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志明:十年前澳門人擔心自己無前途 現在憂慮子女前途更甚

2014-04-18 日子艱難 每週專題

文:殷憂、清保涼(採訪、文)

時間:2014年04月18日 11:11

  澳門明愛總幹事潘志明指十年前市民尤其低收入群在面對高失業率、「沙士」恐慌時「擔心自己冇將來,但而家擔心子女冇將來」。對於澳門的低收入群尤其「夾心階層」,不但沒有資格享有公屋同時又排除於政府的經濟援助外,潘志明認為政府應思考如何使這些市民相信肯努力則有成果,相信「辛苦啲都得,而唔係辛苦得嚟只得泄氣。」

潘志明指,現時不少「夾心階層」都覺得日子難過,對子女的將來更憂慮。「子女要「好勤奮好勤奮」,自己要落很多本錢,子女先有成功的機會。之前高失業又沙士,「兩傷走埋一齊」,而且當時社會福利未完善,但居民都捱過了。與現時比較,社會福利較完善,遇到困難的話,政府都會盡量去幫助,兼且有制度,「但市民啲笑容都係『乸』住。尤其是夾心果啲,未進入政府援助網絡果啲,又沒有受惠於公共房屋呢班,就比較大劑啦。佢地面對高通脹,高租金,咁佢就捱世界。」

訂閱每月紙本

_DSC0861

他又指兩房一廳的單位,即使地點差,租金都接近七千;相對兩或三年前,相同的單位只是三千右左右。「而家無呢隻歌仔唱啦,高租金價使到佢地收入主要用於交租,而且佢地薪金並沒有因經濟發展而加得多。不少這類的夾心家庭希望家中仍在求學子女做兼職,幫補家計。

過往學生兼職其主要目標為了自己有個「閒錢」,買輛代步車輛,但現在他們兼職是因應父母要求,幫補家計。當中這也因為這原因輟學工作。有不少夾心人士因為幫補家計,身兼兩職或多職,若自己唔做兩份,則要子女兼職幫輕下。」

潘志明又表示因為百物騰貴很多「夾心階層」在得到社福機構「少少資助」已經好感恩。「好耐之前他們攞少少都會感恩,約十年前,他們覺得比咁少咋,有得攞係應份;但而家佢地比少少都好感恩,因為生活指數太高。以前助養費係二百依家都二百,即使無加,都好感恩,有人幫下都好開心。」

ad

過往不少澳門人都認為自己只要肯努力或更努力,必會得到成果,憑自身努力亦能供得起樓,能有遮風擋雨之處。「但而家即使自己努力啲或再努力啲,甚至要成家努力都未必得到成果,喺依家的心態。不能話灰心,但事實上係泄氣。做咁多,但似乎未必得到成果。」潘志明又指出,政府福利愈來愈多,但未見得使現存的問題得予解決。「政府福利無話停,但都未能解決問題,單係租金已攞左隻車,高六成,佢地又點可能有笑容呢?又點可以為子女存到錢呢?目前不少澳門人已遲結婚都未存到錢買樓,係好有問題。」

他表示澳門內需高企,大企業有商機,企硬不減價;又因為大企基本主導了市場,確證了它們更豐盛的收益,相對地中小企的回報則減低了。「遊客多,內需高,故百物價格無得減,自然商住租金都無得減。澳門人自然要付高代價去維持生活,過往悠閒的生活冇架啦。做父母邊有錢去睇下戲,啲收入都用於生活基本開支度。好彩,未見有大部份去賭錢。但好明顯澳門人既笑容『乸』得相當緊,子女啲前途好似又冇。」

他又表示從政府的角度,應讓市民覺得「長遠有策」解決居民面對住屋高房租問題,不能只講「社屋為主,經屋為輔」來安撫居民。「安居樂業並非得個講字,應有相應的政策,政府必須思考讓澳門市民相信肯努力有成結果。辛苦啲都得,而唔係辛苦得嚟只得泄氣。政府的政策應使佢地即使辛苦啲都可以租得屋,可以存到錢用於買樓。」

潘志明又呼籲年輕一代要一專多能,不要以為有一專長就足可以應付社會發展的要求;希望做父母也明白雖然現在日子艱難,但不要說服子女去兼職,而無暇兼顧學業。

他又認為經濟發展帶動租金上漲,「仲繼續有得漲」。即使有時見樓價稍跌,但都未見到租金下調,因為外勞人口不停增加。目前外勞數目達十四萬,有外勞自然對租務市場有支援,所以租務市場一直有需求;他又指,政府應要求博彩企業為他們所聘請的外勞解決住屋問題,提供住宿。政府在同各博企商討續牌時應作此考慮,一旦外勞沒有租屋的需要,那麼租務市場會少了一班人「搶租屋」,從而可能使租金得到合理調整。