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這十五年,你幸福嗎?論盡紙本
【封面專題】 〈回歸十五年專題〉 人生有不同軌跡。當有人拼命想出逃,逃離這個充滿異化感的小城,卻有人揮別台灣生活的小確幸,舉家遷回澳門。沒想到遠觀的燈火璀燦、繁華盛世,置身其中卻只是夢一場。 〈大換班〉 第四屆特區政府領導班子大換血,是回歸十五年來首次、也是最大規模的換班。十名主要官員僅審計長留任,其餘均是新人。如此大刀闊斧的人事調動,帶來的將是施政新氣息還是「一蟹不如一蟹」的困局? 【藝文爛鬼樓】澳門獨立電影發展,不止十五年。要觀察回歸至今的文化環境,要選一種藝術類型作檢視的話,首推自是電影。電影最能讓人對一個地方產生想像,有如城市的一面鏡子,尤其在急速變化的地方。 【人物專訪】十一月初澳門球壇發生一樁喜事:尚未滿廿二歲的梁嘉恆,成為澳門首名加盟香港超級聯賽的職業球員,這不光是他足球事業上的一個里程碑,也標誌了澳門足球界新的一頁。 【歲月留情】新的土地陸續開發。地的名字是「和諧大馬路」、「樂居大馬路」;新的大學城開學了,學生踏着的,是「大學大馬路」、「中央大道」、「強身大馬路」……當官方力以「中葡交流平台」為目標,以「中西文化交融」作賣點,小城的街巷之名實浮露出對官方方向的淡淡叛逆。 售賣地點:https://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s://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進軍職業球圈——澳門小將梁嘉恆

#020 這十五年,你幸福嗎?論盡紙本

文:泰來

時間:2014年12月17日 11:11

「如內心有夢便全力追蹤,不須計那天才可終。」 ——陳百強《疾風》

十一月初澳門球壇發生一樁喜事:尚未滿廿二歲的梁嘉恆,成為澳門首名加盟香港超級聯賽的職業球員,這不光是他足球事業上的一個里程碑,也標誌了澳門足球界新的一頁。澳門體壇經常被詬病,「業餘」二字既是致命傷,亦是諉過的最佳「藉口」。因循之下,澳門一日沒有職業體制,體育界就一直以「業餘」自居,從設施、管理、教練、技術、體制和運動員,做得再差都因為我們是「業餘體制代表隊」,這個理由夠充份了嗎?但有人證明,澳門的運動員,絕對可以走上職業之路。

LEONG 12

眼前的梁嘉恆高大健碩,身穿運動服作時下年青人打扮,相信沒有人會注意到還是一臉稚氣的他,已獲得兩屆澳門足球先生殊榮,並跟香港「和富大埔」簽下外援合約,正式以足球員身份「打工」。球場上,大男孩化身彪悍前鋒,單刀直闖龍門,有速度、有功駕;策動攻勢唔獨食,睇準機會突破,小小年紀已有大將之風。二○一二年U19亞青賽連入六球,嶄露頭角;兩年後的全國中學生運動會六場比賽中再入七球,帶領澳門學界隊取得歷屆最好績;十八歲即奪得澳門足球先生、最佳本地球員、最佳年輕球員及入選十一人足球明星「四料」獎項。外人看來,他是命運的寵兒,但背後是多年來的努力、汗水、堅持,兼顧學業日夜操練,夢想成真並不靠運氣。

在本土和國際青少年賽光芒四射,但要以過江龍身份爭取到香港職業球員的一席位,殊不簡單。曾經多次有機會到香港,可惜因工作證和傷患,機會一次又一次擦身而過。近兩年的跌跌碰碰反而令梁嘉恆變得更成熟,傷患連連,挨過右膝十字韌帶斷裂的低潮期、傷愈復出但始終不及「當紮」狀態的瓶頸位,梁嘉恆都從未有輕言放棄,繼續在本地甲組球隊「蒙地卡羅」鍛鍊好體能和技術。十年磨一劍,少年知道只有做好準備,當機會到來才能緊握在手。

梁嘉恆(右二)和一班從小踢到大的波友。

梁嘉恆(右二)和一班從小踢到大的波友。

代表澳門出征

代表澳門出征

澳門人也可以做到
「下一步會到哪裡?便要一步一步想。短期以入球或正選做目標,希望一、兩個月內可以做到,我有能力的,只是欠一點信心,從澳門跳出去很多時會認為人家好過你,但其實不然。」對比以前打校隊、發展隊甚至澳門代表隊,梁嘉恆坦言現在很認真,會看賽事錄影觀察對手組織,作息和食物亦有顧及。回想以前,他說:「以前打發展隊不會著重這些,成長了顧慮又多了,營養以及休息都覺得重要,可能是全職球員應負的責任所在。」港澳兩地走,付出的體力、時間以及金錢亦相對多,由於梁嘉恆是澳門在港職聯的第一人,沒有具體先例可援,他的計劃亦像是「摸著石頭過河」,幸好年青適應能力和學習能力也強,定下的目標若按部就班,定必有成。

