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消失的傷口」──紀念「六四」廿五週年

014 不可改變的特首選舉 X 澳門人的六四 論盡紙本

文:俊龍

時間:2014年06月15日 22:22

已故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曾經發表過他對「六四」事件的看法:「不想回憶,未敢忘記。」對於很多在八九六四當天,留守在電視機前看著解放軍屠城的澳門人來說,司徒華先生的話也可能是他們的想法。

我是俊龍,一名生於1991年的「九十後」。我第一次認識「六四」事件,是在中學時代的某一堂聖經課,當時老師提早完成課程,便問我們:「你哋知唔知『六四』係咩啊?」與平時一樣,沒有人舉手。老師續道:「無人知啊?我都想講㗎,但係都係唔好啦,夠鐘落堂。」

ad

老師雖然最後都沒有提到何謂「六四」,但卻燃起我對「六四」事件的求知欲。我開始上網看有關「六四」事件的影片,亦在書店購買了許多有關「六四」的書籍。現在我應該慶幸,我生活在澳門。

第一次參與玫瑰堂的「六四」晚會,是2009年的事了。當年是「六四」二十週年,人數不多,但每個人都懷著沉重的心情。

我記得當時有很多人發表他們對「六四」及民主的看法,我記得當晚一位老人感慨道:「我好擔心幾年之後,唔會再有人記得『六四』,唔會再有人記得,國家曾經發生過一場轟動國際嘅醜聞。」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聽到這段說話後,我很大感觸。我很害怕澳門再沒有人參與「六四」晚會,再沒有人記得「六四」是什麼,更害怕未來,澳門人會以為「六四是暴亂」。

我很擔憂,但我更希望,澳門人不會忘記「六四」,澳門青年會主動接觸、關注有關「六四」、「天安門母親」等的資訊,更主動為澳門以及中國的民主發展出一分力。

作為九十後,雖然我沒法體驗到當年「六四」,解放軍是多麼殘暴,學生、民眾是多麼勇敢。但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夠看到「六四」被平反,中國的一黨專政能結束,民主自由真正能在中國實現。

「不想回憶,未敢忘記。」現在我會說:「平反六四,有我有你。」今年的六四夜,我會在噴水池,繼續參與,繼續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