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1 財富哪裡去?每週專題
根據世界銀行最新數字,澳門的人均本地生產總值(GDP)去年超越了瑞士,晉身世界第四。可是91,376美元(折合729,419.78澳門元)這相當於同期澳門工資中位數五倍的數字所隱藏著的,不就是更深的貧富懸殊、更單一的發展模式嗎?我們為此付出了什麼代價?

澳門政府的「鴉片管治哲學」——專訪時事評論員蘇文欣

2014-07-11 財富哪裡去?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4年07月11日 9:09

澳門博彩業的蓬勃發展,為政府帶來每年逾千億的財政收入。然而,對於各種民生問題,政府卻往往束手無策,令市民的怨氣與日俱。為何澳門這樣一個小城市,要解決民怨的問題卻如此困難呢?時事評論員蘇文欣說︰「因為政府唔捨得去用嗰啲錢,因為政府唔識得去用嗰啲錢。」

澳門政府,你醜唔醜?

蘇文欣指出,澳門與阿拉伯國家有很相似的地方。同樣是產業單一:阿拉伯國家依靠石油,澳門依靠博彩業,彼此都以單一的產業帶來巨大的財富,「大家都知有一日會玩完」。他說︰「花無百日紅,油無千日上」,開採石油總有枯竭的一天,因此,這些國家致力使自己變得多元化,在教育、醫療、社會福利等投放大量資源。他說︰「美國、英國最叻既教授,未曾被阿拉伯國家請過去,叻極都有限,就係咁簡單。我聽到你最勁嗰啲就請嗰啲,錢咋嘛!佢地既教育淨係呢啲已經夠啦,我地澳門有無學到人呢啲嘢啊?唔使諗啦。」

同樣是富庶之地,經濟數據光鮮亮麗,阿拉伯國家是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然而,澳門市民卻感覺到越來越大生活壓力。高樓價、高通脹、交通擠塞,醫療系統千瘡百孔,社會資源得不到公正的二次分配,弱勢群體得不到幫助,「澳門人,尤其是舊區的居民,佢地真係有貧窮的感覺」,蘇文欣說,澳門居民即使完全沒有收入,亦可以有三、四千元的經濟援助等津貼;無屋住,可以申請社屋。「佢地係咪唔可以生存呢?唔係,佢係絕對可以生存。」然而,將這些人的生活狀況與澳門排行全球第四的人均GDP作對照,蘇文欣說︰「其實我地應該要問一句說話:『澳門政府,你醜唔醜?』」

_DSC0266

澳門政府的「鴉片哲學」

蘇文欣續說︰「澳門政府係有好多錢但唔識用!我哋用一啲好傳統的管理金錢的方法,就係我阿爺個一代清朝人管理錢既方法︰錢放喺袋,唔攞出來投資。將啲錢儲起,而不是投資在子女身上,可以留低啲錢俾子女,但唔係投資。」

他反問記者︰「咁嗰陣點樣將啲錢繼續留在家庭裡邊?答案是教你食鴉片,呢個係當時既哲學,唔係講笑。」為什麼呢?「因為嫖、賭會傾家蕩產。吹就唔怕,食得幾多?所以,中國清朝富有的大家庭,子女唔係咁叻,又無國際視野,佢哋係用呢個方法去教仔。」

蘇文欣認為,澳門政府這套管治哲學是「樣樣嘢都有,餓你唔死。」卻不願意向市民在醫療、教育、社會保障等方面投放資源,當市民為經濟發展所帶來的各種民生問題感覺到「痛」的時候,就每年派現金分享當作「止痛劑」。歸根究底,是澳門政府沒有現代思維去管理財富分配。

商業理財充當財政政策

蘇文欣認為,澳門政府一直以來都用商業銀行的「理財方式」充當地方政府的「財政政策」,「當佢哋睇唔到有即時的回報,佢哋地就唔願意做。路氹城係即刻回報架嘛。賭場開張第一個月就有收入架嘛。你諗下,政府去北區搞完啲馬路可以有啲咩?」

然而,政府有責任公正地處理財富的二次分配,但二次分配不能夠收到即時的成效,或者直接增加財富收入,因此,亦得不到政府重視。蘇文欣說,二次分配要做很多社會福利的工作,例如減低人們的犯罪率,可能未能夠看到財富的直接增加,但已經減少其他方面的支出,「唔使咁多社工,唔使咁多警察」。這需要一段長時間才能慢慢成為金錢的收入。然而,「我們的政府,就只是想投資落去就即刻攞返,嗰個係直接既投資,然後分散財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