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08 五一遊行,後繼無人?每週專題

去年五一過後,我們曾探討過「五一遊行,後繼何人?」今年政府大推國教正熱,以反對倒模教育為主題的青動遊行卻銳減至只有約五十人,是年青人變冷了嗎?還是50蚊方大同演唱會飛真的有效?今期我們邀請歷年參加過、組織過青年五一遊行的朋友,從動員、策略及社會發展的脈落等方面分析,如何突破青年政治參與的瓶頸。

五一遊行後繼何人?工人青年莊荷!

2015-05-08 五一遊行,後繼無人?每週專題

文:李國強

時間:2015年05月8日 14:14

「五一」又爆衝突!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是,這次衝突雙方竟然是兩個自稱保障工人權益的團體,主角為工人民生力量聯合工會李少坤和工黨利建潤。網上影片顯示兩人因場地問題在出發前於祐漢公園發生爭執,期間雙方在沒有任何物理作用力下突然倒地不起,並要勞煩治安警拉開人鏈相隔,事件才平息。當日雖然有十三個團體發起不同的遊行,但參與的人數並不多,青年人的出席率則不增反降。十年前,工人團體主宰了五一遊行的訴求,約五年前被異軍突起之青年動力比下去,近年來則幾乎是博彩工會一支獨秀,參與者由失業工人、青年學生,再到荷官的轉變,除了許多複雜的人為和政治原因外,還有歷史發展因素。

IMG_3886

首先回顧過去兩次嚴重的警民衝突,○六年歐文龍貪污被捕,事件嚴重打擊何厚鏵政府的管治威信,由通脹、交通、黑工等問題積聚的民怨一發不可收拾;○七年,由六個團體發起的約四千名工人及家團人士,途徑提督馬路天橋下時衝破警方的路障,警員許永聰向天開;○八年,何厚鏵政府開始推出大量福利政策現金分享以平息民憤,又透過加大傳統社團的資助以籠絡基層工人;二○一○年,大規模警民衝突再現,警方在水上街市附近發射水驅逐示威者,多人受傷,此後工人運動更被徹底分化瓦解,無以為繼。但同年新興網上組織青年動力破天荒召集年青人及學生首次走上街頭,與水上街市衝突形成鮮明對比,且訴求清晰到位,一度被市民寄予厚望,可惜近年來已逐漸淡出公眾視野。至此,五一街頭運動經過兩波轉折,已後繼無人。近年最具號召力的博彩最前線則擅長就突發議題打游擊戰,五一假期動員力有限。筆者作為過來人,嘗試分析五一街頭運動參與規模變化的原因:

工人團體被收編

澳門基層工人團體具號召力發起工人上街遊行的不足五個,但動員力不強,且領導人大多屬於「老粗」,文化水平不高。除了一些較年長的負責人外,基本上個個都沒有固定立場,底線隨利益自動調節高低,使他們放棄粗活走上組織工人之路,自然是有較舒適及有可觀的回報。收編的力量,除了政府的資助外,還有鄉親及其他勢力,幕後老闆則試圖以這些團體的影響力(破壞力)左右政府施政,並要脅政府透過分贜資源作為維穩經費。

李少坤和利建潤因場地爭執雙雙倒地

李少坤和利建潤因場地爭執雙雙倒地

青年領袖缺乏魅力

再說「青年動力」,成立初期在社會議題上非常活躍,但後繼乏力,對許多具爭議的社會公共議題逐漸失去話語權。由於團體堅持財政獨立,所有組織成員均靠理念義務參與,在這種情況下,負責人的領袖魅力要比能力重要得多。可惜,除了創會負責人阮佩嫦外,後來的領袖均缺乏方面的魅力,團體知名度和影響力漸走下坡。

傳統青年社團圍剿

二○一○年青年人走上街頭,與香港八○後為主軸的反高鐵運動相呼應,港澳兩地青年運動的活躍,對特區政府管治威信有一定衝擊,驚動港澳中聯辦。於是,傳統的青年團體,聯同許多不同背景新成立的青年社團,在政府加大維穩經費的催化作用下,成功利用龐大資源圍剿站卻未穩的青年動力,建立大功。

政府福利政策

○七五一遊行開槍事件後,澳門特區政府在○八年五一前夕高調「派錢」,成功收買民心;二○一○年青年軍拔地而起,迫使新上任的崔世安「對症下藥」,不惜重金在五一大搞港台明星演唱會吸引年輕人關注。加上施政佈告上許多「有可能」實現的美好承諾,澳門市民的怨氣不是無堅不催,自然應刃而解。

歷史演變的必然

上述四點是人為導致五一街頭運動縮水的客觀分析,十年五一工運興替,自有其歷史演變進程。歷史賦予工人、青年人不同的使命,從不同的訴求可以直接反映當時的經濟和社會生態圈。相信不同時代的澳門人,都肩負著保衛下一代就業和生存環境的偉大任務,無論當權者如何反悖,五一運動規模再小,都永遠不會停止。

種種跡象顯示,特區政府好害怕市民遊行,為了阻止大家五一走上街,無所不用其極。他們或者安撫得了失業工人,並對青年投其所好,最不幸的是對博彩從業員的勞工權益,政府在回應訴求上落後於六家博企。相信澳門未來五年的工人運動,將會以博彩工會訴求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