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4 香港,誰是主場?每週專題
 

今年七一,香港破零三年紀錄,超過五十一萬人上街遊行。他們冒著日曬雨淋、仍然扶老攜幼,單在維園呆等三個多小時仍未「入場」,始終無怨無悔堅持「做個抗爭好公民」。難得一日公眾假期,卻要守候在戶外八九個小時,甚至要預演「佔領中環」,到底為何要受如此的苦?我們跟三位不同背景,不同訴求的香港人談過,但他們都擁有共同的信念:這裡是香港,香港我主場。

一位參與「黑衣遊行」的老英籍律師告白

2014-07-04 香港,誰是主場?每週專題

文:秋菊(整理及翻譯)

時間:2014年07月4日 9:09

司法界黑衣默站終審法院外反對白皮書

司法界黑衣默站終審法院外反對白皮書

今天我們站出來,是想確保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我們所有司法界的人,都有同一質疑,對《「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下稱《白皮書》)所講的香港並不認同。香港近幾年的情況很不妙,政府管治看來經已失效;反對派的力量亦都失去;以致今日好像沒有人在做事,我們非常悲觀,這特別體現於,政府好像不再是為人民做事、不再是一個為市民負責的政府,除了吶喊之外,我們好像看不到任何可以在機制上抗衡政權的反對者,我對香港的政治前景,確實感到很灰暗。

我在香港生活了五十七年,曾經經歷「六七暴動」,但我不認為六七暴動的情況會重覆發生在香港,現在的社會狀況跟當時不能相提並論,那時是文革的風氣蔓延至香港,但現在某些香港人想要的「佔中」,其實行徑一點都不激進,雖然我個人認為佔中並不會有成果,正如其他地方的人佔領環華爾街,都毫無用處;看來是要迫使政府思考,和人民之間的分歧,但我也相信「佔中」不會對人民造成傷害。

英籍及香港的律師們最擔心的,就是政府以我們的薪金(工作)來要脅我們順從政權的意願來做判斷。這個我們應該很清楚,是絕對不可能的事。例如難民的案件、港人身份的案件,我們不可能因為自己的工資是政府給予的,就按政府意願去下判斷。我想最令司法界難受的是,按中央在《白皮書》上所說的意思就是,我們只能夠做政府想我們做的事,而這根本就在違背《基本法》有關司法獨立的立場!如果政府做錯了的,我們不能夠指出嗎?不可能,我們要指出來。你只要看看過去一百年的司法案件,很多時政府做錯了決定,法律界只會照直說出來。另一方面,我看不到任何政權或單位是值得我去支持的,我不相信當權者,我也不相信民主派;有權有勢有錢的人,也是不值得支持的。但我相信七十萬人的公投,是一個清楚的信息,表達我們對某些控制的不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