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不可改變的特首選舉 X 澳門人的六四論盡紙本
【封面專題】今年十二月,第四屆行政長官就要宣誓 就職,如今,選舉行政長官的四百名選委即將產生,但當選人的名字刻在人們的腦海和擁戴者的歡呼聲,在這條件不變下,有什麼暗流在下面湧動?澳門將航向哪方?
尋找六四的意義,在澳門,不但是悼念青春、有理想生命的消逝,以及一個民族信念的淪落,批判政權的蠻橫,也是因為六四是澳門社會再次走向多元性的開端。

【特別專題】
1. 自己的小城,自己救。──反「離補」法案特稿 
http://on.fb.me/1ka6KaH
2. 澳門,光輝五月
http://on.fb.me/1ka6Lve

【人物專訪】一個見證「六七暴動」後澳門市民在新馬路遊行的相片燈箱,佇立在香港藝術館的展館裡,這是香港藝術家梁美萍的作品──《好掛住芬達》。

【歲月留情】祥安文具店,73年歷史;老闆梁星照,今年84歲。剛過去的五月,祥安文具店要結業了。

【藝文爛鬼樓】為什麼文創(三):時裝是目前政府主推的八大創意產業之一,本地的時裝設計師和從業者,所面對的最大困難,如生產和銷售等問題到底是怎樣的?

【旅遊專題】政府、社團在這舉辦着各式各樣的嘉年華活動,洋溢着歡快的氣氛。而這片石子鋪砌成的廣場,曾經,是一片青綠的草地球場。 紙本售賣及派發地點:https://aamacau.com/?p=7737

「被消失的傷口」──紀念「六四」廿五週年

#014 不可改變的特首選舉 X 澳門人的六四論盡紙本

文:俊龍

時間:2014年06月15日 22:22

已故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曾經發表過他對「六四」事件的看法:「不想回憶,未敢忘記。」對於很多在八九六四當天,留守在電視機前看著解放軍屠城的澳門人來說,司徒華先生的話也可能是他們的想法。

我是俊龍,一名生於1991年的「九十後」。我第一次認識「六四」事件,是在中學時代的某一堂聖經課,當時老師提早完成課程,便問我們:「你哋知唔知『六四』係咩啊?」與平時一樣,沒有人舉手。老師續道:「無人知啊?我都想講㗎,但係都係唔好啦,夠鐘落堂。」

老師雖然最後都沒有提到何謂「六四」,但卻燃起我對「六四」事件的求知欲。我開始上網看有關「六四」事件的影片,亦在書店購買了許多有關「六四」的書籍。現在我應該慶幸,我生活在澳門。

第一次參與玫瑰堂的「六四」晚會,是2009年的事了。當年是「六四」二十週年,人數不多,但每個人都懷著沉重的心情。

我記得當時有很多人發表他們對「六四」及民主的看法,我記得當晚一位老人感慨道:「我好擔心幾年之後,唔會再有人記得『六四』,唔會再有人記得,國家曾經發生過一場轟動國際嘅醜聞。」

聽到這段說話後,我很大感觸。我很害怕澳門再沒有人參與「六四」晚會,再沒有人記得「六四」是什麼,更害怕未來,澳門人會以為「六四是暴亂」。

我很擔憂,但我更希望,澳門人不會忘記「六四」,澳門青年會主動接觸、關注有關「六四」、「天安門母親」等的資訊,更主動為澳門以及中國的民主發展出一分力。

作為九十後,雖然我沒法體驗到當年「六四」,解放軍是多麼殘暴,學生、民眾是多麼勇敢。但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夠看到「六四」被平反,中國的一黨專政能結束,民主自由真正能在中國實現。

「不想回憶,未敢忘記。」現在我會說:「平反六四,有我有你。」今年的六四夜,我會在噴水池,繼續參與,繼續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