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連結

021 我們病不起 論盡紙本

文:路兒

時間:2015年01月19日 11:11

受訪者:大葱、ANA
部份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不是為了吃,因為肯定不夠吃!」種植班學員大蔥笑說。「是要讓小孩看到食物成長的過程,知道食物從哪裏來,不是用錢交換就有。」身旁的同學ANA也點頭道:「現在很多小孩會認為,食物只要用錢,就可以買到,於是都很浪費。」兩位媽媽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着。在澳門,大多數人不愁穿,不愁吃。各種新鮮蔬果,不論內地的、日本的、美國的,只要有錢,從超市街市總能找到,犯不着自己每天淋水,施肥除蟲。然而這兩位媽媽卻興致勃勃地把家中的小陽台,改成菜園。「家裏的小孩看到,丟掉蕃茄很容易,卻種了三個月還沒有把那果子種回來,於是知道珍惜。」家中的陽台,是近在眼前的場景。親眼目睹,於是感受更深。

ad

與大自然割裂的小孩

ANA有兩個兒子,一個八歲,一個九歲。身為兩子之母,她深感澳門小朋友活動的選擇很少、很少。「澳門除了公園,其他地方都沒能看到樹。」「小朋友最多就是打機,都沒怎樣接觸到綠色的環境。家裏開始種些蔬菜後,兒子們都很開心。每天看着它,嚷:『媽媽!它長葉了!結果了!甚麼時候能吃﹖』有時可能會枯了,但過程很開心。」

「澳門真得沒有甚麼娛樂。」ANA說。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大蔥也回憶道:「小時候跟奶奶住在農村,也跟植物本來就很親近,到澳門後起初幾年就很不適應,全都是樓房,植物都是碰不得的。」這有甚麼問題﹖「一方面是小孩子注意力缺失症越來嚴重,然後保護自然的動機亦會變小。」

「自然界的玩具,你需要跟它玩就需要一定的專注力。」在學校當老師的大蔥慢慢解釋,「小時候蹲下來看螞蟻搬家,你會研究它整個路線,你的專注力會非常厲害。自然的玩具是很好玩的。你不知道它能有怎樣的功能,不像我們現在買來的玩具,都已經知道它是怎樣玩,一玩就沒意思了。我看我自己的小孩,除了積木,其他玩具基本上玩一天就不會再玩了,這都是注意力缺失症的一些預兆,就是容易厭倦各種東西,然後你的注意力不知道該放到哪裏。但自然界的玩具,比如玩一個三葉草,你可以拔葉子,還可以嚐嚐味道,可以開花,不停在變,完全沒法預計,充滿着驚喜。它有五感,有觸覺、味覺、嗅覺,有蜜蜂飛來,還有動物的互動,你可以很專注盯在一個東西上。我覺得那是一個對以後的注意力是有影響。還有觀察力、對自然循環的理解。」

「自己有了小孩,就覺得盡自己的可能,讓她多一點接觸到活生生的生命,給她營造一點點自然的氣氛。課外有空會帶她上山,在家裏就只能通過唯一的方式,就是種植。」

現在兩個兒子輪流替蔬菜淋水,不讓園主ANA「獨享樂趣」。「一發現我在淋水,他們便嚷:媽媽怎樣你自己在玩,不讓我們幫忙﹖不公平!」ANA笑道。

現在兩個兒子輪流替蔬菜淋水,不讓園主ANA「獨享樂趣」。「一發現我在淋水,他們便嚷:媽媽怎樣你自己在玩,不讓我們幫忙﹖不公平!」ANA笑道。

現在兩個兒子輪流替蔬菜淋水,不讓園主ANA「獨享樂趣」。「一發現我在淋水,他們便嚷:媽媽怎樣你自己在玩,不讓我們幫忙﹖不公平!」ANA笑道。

現在兩個兒子輪流替蔬菜淋水,不讓園主ANA「獨享樂趣」。「一發現我在淋水,他們便嚷:媽媽怎樣你自己在玩,不讓我們幫忙﹖不公平!」ANA笑道。

綠色的連結

家中的種子,除了讓小孩的生命中多添了綠色,同時也使人與人之間更為緊密。「我也有跟同事分享。種蕃茄有花蕾了,就送了兩株給朋友,不知道他種得怎樣了。」說罷ANA便拿出手機,跟大蔥研究自家蕃茄的狀態。「公司有同事很會種花,我經常請教他。他會告訴我很多有關施肥的方法,又會每天幫我公司裏的盆栽淋水。」

綠色拉近同事距離,也讓家庭更添溫馨 。「我則跟家婆多了話題。」大蔥笑道,「家婆住在香港公屋,完全沒有空間可以種東西。她來到看我種菜,開心得像小孩。每天淋水施肥,都是她幫我的。她以前也住在農村,從順德老家到香港。現在我們的話題很多,每天都要跟我說每棵菜的狀況。每天回家都看到她就是蹲在菜盆邊整理。這些老人家,特別是小時候的記憶,可能就重新喚起來了吧。如果沒有她我可能自己打理不了那麼『企理』。」

還會繼續播種嗎﹖兩人不約而同地說:「當然會!」

「種開了肯定會繼續種。會上癮的!不種會有失落感。」

空間不需要很多。只要露台有足夠的陽光,人人都可是陽台農夫,圖為大葱。

空間不需要很多。只要露台有足夠的陽光,人人都可是陽台農夫,圖為大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