今年九月起開始到香港乙組球隊「試腳」,在和富大埔跟操,兩個多月下來,梁嘉恆坦言自己的表現與香港球員相比差別不大,如果與外籍球員比較,力量上便有分野。不過年輕人仍滿有信心:「速度上其實也差不多,但力氣不如他們,我要再努力些希望迎頭趕上。」

期望走得更遠
對於足球上的發展,梁嘉恆期望在香港穩陣腳,再測試自己的能力可以走得有多遠。梁嘉恆認真地說:「我覺得如我願意更努力,定可以站穩陣腳,但我前鋒位置生涯可能很短,有可能的話,亦想去其他國家見識。我希望有機會去日本或葡國,甚至返內地比賽我亦不介意。我曾到內地的日之泉『試腳』,不過當時我是帶傷的,加上在內地球隊,港澳球員都當成外援便很蝕,很難找到球隊。」

除了體能,曾在學界時代三次折斷手骨的「玻璃球員」顯然長大了,在家人支持和鼓勵下,沒有家庭負擔,希望能與學校方面協商未來的上學問題,好好安排協調上學與「打職業波」的雙重身份。大學教授會利用他的全職球員身份開玩笑,在課堂上調侃他。幸而更重要是同學真心協助他,無論在功課上,又或球場上,給予他無比鼓勵。「有同學說會組隊去香港捧場,我說要肯定哪一場我會上陣才通知他們來,否則也沒有意思。現在仍以後備為主,這很正常吧!」

LEONG 7

LEONG 6

至少要大學畢業
離開了球場,梁嘉恆回到澳門大學,又重拾他的大學四年級生身份,主修傳播系。梁嘉恆說:「我選了做媒體,學習做動畫、用電腦軟件剪片等。」穿梭港澳兩地,身份從球員與學生之間不斷變更,但他覺得有責任:「收了『波糧』我想盡量參與訓練和比賽,但這段時間要以學業為先,目前仍有四科,本來都想休學,但家人說就算今年不能畢業也沒有問題,無論如何,一紙證書是必要的。」

踢足球點「搵食」?他感激家人一直沒有給予太大壓力,沒有要他做賭場、考公務員,及早買樓,見到自己真的喜歡足球,踢出成績,他們也終於肯定個仔不是玩玩下。同樣熱愛足球的哥哥更是他最有力的後援會「爸爸不太熱衷足球,但哥哥無論精神或實質上都給我很大支援。」 前兩個月梁嘉恆經常要「過大海」跟操,交通花費不菲,做賭場的哥哥自動成為最大的贊助。足球員職業生涯短暫,又有傷患困擾,可能到三十出頭便要退下火線,哥哥為他籌謀未來,畢業後可能合伙做生意,令他更專心追尋足球的理想。

LEONG 5

LEONG 4

感恩在鞭策中成長
小時候的梁嘉恆,跟同齡的學生一樣,活動又何止足球?「小時候打過羽毛球和乒乓球的學界賽,不過我在足球下了苦功,否則條路肯定會變。」命運安排他中學進入了不少足球員的搖籃──慈幼中學。從教C組的吳兆恆,到他口中的兩名恩師──譚又新及區志權。甚至小學時跟工聯的波叔(梁建波),在星星公園「踼街波」,梁嘉恆的足球路上遇到不少幫助他,扶持他的人,就算在口頭上對他百般挑剔的發展隊隊友,其實也用著另類手法幫助他。「不少人愛聽讚美的說話,但他們愛挑剔我的表現,但我領會到他們的用心,是叫我不要自滿。」從學生時代與發展隊共同成長,那怕是現在發展路向不盡相同,但球場上的默契延伸至他們的相處之中,眼下澳門代表隊陣中不少球員都是昔日的戰友。

「澳門隊走年輕化,以代表隊而言很年輕,但可以老帶新,加上澳門有不少公、私營的足球學校,其實如果澳門有足夠場地,發展足球其實不太困難。」當然,如今年青人周遭太多誘惑,太多東西吸引,集中力變差,未必肯下苦功在足球上。梁嘉恆說:「要看他們身邊有沒有人在鞭策自己,例如中學時區志權要我做校隊隊長,中午要我們去跑步,因為職責所在我便風雨不改苦練。」以前家住氹仔到慈幼上學,訓練了梁嘉恆的速度出來。每周總有幾次上學匆匆從舊葡京落巴士,五分鐘內衝上慈幼校園,球場上速度,就靠這不經意的生活小插曲造就而成。

多年的偶像西班牙前鋒費蘭度‧托利斯,不斷在球場上拼搏,就算在低潮仍很努力,不管有多少負面消息,依然勇往直前。梁嘉恆說自己亦經歷過低潮期,後來覺悟到有時踢波不一定要入球,有時創造了機會,入球與自己有關也很高興。再長大一點,成熟一些,想到入球重要,但助攻的人也很重要。學踢波,除了技術、體能,還要學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