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

【來論】兩張「澳門通」的思前想後

來論

文:See Why

時間:2016年06月21日 18:18

何時,我們才願意共同努力,締造一個博彩和娛樂減少,人化素質高尚的人文社會。(csjstv.com)

何時,我們才願意共同努力,締造一個博彩和娛樂減少,人化素質高尚的人文社會。(csjstv.com)

一天,上巴士時,前面有兩個中學生,其中一個拿出一張「澳門通」拍卡時,讀卡機發出響鬧,提醒卡內儲值已花光。瞬間,那同學拿出另一張「澳門通」,一碰就發出學生卡的聲音。另一同學好奇問她說:「你為何不一早拿學生卡出來用?」豈料報以「濕濕碎,無所謂啦!」另一同學緊張兮兮說:「喂!用學生卡起碼慳一元啊!」結果再報以「一蚊買得d咩!」另一個同學回應說:「咁又係!」

一分一毫不思來處不易的新生代

澳門自賭權開放後,快速擠身GDP全世界排名前列,庫房水浸,特區高官變得錢多人傻,架設高福利社會保障網絡,大灑金錢,諸如提供15年免費教育及免費回歸教育,現金分享及醫療卷,當然慷慨到連非澳門居民都可以享受的搭巴士優惠等等。另一方面,大型建設浪費公帑但竣工無期,1億資助暨大蠢事曝露澳門基金會是個「大細超」的大花筒。

連續兩年,賭收大幅下降,雖然澳門財爺提出要緊縮開支,但教育及福利支出仍然有增無減,連本來可以下調的現金分享都不敢減一分半毫,澳門永久居民依然有9000元袋袋平安。一直在事事免費、飯來張口的高福利網成長的新生代,坐享白吃的午餐「不特止」,政府還不斷「亂洗錢」立壞惡表。試問新生代如何明白上一代的半生牛馬,又怎能學會珍惜分毫呢!

買樓是澳門人的頭號願望

又有一次,參加一個幼教家庭教養講座,主講者問在場家長最大的願望是甚麼?答案竟然不是給予孩子快樂的童年,而是希望他們長大後可以買到樓。放眼打工一族,甘心也好,被逼也好,都已成為「追樓一族」。

成功置業須「父幹」而不是靠「苦幹」,沒「父蔭」的年輕人,直像賽狗場上的格力狗,追趕永遠走在前面的電兔。當高福利社會遇上高樓價歪風,後生仔頓然變成雙奴一族,既是為口奔馳的「工作奴」,更是為有瓦遮頭而折騰不已的「房奴」。

白冠帶鵐 / 白冠鳥(維基共享資源)

白冠帶鵐 / 白冠鳥(維基共享資源)

我們是不眠不休的白冠鳥

棲身北美的鳥類品種繁多,其中以白冠鳥最為突出。每年秋天,白冠鳥從阿拉斯加飛到墨西哥北部過冬,在遷徙途中,白冠鳥可以連續7天不眠不休地飛行。 沒想到,率先由美國國防部進行不睡人研究,希望可以訓練出不眠士兵。計劃還在試驗當中,已有部份士兵可以連續7天當值,可望將來延長至14天。換句話說,過去我們說人生有三分之一睡在床上的說話可能成為歷史。白冠鳥的非一般表現吸引全球的科學家、心理學家及工商企業界的關注,如何大幅縮減人類睡眠的時間,變相增加工作時間,創造幾何級數的經濟利益。澳門人早已是無特異功能卻不眠不休的上班白冠鳥。

不眠不休的賭城

上世紀,賭牌由澳門娛樂有限公司獨家專營,澳門已開始成為24小時輪班,全年無休的賭城。賭權開放後,輪班的不只是從事博彩業的人員,更遍及周邊的飲食及工商業。白冠鳥尚有「特異功能」護體,但亦終有抵達目的地及停下來的時候,澳門一般打工仔,尤其從事博彩業或相關輪班人士,長期日夜顛倒、生活失序、家不成家、健康耗損的情況下生活,我們只會離「悠閒」及「宜居」漸行漸遠。

假大空的五年規劃

特區政府公佈五年規劃諮詢文本,致力打造澳門成「悠閒」及「宜居」的城市,文本裡說:「『規劃』貫穿的主線:『以人為本』、『科學決策』,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推進人的全面發展。發揚愛國愛澳的精神,致力維護和諧社會,促進社會公平。」

今天的澳門市民,醫食住行樣樣貴,真的有不眠之身都趕不上通漲及高樓價。政府奉行的高福利主義並沒有扭轉澳門越來越不悠閒,越來越不宜居的惡劣局面。規劃文本只有高喊假大空的口號,就是上面引述的「以人為本」、「科學決策」、「全人發展」、「和諧社會」及「社會公平」等等,越聽越覺得難聽過「粗口」。

《娛樂至死》書影(企鵝出版集團)

《娛樂至死》書影(企鵝出版集團)

童年已死及娛樂至死

世界著名媒體文化研究者和批評家尼爾•波茲曼(1931-2003),生前對後現代工業社會的弊病有深刻預見和尖銳的批評。波茲曼的名著《童年的消逝》及《娛樂至死》,指出工商業發達的社會,因為要刺激消費,連小朋友都不放過,在過度消費文化中成長的孩子,已被調教成小大人,盡失童真,他們追求跟大人一樣的喜好。在《娛樂至死》一書中,波茲曼慨嘆現代人生活空虛,要達成的理想卻遙不可及,賺到及存到的錢不足以應付突然的「醫」及「住」的開支,惟有把錢用作消費娛樂,連不該花的娛樂都盡情地花,最後成為娛樂的奴隸。

何時才能脫奴成人

喬治•奧威爾曾在《一九八四年》中預卜人們將會遭受外來壓迫的奴役,失去自由,我們的文化成為受制文化。顯然,奧威爾的預言一一應驗,澳門人是工作奴、房奴及娛樂奴,三奴繫於一身。

何時,特區政府才真正醒覺,讓賭城澳門得以轉型,創造更多不必輪班的工作崗位,創設免於成為工作奴的自由;怎樣加快公屋興建,科學平抑高樓價;又怎樣在15年免費教育政策下,從量走向質,讓小孩真的享有童真,在自由教育氛圍下學會當一個自由人;何時,我們才願意共同努力,締造一個博彩和娛樂減少,人化素質高尚的人文社會。

查詢及刊登網上廣告:[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