圖章」等別稱,可見一斑。追本溯 源,立法會的弱勢並非回歸後方才發生,而是從 #澳葡時代 已經開始。翻查資料,早於20世紀20年代,葡萄牙通過 法律,海外屬地擁有一定立法權,而在在這體制安排下,總 督具有法案提案權,但議例局成員如需提案就需要先得總督 批准。及後葡國獨裁者薩拉查上場,在強調中央集權的氛圍 下,地方的自治及立法權更是進一步被削。 . 每月一號出版|定價:MOP$7/NT$50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林香生:監察政府財政最重要

#052 立法會 VS 垃圾會論盡紙本

文:論盡

時間:2017年09月2日 10:10

「在編(預算)時,大家都覺得很多錢,光是衛生局,就是以往整個政府半年的的開支,七十多億,我們吃藥要花費十多億!」

「財政上的收入為何要收這麼多錢?能否收到?第二是怎樣花?為甚麼需要這麼用?特區財政開支跟我們的施政報告、施政辯論,是聯在一起的。司長應該告訴我們,你屬下的十個部門,在今年主要發展甚麼,需要幹甚麼,所以在這個花費上,會做甚麼。現在甚麼都欠。」

坊間調侃立法會是「垃圾會」,但身為立法會副主席林香生自是不認同這個稱謂,「立法會正不斷地改變。」他指,社會現時對政府的取態有兩種傾向,一是完全相信政府,甚麼都要政府處理,「好像自己完全沒有責任。」二是政府甚麼都幹不好,所以政府做甚麼都懷疑。「要麼完全相信它,要麼懷疑它,走兩個極端,(監督政府是)冇得做的。」

他認為,作為議會,監督政府有三方面最重要:用錢、用錢和用錢——多少、用在哪、為何用。雖然不認同立法會是「垃圾」,但他承認,政府預算、決算是一門學問,跟進委員會還需要學習如何跟進。而林香生在立法會連續兩屆了,他指,在這八年間,不論是有關財政預算法案,還是財政決算,文件隨時幾寸厚、六七百頁,可是「又有多少議員會把它看完?」

立法會盡力為議員準備好了「懶人包」,但是「有多少人會看這個表呢?我們很費心思,叫(輔助部門)同事完成,方便大家。十個表格、八個表格,就是要問——錢怎樣用?」

「我們委員會叫政府上來『照肺』的。喂!兩年你都不用這些錢,今年突然要加錢?」

立法會副主席林香生。

立法會副主席林香生。

林:澳門的法律是在完備之中

對於坊間對議會的種種批評,林香生指,在自己眼見的八年中,立法會一直在進步。「但當然,這個進步是有一個不同的時空,以及不同的社會訴求。但是,總體是在進步。」他特別提到,第四屆立法會完成了「三大法」:《土地法》、《文遺法》、《城規法》,第五屆立法會所制定的《預算綱要法》等,是為澳門奠下基礎的制度建設。他指,這八年間立法會就完成了逾百條法律,但立法本身有其限制,例如會滯後。「一個《醫療事故法》熬了三年,熬到現在出台,是不是完美?總是有缺陷。制定法律怎麼可以前瞻?不可以,做法律是建基於以前的東西,所以它剛出台本身就有滯後性。」

但他亦坦承,部分立法工作確是未能跟上社會發展。「在澳門,當務之急的還是金融立法、經濟立法,但是這個人才確實是少。我們要搞『特色金融』,我們的法律又滯後。」

八年議員生涯,過去四年更任立法會副主席,但林香生今年亦退下火線,不再參選連任。回顧過往工作,他認為,議會需要一個機制去強化所有議員的立法工作。

他指,議員對於監督政府工作、服務市民的技巧,應該可以能夠提升。但是在立法領域,當中最重要亦是艱難的工程,是建立澳門法律體系。而澳門回歸 18年了,大學對澳門法律研究甚薄弱,更遑論建立澳門法律體系了。林香生強調:「我們一定需要弄清楚,我們澳門自身的法律體系是甚麼?每一個議員都有責任為我們建立一套澳門的法律體系而奮鬥,這是一個使命。

查詢及刊登網上廣告:[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