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1 財富哪裡去?每週專題
根據世界銀行最新數字,澳門的人均本地生產總值(GDP)去年超越了瑞士,晉身世界第四。可是91,376美元(折合729,419.78澳門元)這相當於同期澳門工資中位數五倍的數字所隱藏著的,不就是更深的貧富懸殊、更單一的發展模式嗎?我們為此付出了什麼代價?

澳門人的財富都跑哪裡去了?──專訪直選議員吳國昌

2014-07-11 財富哪裡去?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4年07月11日 9:09

澳門自回歸以來,致力發展成為一個博彩天堂。各種光鮮亮麗的經濟資料,使澳門小城一次又一次地成為全球焦點。根據世界銀行的資料,澳門人均生產總值(GDP)達91,376萬美元,已成為全球人均財富最高地區之一,排名第四。或許每天工作十二小時,月收入仍不足五千元的澳門市民,面對這些資料只能苦笑。經濟發展得越蓬勃,市民卻越是感到「日子艱難」。到底澳門人的財富都跑到哪裡去了?

財富都到哪裡去?

直選議員吳國昌指出,以2000年的基數來計算的話,直到2013年,澳門的人均GDP增長了接近5倍,然而,澳門人的收入中位數升幅只是稍高於2倍。他說︰「若以社會主義角度來看,GDP當然並不代表到什麼,根本就是一個不公平分配。」

吳國昌認為,以博彩業作為龍頭產業的經濟政策的主導下,博彩業老闆以及博彩中介人成為澳門財富得益最多的一群。透過博彩稅收,當中的有三分之一的財富落入政府手中。當中一部分的博彩收益被政府儲起,亦有一部分是親疏有別地利益輸送,「愛國愛澳」的傳統社團則變得很富有,但傳統社團所分得的比例並非最多,分得最多的是以地產的方式分給權貴。

吳國昌指出,澳門樓價(2000年起)的增長率至今已經超過百分之一千,接近百分之一千三百,樓價飆升同時帶動租金的飆升。他認為,樓價飆升原因,一方面是澳門經濟開始增長時有一批外來炒家來澳炒賣,另一方面,政府的政策亦直接或間接地造成樓價高居不下。

他指出,自2000年起,政府全面停止興建新的公共房屋,亦表明不會有新的公屋項目,從而減少公屋的供應量。其後,政府雖然重新興建公屋,但表現拖拉,進度緩慢;另外,政府又透過賤價批地,保障了小圈子選舉裡的愛國愛澳陣營的資產階級,以及六大家族和博企的利益,卻苦了小市民成為「房奴」,為住屋問題終日叫苦連天。

_DSC0214

「澳人澳地」限制權貴利益,解決居民住屋需求

政府庫房水浸,本應該做好財富的第二次分配,縮小財富差距,解決對市民影響最直接的各種民生問題,幫助弱勢群體,建立全面、有系統、公平及有效的社會保障制度。然而,澳門回歸近十五年來,市民的怨氣卻與日俱增。吳國昌認為,只要落實「填海新城,澳人澳地」,以及完善保障基金就已經可以相當大程度地解決民生怨氣。

然而,這必然會觸動一眾權貴的利益。吳國昌認為,澳門原有的土地早已經被權貴瓜分,「是時候收一收手,在填海新城公平一點,給予本澳新一代及長者享用。」「填海新城,澳人澳地」對一眾權貴來說,有利有弊。弊的地方在於限制他們不能利用這塊「肥豬肉」取得更加多、更過分的利益;有利的地方是這階段比較少外地的炒家,都是澳門人在抬高樓市,但經濟上也不排除將來會有人來炒賣,然而「澳人澳地」卻只面對澳門人,外來炒家無法炒賣。這使原本霸著澳門半島、路氹的豪宅、酒店的權貴得益。

吳國昌說︰「權貴的既得利益在澳門半島、路氹已經分了不少土地,賺盡了,但他們不能阻礙年輕一代的置業機會。老實說,從政治上來看,土地一早就分夠了,錢也賺盡了,只是他們不生性,賺到錢卻不像香港的地產商發展綜合性的產業,只懂得賣豪宅收錢。」然而,他擔憂的是「特首小圈子選舉」後,又是新一輪的利益輸送,破壞「填海新城,澳人澳地」,把澳門人最後的土地都瓜分了。

完善社保基金幫助弱勢群體

吳國昌指出,政府現時博彩稅收所得到的收益,只將一部分投放在社會保障基金,但相當大部分的錢卻投入到澳門基金會等機構。澳門基金會一向有「小金庫」之稱,吳國昌認為,澳門基金會現時已經庫房水浸,應該要節制向其投放資源,並增加資源撥入社會保障基金,便能幫助弱勢群體解決養老金及維生指數等問題。

他說︰「其實現階段只要處理好公屋以及社保基金問題,已經可以相當大的解決民生怨氣。當社保基金問題解決後,長遠便推行公積金政策。說到底政府不是不想做,只是沒有決心落實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