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05 建築外奴悲歌每週專題

澳門每年有逾萬名建築外勞進場,源源不斷的農民工不但為澳門提供廉價的勞動力,更早已形成一條吸血產業鏈,養肥黑中介和違法判頭。我們接觸到多名在金光大道地盤工作的內地勞工,每人要經過至少兩至三重中介,付出超過二萬元人民幣的費用和保證金,才能謀得一職。但行內潛規則,出糧自動「回水」三分一,還要面對各種剝削、長期超時工作等不人道對待。正因已付出大筆保證金及中介費,怕失去工作令工友一直不敢吭聲。有工人在澳工作短短兩年時間,離職時損失至少十萬。

現代賣豬仔:建築工慘被吸血

2015-06-05 建築外奴悲歌每週專題

文:哲盧

時間:2015年06月5日 10:10

A

澳門每年有逾萬名建築外勞進場,在層層剝削和政府長期無視底下,源源不斷的農民工不但為澳門建築業提供廉價的勞動力,更早已形成一條吸血產業鏈,養肥黑中介和不法判頭。

現時獲國家商務部認可在澳門合法經營的勞務公司僅十九間,但不少農民工在內地已被黑中介「吸飽血」才轉介至澳門。本報記者接觸的個案便經過三次「轉手」,代找工作、代辦證件,名堂花樣百出,在打工前先要交兩萬多人民幣的手續費,沒想到來澳門繼續被剋扣工資,血汗錢不斷被壓榨。不少人為籌措這筆買路錢,有的在家鄉欠下纍纍債務,有的幾乎花盡積蓄,又因缺乏法律知識,沒有留下清晰單據,大筆保證金在中介手中,只能任人魚肉,被迫啞忍。

DSC_0898

黑中介泛濫  層層吸血

正在路氹城某博企地盤工作的王大哥,已是第二次來澳打工。來自湖南農村的他,以往曾在不同省市打工,人工低、福利差,就萌生了出外工作的念頭。他記得數年前首次來澳打工,是在家鄉看到一則招聘廣告,聲稱在澳門地盤月賺七千人民幣(約九千澳門),包食包住。以六、七年前的標準來說算是不錯,於是便到中介公司查詢。

大哥憶述,當時湖南中介要求他繳交千元人民幣中介費,並著他填寫個人資料遞交健康證明等文件,然後回家等消息。數星期後,中介通知他到珠海另一間中介公司面試,公司職員要求他再交千元人民幣的手續費、面試費及文件費,然後再把他轉介到另一間公司。

第三間公司自稱是合法勞務公司,要求他一筆過支付三千六百元人民幣的聘用費予澳門政府、五千元港幣按金,外加中介費、辦證費等一萬元。(註:據澳門第21/2009號《聘用外地僱員法》規定,僱主需為僱員繳交聘用費,金額為每月二百元,按季度向社會保障基金繳納)經過重重關卡,留下買路錢,王大哥僅有的數萬元積蓄幾乎用盡,但總算搏得一個在澳工作的機會。

_MG_2709

_MG_2741

潛規則!自動回水三分一

來澳工作後,王大哥卻發現證件、銀行卡都被勞務公司扣起,每月出糧要被人自動「回水」,帳面數九千,實收只得六千澳門元,還要交數百元房租水電費。地盤趕工週假無休息無補水,強制性假期無「三工」,只有新年長假回鄉探親。雖然被扣三分一,他說澳門人工始終比內地高一些,每月千元回鄉。直至大約兩年後被辭退,公司要求他與工友回鄉,每人僅賠償二千元,所有法定補償均不見影,連當初繳交的五千元按金都不知所打算回之前中介追討,但公司已「關門大吉」不知還有什麼方法只好回鄉再作打算。

王大哥慨嘆,當初辛辛苦苦賺回來的血汗錢,最終竟落到中介的口袋坦言內地人來澳工作,只想多賺點生活費,讓親人過好生活。但無奈不斷被剝削也只好認命」。回鄉後,他曾嘗試在不同省市找工作但都失望而回,失業了好幾年。兩年前經朋友介紹,再來澳門工作。被問到會否害怕再被剝削?他表示:「也沒有辦法,有工作總比沒有好,起碼還可以養家。」

吸血鏈

吸血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